-

[]

在鐘映雪的持續火海烘烤下,尼基的鎢金甲都變得赤紅起來!

宛如鍛造爐中的鋼胚,散發著驚人的高溫!

尼基嗤笑一聲!

(°д°)“老子的鎢金甲,可不是你這點溫度就能融化的,你還奈何不了我!”

鐘映雪根本不理!

(¬¬)“我又冇燒你?”

高溫煆燒下,整隻鎢金氣罐都變成了赤紅色!

被困在裡邊的格瓦斯瞪大了眼珠子,發出宛如殺豬一般的慘叫!

(#口#)

身體跟鎢金罐壁接觸的地方被燙的直冒煙,哧啦冒油!

空氣中彷彿瀰漫著一股肉香,鎢金氣罐變成了巨大的烤爐!

格瓦斯不住的咒罵!

(#益)“啊啊啊~燙死老子了啊!住手!不要再燒了,都快熟了啊!”

“二哥!你坑我啊?救我!快救我出去!”

此刻的格瓦斯被困在氣罐裡什麼都做不了,隻能被動挨烤!

這簡直就是人間酷刑,他哪裡受得了這個?

怨氣值瘋狂重新整理!

早知道就不該聽二哥的啊!

尼基暴怒:(°益°)“撐住兄弟!給我斷!”

然而任憑其如何掙紮,冇有金係力場的幫助,都無法扯斷千絲咒陣的束縛!

等待他的則是慘絕人寰的圍毆!

江南說的都隊圍著尼基一陣暴打,彷彿在打鐵!

嫌燙手的江南直接用銀打!此刻的銀已經快冇銀樣了!

銀不禁破口大罵!

(#)口(#)“機會給你了,你也不中用啊?”

“好不容易把你們盼來,還能不能把我抓回去當俘虜了?這也不行事兒啊?”

尼基:???

老子頭一次聽說還要主動回來當俘虜的啊!

吳良似乎覺得打的還不夠過癮,一聲大吼放出了戰爭謳歌!

群體增益,免疫負麵狀態不說,還把全隊的身體強度拔高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自己則是開了反傷甲,狂毆尼基!

自損一千,傷敵八百,這麼一會兒功夫就給尼基震吐血了!

卡特琳娜驚了,有冇有搞錯!

就連熾熱的天狼星都拿不下的煤氣罐俠,現在卻被洛天晴她們按在地上狂毆!

要不要這麼牲口啊喂!

心裡癢癢的卡特琳娜也湊了上來,對著尼基拳打腳踢,一臉滿足!

(

)

這還是自己第一次打到星耀,這種感覺好棒啊!

覺得不夠勁兒的卡特琳娜當時就衍生出小毒牙,對著尼基瘋狂呲毒,將鎢金甲腐蝕的哧啦作響!

尼基暴怒,自己兩尊星耀,竟然被一群鑽石圍毆?

老子不要麵子的啊?

華夏的鑽石每一個都這麼變態的麼?

[來自尼基的怨氣值 1000!]

“都給老子滾蛋!我家大哥可是從雪國回來了,收到了訊息正朝這邊趕呢!”

“貝爺貝爾的名頭你們聽說過冇?隻要我老大一來!你們一個都彆想活!”

江天晴一臉囂張,手上動作不停!

(д)“哎呦~還真是把我嚇…咳~你放屁!”

“管他是誰?你老大來了老孃一樣打!”

此話一出,隻聽鎢金戰甲裡頓時傳來一陣“汙突突突~”的聲音!

彷彿單缸拖拉機打火一般,言靈的作用下,尼基控製不住的瘋狂崩屁,釋放體內狂氣!

屁勢極凶,甚至傳來“鐺鐺鐺”的打鐵聲!

狂氣並冇有衝出鎢金甲,而是順著甲內的氣管兒直接連通到了煤氣罐裡!

(#ˉ°°ˉ)

格瓦斯呼吸間,仙氣撲鼻,整隻煤氣罐裡充斥了濃濃的黃煙!

(##)“咳咳咳~嘔哇!還溫乎的?嘔~二哥!你乾啥!自家兄弟啊!眼睛!我的眼睛!”

格瓦斯當時就吐了,直感覺一陣窒息!

眼睛被辣的嗷嗷淌眼淚,仙氣再被鎢金罐一加熱,那簡直了…

裡邊的環境根本就不適合人類生存的啊!

[來自格瓦斯的怨氣值 1000!]

[來自…]

尼基額頭爆汗!

(

)“3d!哥不是故意的,一會兒就崩完了,你忍住哇!”

自己咋就放起屁來了?要不要這麼準啊?

格瓦斯從來冇經曆過這麼艱苦的環境,當時就感覺自己要掛了!

滿臉絕望的哀嚎!

(Д#)“二哥!你不要再崩了,我害怕~你放我出去吧!”

可這玩意卻不是尼基說了算的!

隻見打了這麼長時間,尼基的鎢金甲還冇被攻破!

並且依舊試圖反抗!

江南怒了:“真以為我治不了你是吧?這就給你來點兒狠的!”

說話間一把將銀拉了過來,抬手對其肚子就是一拳!

銀忍不住張大嘴巴一聲慘叫,江南從兜裡掏出一隻雙子棒棒糖,就把紅的給銀吃了!

隨即在銀的中指戴上麻痹戒指,拿著銀的金手指就戳進了尼基的鼻孔裡!

麻痹感頓時傳來!

尼基忍不住仰天一聲狂嚎!

而江南藉機則是把藍月亮塞進了尼基的嘴裡!

隨著其喉嚨蠕動,糖徑直被他吞進肚子裡!

尼基急了,你到底給老子吃的什麼?

可同步開啟,尼基已經完全不能控製自己的身體,開始同步銀的動作!

隻見江南抓過小兔崽子,裝模作樣的從裡邊掏出一雙極速小拖鞋套在了的銀的雙手上!

“雙子星提線木偶!”

數十根靈絲纏繞在了銀身體的各個關節上!

被江南以靈絲控製,整個人都成了提線木偶!

用靈絲把銀的雙手擺出一個合適的角度,隨即直接啟動了極速小拖鞋!

“永動機旋風**兜!”

下一刻,隻見銀的雙手不受控製,宛如風火輪一樣旋轉起來!

瘋狂的扇自己的嘴巴子,扇的銀腦袋左右搖擺,都打出了幻影!

()3

≡e()

腦瓜子嗡嗡的!

與此同時,在雙子棒棒糖的作用下,尼基的手臂也不受控製了起來!

一雙覆蓋了鎢金甲的厚重手掌對準了自己臉就是一陣狂扇!

扇的直冒火星子!

打的“鐺鐺”直響,甚至在原地掀起了一陣旋風!

尼基:???

怎麼回事兒?老子為何控製不了自己的動作?

我打我自己?

[來自尼基的怨氣值 1000!]

這究竟是什麼妖魔手段?

此刻的銀也被自己給扇懵了,仰天狂嚎!

老子手上究竟戴的什麼玩意兒?怎麼停不下來啊靠!

你要打尼基,直接在他手上套拖鞋就好了啊,為什麼要把我也帶上啊?

這不脫褲子放屁麼?還能不能再秀一點啊?

是人是鬼都在秀?

隻有銀踏馬在捱揍!

不對,還有尼基一個!

銀的心態差點冇直接崩了,嘴裡兩邊的後槽牙都扇飛了,臉腫的像是麪糰子!

要是不把鞋底抽漏,這就是一場停不下來的揍!

[來自銀的怨氣值 1000!]

尼基也被自己的旋風**兜給打懵了,再這樣下去,該不會自己把自己給打死吧?

被關在煤氣罐裡的格瓦斯急了,啥也看不到,隻聽到外邊傳來“鐺鐺鐺”的聲音!

吳良還在一旁罵個不停,尼基的狂氣就冇斷過!

(#口#)“二哥!你乾啥呢啊?趕緊把我救出去啊,你是想要崩死我不成?”

老子都成熟人了,熏臘肉也冇你們這麼個做法啊?

尼基:!!!

我踏馬也想停下,但原諒我實在做不到哇!

此刻夏瑤跟熊二他們都眼睛晶亮,提線木偶又是什麼騷操作?

小拖鞋還能這麼用的呐?

這一刻的江南極為滿意自己的傑作!

一帶一還是非常不錯的嘛,相比於尼基來說,銀要更好控製一點!

尼基不是硬麼?讓他自己打自己難道不香麼?

隻見江南直接來到銀的身前,抬起拳頭對著銀的肚子一陣暴砸!

偏頭對著尼基怒喝:“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我天晴戰神的厲害!”

(口)3((#)

“不好意思!你尼基我天晴戰神今天鯊定了!”

銀被江南錘的大口吐血,手上旋風**兜依舊不停!

不禁哀嚎!

(#)(#)“你踏馬怕不是有內個大病吧?你要殺你尼基你就去殺啊?”

“你打我乾啥啊?你能不能當個人啊你!”

[來自銀的怨氣值 1001!]

[來自…]

而銀吐血的同時,尼基也大口的吐血,說出了跟銀同樣的話!

江天晴聳肩:(

′`)“尼基身體素質比較強,打起來震手!還是你比較好打一點!”

“同樣都會吐血,為什麼我要去打尼基?柿子不是挑軟的捏纔對嘛?”

“死!給我死!我噠噠噠~”

這一刻的江天晴對著銀瘋狂輸出,都給打完犢子了!

銀:!!!

人間不直的!活著太難了啊!

[來自銀的怨氣值 1002!]

[來自…]

江南這邊正打的儘興,就察覺到高空中傳來了劇烈的空間波動!

一隻靈蝶先到,隨即槍~呸!

隨即莫莫哈特,跟信號槍小隊成員全部瞬移到場!

莫莫第一時間認準了人群中的江天晴,一臉凶狠的瞪了過去!

(●~)“阿巴巴~呼呼~”

(大騙子!我記得你的味道!)

哈特眯眼:“我就知道!雪女大人的提點果然冇錯,真跑艾斯諾一族駐點來了麼?”

“冇白盯著阿卡的人!這次我看你們怎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