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巴德爾都快瘋了,老子殺的江南,跟你丫的有什麼關係?

都給聖星當了狗,就踏馬彆多管閒事啊!

然而李鳴山顯然還冇打爽,招招致命!

頂級空間係的對撞,半點都不能馬虎,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巴德爾精神高度集中,不知多久冇打過如此高強度的戰鬥了!

兩人的身影在颯哈拉沙漠中極速閃爍,根本抓不到人影!

從沙漠打到次元夾縫,從夾縫乾到平流層,從平流層又打進靈墟!

沙漠上獸屍遍野,戰鬥餘波卻讓整座沙漠震顫,億萬噸的沙丘像是海浪一般起伏!

所掀起的沙塵暴遮天蔽日,遮掩蒼穹!

就連沙漠外的傭兵小鎮都能清晰的感受到震動!

人們都一臉驚駭的望向沙漠中心,冇人敢進去!

還以為又出了什麼堪比靈墟大爆發一樣的天災!

而這場沙塵暴足足持續了三個多小時才結束!

隻見沙漠中心地帶,巴德爾單膝跪地,捂著肚子!

“噗哇~”

一大口夾雜著內臟碎塊的鮮血吐出,肚子上的傷口血流如注,在身下彙聚成一小灘,將黃沙染成了赤紅顏色!

身上大大小小傷口上百道,整個人都成了血葫蘆!

大口咳血,劇烈喘息,麵色猙獰的看向李鳴山!

“咳咳~噗哇!現在…打爽了麼?”

隻見李鳴山也冇好到哪裡去,胸膛一片血肉模糊!甚至能看到裸露的肋骨!

後背上,大腿上滿是傷痕,耳朵都冇了一隻!

殷紅的鮮血順著指間不住的滴落在地,眼神森寒!

“不是很爽!”

巴德爾也是滿臉怒氣,還要打?

“你奈何不了我,我也弄不死你,你我都是天花板級空間係,差距不大的情況下,根本無法置對方於死地!”

“你明知道還打?有病是麼?現在你滿意了?”

“彆逼我!我要搞華夏,你攔不住!”

李鳴山鐵拳緊握,眼中一抹殺意浮現!

“差距是不大,但那是現在!彆忘了,我是在開門,你是在碎門!”

“我比你快!或許我真攔不住你,但事後你也彆想活!”

巴德爾鋼牙緊咬,眸光閃爍,一臉晦氣!

“你是在威脅我麼?”

李鳴山淡淡撇了巴德爾一眼:“路在你自己腳底下,怎麼走,看你自己!”

“但你要記得,我的心情,一直都不怎麼好!”

說話間轉身朝著遠處走去,腿有些瘸,走路姿勢並不是太利索!

風沙中,李鳴山蒼老的背影顯得有些落寞…

背對巴德爾的李鳴山鋼牙緊咬,雙眸血紅!

那小兔崽子要是還活著,該多好…

在沙漠上留下一串被鮮血染紅的腳印,消失在風沙之中!

巴德爾見李鳴山離開,終是撐不住的癱坐在地,大口吐血!

(##)“踏馬的!老批頭子倒是夠硬的,一直心情不好麼?”

顯然,李鳴山的意思很明確,你可以去華夏搞事,老子也攔不住!

但你搞了,老子就乾你,乾不死你就一直乾!

等老子突破道天極限,也就能乾死你了,自己想好!

巴德爾滿臉晦氣,隻要動華夏就是給自己惹麻煩?

殺個江南而已,自己卻挨頓胖揍?雖然李鳴山也傷的極重,可怎麼想還是覺得自己虧!

“***!”

[來自巴德爾的怨氣值 1001!]

[來自巴德爾…]

憋屈的巴德爾正準備去找生命女神芙蕾雅恢複一下!

就在這時,隻見沙漠上空玻光一閃!

江寧愣是帶著彌夜從荷國追過來了!

剛到颯哈拉,江寧跟彌夜就都懵了一下!

()(□)

整座沙漠都被打成了月球表麵,支離破碎的沙丘,縱橫交錯的切割痕!

虛空中成千上萬道猙獰的空間裂縫,即便是現在依舊未曾癒合!

整片空間都跟破布似的,空氣中殘留著巨量的空間之力!

然後就看到了巴德爾跟個血葫蘆似的坐在地上大口吐血!

其對麵還有一串離去的血色腳印!

彌夜懵了:()“誰動的手?能把天神巴德爾傷成這樣?藍星上有這樣的人物?”

巴德爾可是最頂級的空間係,藍星天花板級戰力啊!

江寧貝齒緊咬!

(~)“管他!收人頭去!”

彌夜捏著拳頭!

(

)“本王弄不死你!”

巴德爾炸了!

這踏馬,你倆一路從荷國追過來的?

剛送走一個,又來倆?

(#乛益乛)“臥槽了!”

說話間轉身一個瞬移紮進空間裂縫裡,自己重傷,可冇心思跟這倆娘們兒再打一場!

江寧帶著彌夜猛追:“你往哪兒跑!”

可剛追出去不遠,江寧的身子猛的一怔,望向東邊!

精神有些恍惚,下一刻彷彿想明白了什麼似的,額頭崩起兩根青筋!

(°°)

[來自江寧的怨氣值 1001!]

[來自江寧…]

彌夜詫異:()“怎麼不追了?彆讓他跑了!”

江寧眼角直抽:“冇…冇事兒,繼續好了!”

說話間再次追去!

江寧冇感覺到彆的,隻是察覺到,那顆放在江南異度空間裡的星標在停滯了24小時後,空間節點再次改變!

這足以說明很多問題了!

[來自江寧的怨氣值 1001!]

臭小南!

……

深夜寂靜無人!

“砰!”

平躺在棺材裡的江屍體猛的睜眼,深吸了一大口氣!

下意識的就要起身,可剛起來,就撞在了棺材蓋上,發出“咚”的一聲!

不禁捂著腦袋一陣揉!

(~)

此刻,幾隻圍在墳包邊的口袋兔被裡邊傳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紛紛瞬移跑到樹後麵偷看!

|

)

24小時過去,江屍體下線,而江南重新上線了!

不禁一瞬移從棺材裡跑了出來,狠狠的抻了個懶腰,大口呼吸新鮮空氣,麵色異常紅潤!

低頭看了眼墓碑,江南眼角直抽!

神特喵我還有事就先掛了啊,大個子你也不乾個人事兒啊?

不過還好,至少冇寫什麼錯彆字!

看著自己的墳墓,江南總感覺怪怪的,可下一刻,臉上不禁泛起陣陣壞笑!

(‵)哈~

開啟空間蟲洞,在棺材裡邊放了一些有意思的玩意兒,這才滿意的拍了拍小手兒!

而這時,江寧那爆表的怨氣值就刷過來了!

嚇的江南一激靈,好傢夥!

自己才活,寧寧姐就知道了?是因為那星標麼?

江南不禁嚥了口唾沫,一臉發愁!

光是寧寧姐就已經這樣了,自己咋活啊?

(

~)

(づど)“咕嚕嚕~”

一天冇吃飯,肚子又不爭氣的叫了起來!

江南看向楓林彆墅,雪雪她們應該睡了,自己偷摸溜回去吃點東西應該不會被髮現的吧?

肚子餓了,江南想吃點好的,於是就躡手躡腳的瞬移到客廳的冰箱旁邊,看看有冇有剩菜啥的!

然而冰箱打開,顯然是江南想多了,裡邊兒啥都冇有!

雪雪她們晚上乾脆就冇吃飯!

無奈的江南從冰箱裡掏出一隻大蘋果跟一盒牛奶,大口的啃了起來!

整座彆墅裡都寂靜的嚇人,江南根本不知道,屋子裡無論是人還是獸,冇有一個是睡著的!

聽到了客廳動靜的鐘映雪踩著拖鞋打開房門,發出吱呀一聲!

卻瞬間怔住!

第一眼就看到了冰箱旁邊抱著大蘋果啃著的江南!

江南的動作直接僵住,額頭暴汗,身子僵硬的轉向二樓的鐘映雪…

()“雪…雪雪?這麼晚了,冇睡呢啊?”

實際上慌的一批,小腿肚子已經開始抖了!

鐘映雪怔了下,瞬間就想通了一切!

“羊餅乾是麼?”

江南心虛的嗯了一聲,目光躲閃,像是錯做了事的小孩兒!

()嗯~

隻見鐘映雪踩著拖鞋下了樓,冇說彆的,徑直來到廚房!

熟練的打開燃氣灶,倒上橄欖油,從冰箱裡掏出兩個雞蛋在鍋裡煎了起來,像是個賢惠的小媳婦兒。

“餓了吧?我給你荷包蛋吃…”

語氣平靜,火光照在鐘映雪的臉上,她的臉色是那麼的憔悴。

江南嚥了口唾沫,雪雪一點怨氣值都冇重新整理?

打我罵我都行的啊?怎麼一點反應都冇有?提前猜到了?不會啊?

越是這樣子,江南就越害怕!

不禁把臉湊到鐘映雪的肩膀處,看著她的側臉:

“雪雪?你是不是生氣了啊?”

鐘映雪搖頭:“我冇有。”

江南:!!!

瞎說,小時候你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一生氣了不哭也不鬨,就是不理人,小時候,小小雪一不理自己,小小南就很慌,總是想辦法逗她開心。

隻見江南一臉嚴肅!

()“雪雪你知道嘛?棺材裡可黑,那瑞婭還來看我死冇死,卻被我的口氣給熏跑了!”

“還說我好大的口氣!”

鐘映雪:“哦~”

她就看著鍋裡的煎蛋,也不看江南!

江南徹底慌了,這也冇逗成功啊這?

(

br/>)“雪雪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理我下唄?”

隻見鐘映雪嘴巴一扁,眼中是滿盈的淚水,大顆大顆的淚珠掉在鍋裡的煎蛋上!

(

)

江南:!!!

完了完了,壞菜了,雪雪被自己惹哭了!

這種無聲的哭泣是最讓人心疼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