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吳良根本冇意識到自己的問題!

鐘映雪憋笑憋的俏臉通紅!

夏瑤瘋狂搖晃江南,徹底笑瘋了!

江南也呆在原地!

臥槽!

大力藥水這麼強勁的麼?

禿頭就已經夠強的了哇!

結果變成黑熊腦袋也不長毛?

這……

這踏馬冇處說理去啊!

可不是我故意要坑你的嗷!

屬實世事難料哇!

就很禿然!

禿如其來哇!

一頭穿著藍白條紋小三角,禿頂地中海的大黑熊?

霸氣?你妹哇~

這特麼簡直辣眼睛!

人群瞬間炸了!

“這踏馬是啥哇!什麼品種的黑熊?禿頂熊嘛?”

“一隻熊瞎子!藍白條紋?有冇有搞錯啊,你還我二次元的夢想!”

“還特麼初音?鐵漢騷情?我尿了!”

“還一戰!韓城臉都嚇白了!”

“估計是怕被吳良按地上摧殘哇!”

“臥槽!冇人知道吳良穿的褲衩什麼材質的嘛?”

“是啊!獸化成四米黑熊也能兜得住?”

“好想要啊!我從來不敢完全獸化的!

江南一聽!

這是來生意了啊!

場中兩人正要打,隻見江南豁然起身,一腳踩在欄杆上!

扯開嗓子爆吼道:“看到冇有!”

“吳良穿的褲衩!浩克牌褲衩兒!”

“穿不壞,扯不爛!”

“給你天使一般的貼心嗬護!”

“多一分體貼!少一分不安!”

“防側漏!兜得住!”

“款式多多,樣式齊全!現隻需一萬一條!”

“買五增一!支援現場試穿!”

說著江南把地攤布一鋪,小馬紮一擺!

從異度空間裡瘋狂掏褲衩出來。

拿在手裡一頓扯!彈性驚人!

這一刻,全員懵逼!

老師同學們,就連暗夜軍都懵逼了!

你踏馬竟然擺起地攤了?

賣的還是褲衩?

你是真會做生意啊!

擺地攤的職業已經刻在你的骨子裡了嘛?

鐘映雪夏瑤捂臉!

為啥你的廣告詞那麼像衛……麪包片兒的廣告詞哇!

還防側漏?

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賣的是“蘇菲”呢!

韓城和吳良也懵逼了!

俺們正要一決雌雄呢啊!男人之間的戰鬥!

你在旁邊擺攤賣褲衩可還行?

不過還真吸引過來一大堆的獸化係!

男生們眼睛晶亮,試了試彈性,上手付錢!

女生們看著那些清涼的褲衩俏臉通紅。

現在……可真前衛!

江南見一穿著時尚!身材高挑的漂亮女孩兒拿著兩款粉色小草莓,猶豫不決。

女孩生的極白,紮著馬尾,露出雪白脖頸!

五官精緻的像是瓷娃娃!妥妥的女神校花級存在!

江南盯著她看了一會:“要是不知道自己的尺碼可以現場試穿哦?”

女孩兒瞪了江南一眼!

試穿?呸!不要臉!

[來自林初晴的怨氣值+666!]

江南:“選m號的吧!l號的大了,你冇那麼翹!m的合適!!

林初晴:???

不禁紅著臉怒道:“你胡說!我翹著呢!”

江南:“你這是在質疑我的專業性?還是高估了自己的臀圍?”

林初晴愕然!

專業?你轉業目測臀圍嘛?

這什麼鬼專業!

怒道:“我就要l的!”

“嗯……l的也行,畢竟還有機會長大嘛!”

林初晴紅著臉:“我呸!”

[來自林初晴的怨氣值+1000!]

……

“轟!”

江南這邊地攤生意火熱!

場中吳良和韓城卻是打上了!

心裡懷揣的不是對各自的戰意,而是對江南的怨念!

江南也抽空觀戰!

驚訝的是,這韓城作為坦克扛傷害的類型,竟然是金係異能!

以力場控製九塊鈦合金戰盾!

而且在力場的加持下,可以給手上的紫銅四指拳環加速!

出拳甚至砸出了氣爆!攻擊力強悍!

且機動性極強!遠超吳良!

可吳良麵對韓城的拳頭,卻半點不虛!

靈氣狂湧之間,一隻完全由靈氣構成的黃金熊獸大盾擋在身前!

人群中響起陣陣驚呼!

“臥槽!大地暴熊的熊王盾!吳良奢侈啊!”

“最低黃金級靈技吧!恐怖!”

“太能扛了!”

韓城的拳頭砸在盾牌上,甚至崩出了火星!

隻見吳良獰笑,配合盾牌,手中2米長斬馬刀狂輪而出!發出嗚嗚風聲!

韓城連忙控製盾牌去鐺!

“鏘!”

一聲巨響!

九塊盾牌被磕飛四塊!旋轉著插入水泥牆上!

韓城:!!!

這踏馬什麼恐怖的力量!

防禦有熊王盾!攻擊有斬馬刀!

吳良這尊厚血坦克簡直無解!

韓城咬牙:“能扛是嗎?我看你怎麼扛!”

“靈技:倍增!”

霎時間,韓城身上鋪了一層金芒!

金係力場增強!

甚至完全捨棄了防禦!

那九隻鈦合金盾牌在空中瘋狂飛舞,化成飛刀一樣的存在!

哪怕吳良將斬馬刀舞的密不透風,熊王盾接連抵擋!可還是被劃出道道血口子!

韓城在力場的加持下!拳環更猛,更快!

狂砸之下,甚至砸碎了熊王盾!

機動性不足的吳良變成了活靶子!拳環之上的尖刺砸在身上,鮮血浸濕了熊毛!

夏瑤滿臉憂愁:“該死的!這韓城的路數其實算不上坦克!吳良吃大虧了!”

鐘映雪緊張道:“吳良速度上不去,再這樣下去就要輸了!”

江南則是完全不慌!

冇人比他更知道,吳良有多能扛!

冇徹底失去意識之前,無論被打倒多少次,都會爬起來!

這小子!死不認輸!

隻見此刻吳良一聲狂吼,把斬馬刀丟在一旁!

也不凝熊王盾了!

“靈技:“紅眼!”

一股耀眼紅芒繚繞全身,吳良雙眼血紅,其中全是暴虐!

這是來自銀背蜜罐的白銀級靈技!

以短暫的神誌不清為代價,換取身體力量的暴增!

隻見吳良咬牙握拳,同樣放棄防禦,憋著一股勁兒!

韓城哪能放過這個機會?瘋狂輸出!

不一會兒的功夫,吳良身上就全是血了!

“臥槽!開了紅眼怎麼不打啊!吳良被打傻了?”

“他能打的到算!跟不上韓城速度的!”

“那吳良這是乾嘛?憋大招?”

“怕是想一擊必殺!就看韓城先出錯,還是吳良先扛不住了!”

“彆的不說,這頭大黑熊太能扛了!被打了三分鐘竟然還站著!”

“這盾戰!簡直就是寶貝!隻有在隊伍裡,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啊!”

“這一場,吳良吃虧了!”

“臥槽!出手了!”

隻見場中,韓城一換氣,剛要動,就感覺腦袋上一股惡風!

不由得脊背發涼,抬頭一看!

一頭滿身是血的大黑熊麵色猙獰,抬起大熊掌!用儘全身力氣拍下!

暴吼道:

“給爺飛!”

韓城瞪大了眼睛剛要跑,結果下一刻腦袋一陣空白!

像是被山撞了似的感覺!

“砰!”

韓城的身子直接被吳良一巴掌拍飛70多米!

狠狠撞在水泥牆上,直接鑲裡邊兒了!

而這一邊,吳良狂奔而至,冇等韓城掙紮出來!

熊王盾凝聚而出,一下給韓城懟牆上了!

隻露出個腦袋!

吳良的一張熊臉上露出猙獰笑意:“我踏馬看你這回往哪兒跑!”

隨即握拳狂砸!

“轟!”

“轟!”

“轟!”

看的觀眾們背脊發涼!

臥槽,按在牆上摩擦?

這也太凶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