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蘭戈已經來不及阻止了,蘇菲一刀斬下!

隻聽“噗呲”一聲,蘭戈一聲慘叫穿雲!

直接被蘇菲來了個斬子除孫!

哦不!是斬草除根!

蘇菲這才心滿意足,畢竟這樣才公平嘛!

此刻正忙著跟北秋茬架的奈特撇了一眼江南那邊!

整個人當時就麻了!

(益)“不是!你倆乾啥呢啊?殺江南啊?”

“放著江南不管,怎麼自己互相傷害上了啊?”

老子在這裡費死個勁兒扛道天,給你們製造機會!

結果你倆在哪裡互相砍著玩兒?

冇吃錯藥吧?

蘇菲急忙解釋:“不是!我們這是為了破壞空間印記!”

而江南那邊,已經衝到了鐘映雪的巨型火球下!

隻見鐘映雪毫不猶豫,巨大火球直奔著江南狂砸而去,轉瞬就到了他頭頂!

“不滅炎凰炮!”

而江南則是咧嘴一笑:“空間置換!”

蘭戈嗤笑:“你換個屁?我的人頭豈是那麼好送的?”

“自己挨炸吧,我早就已經切掉了…”

話還冇說完,蘭戈直覺得眼前一花!

整個人就來到了那直徑三百米的黑色巨型火球下!

熾烈的高溫甚至給他烤的直冒白煙兒!

蘭戈:!!!

怎麼可能,蘇菲分明已經給我切掉了!

是切的不乾淨?

不對啊?齊根兒切的啊?

怎麼還是被換過來了?那我斷子絕孫到底是為了什麼啊!

[來自蘭戈的怨氣值 1000!]

江南桀桀壞笑!

剛剛自己施展斷子絕孫大飛踢的時候,空間蟲洞同時出手!

利用蘭戈劇痛的時候,順便摸了他一下胳膊肘處的死肉!

人在劇痛時,身體各處的觸覺會被忽略,更不要提胳膊肘那種原本就不敏感的地方了!

聲東擊西聽過冇啊你?

蘇菲猛的一驚,身前的蘭戈變成了江南?

怎麼還是置換成功了?

該死的!

還不等她動手,江南空間蟲洞探出,兩手對著蘇菲的兩塊後秋肉就是大力一拍!

(o

)Σ(

(

)

隻聽“啪啪”兩聲!

江南的人影已經消失不見,瞬移到了蘭戈上空!

“裂空鋸刃!”

一道猙獰鋸刃形成,同樣對著蘭戈狂按下去!

一邊是黑炎火球染紅了半邊天,一邊是江南的裂空鋸刃破碎空間!

全部對著蘭戈狂壓而去,時空彷彿於這一刻靜止了一般!

蘭戈直接炸了毛!

“大地之母!”

其身子瞬間土化,鑽進大地,可熊二卻控製著泥土朝中間瘋狂擠壓,以限製他的行動!

“轟!”

黑炎火球跟裂空鋸刃同時炸開,震耳欲聾的巨響響徹整片霧都!

無窮火光甚至把天穹映的通亮!

爆炸推著數十米高的土浪朝著四麵八方席捲而去!

火光中還夾雜四處亂斬殺的空間刃!

[來自蘭戈的怨氣值 1000!]

[來自蘭戈…]

該死!這真是鑽石級能迸發出的攻擊力?

這不要我命麼?

一旁的蘇菲臉上倒映著火光,直接炸了毛!

此刻的她已經冇時間擔心蘭戈究竟是死是活了!

剛剛自己可是被江南拍了屁屁!

要是不及時處理,下一刻被泯滅在火光裡的可能就是自己啊!

隻見蘇菲神色一狠,微微躬身翹起,血刀延伸出去!

對著自己的小翹屁就是一刀!

(°ˉ益ˉ)“啊呀~”

蘇菲疼的都快把嗓子叫破了!

“休想再碰老孃一下啊!”

再砍吧砍吧身上也就不剩啥玩意了啊?

火光散儘,隻見原地多了一處直徑超千米的巨大火坑!

到處都繚繞著不滅黑炎,甚至還有破碎的空間未曾修複完成!

此刻的北家幾乎被夷為平地,已經看不到任何一棟完整的建築了!

北秋目眥欲裂!

(☉口☉)“江!南!”

隻見江南眸光躲閃!

(3)“不賴我!我這是正當防衛,符合法律法規的!”

[來自北秋的怨氣值 1000!]

[來自北秋…]

符合你萊萊個腿兒,你知道老孃這北家彆墅群是花了多少錢建的麼?

你來了不到12小時,我北家就成遺址了?

都說了不樣你來,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啊!

奈特瞪眼:“喊什麼喊?喊有用麼?今天江南必死無疑,就算是你也護不住他!我說的!”

“接招!暗影刺!”

北秋:???

誰特喵護著他了,分明是他一直在拉老孃做擋箭牌好不?

我求求你,你要殺他你就去啊?打我乾啥啊?

蘭戈怕是冇了,而剛切了小翹屁的蘇菲滿眼暴怒!

“是你們逼我的啊!”

“血神獻祭大出血!”

隻見蘇菲體內大量的鮮血泯滅,歸於虛無!

其身上的血芒已經耀眼到了極致!

蘇菲一臉虛弱的表情,可一股極致的紅芒卻頃刻間擴散而出!

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鮮血都被引動,從毛孔大量的析出!

不光是鮮血,就連氣血也被隨之抽走!

“我蘇菲誓要…”

話還冇說完,一道快如閃電的銀芒猛的竄到了蘇菲的跟前!

身周繚繞著壓縮到了極致的極晝雲漩!

蘇菲剛花費大代價放出的大招,瞬間就被憋了回去!

所有人都不再大出血!

這一刻的夏瑤開了焚血狼王,靈力紗衣加身!

閃到了第九次的九星閃狠狠的砸在蘇菲的肚子上!

“噗呲~”

拳鋒處,白色的骨質狼爪探出,徑直戳進蘇菲的肚子,給她紮了個透心涼!

一大口鮮血吐出,卻被夏瑤的靈力紗衣擋住!

銀色的眸子中滿是殺意:“想殺小南?就要做好被殺的覺悟啊!”

蘇菲目眥欲裂,猛的拔出後腰處的縛靈鋼製的血槽匕首,奔著夏瑤猛斬!

而夏瑤迅速歪頭躲避,一把抓住蘇菲手腕!

旋身暴摔而出!

“轟!”

一個過肩摔,將蘇菲狠狠的貫在地上!

抓著蘇菲的肩膀狠狠一扭!

“哢嚓”

愣是將蘇菲的胳膊扭脫臼,對著蘇菲一陣暴錘!

“大家快一起上啊!打死這個女的!”

吳良熊二一股腦的衝了上去!

江南眼角直抽,好傢夥!

現在的大狼滅是真的凶,憑藉著極晝雲海,近戰封對手的技,簡直無賴!

然後就是一陣近戰格鬥輸出,靈肌玉骨外加靈肌紗衣!

還有焚血狼王的加持,大狼滅的身體素質可冇比自己差到哪裡去!

江南滿眼無奈的跟著跑了過去一起圍毆!

有一招冇一招的出手,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米拉偷摸的看向江南,一臉問詢!

()

那分明是在問,江南哥哥你到底什麼時候死呀?

江南黑著臉,我也想死!可雪雪她們太猛!

根本我給我機會啊靠!

天神組怎麼搞的二刺?就來這麼幾個人?

真完犢子!

蘭戈跟蘇菲的實力屬於相當不錯的那種,可惜遇上了一群牲口!

江南如果真要死在她倆手裡,那死的就太簡單了,怕是鐘映雪她們都不帶信的啊!

那敵人就更不信了,他們又不傻?

這可咋整?

機會給你們了,這也不中用啊?

話說香織呢?

都打成這樣了?怎麼還不動手?

此刻的江南瘋狂溜號,計劃著自己怎麼死才能死的更真實!

更讓敵人信服一點!

要不去道天戰場裡摻和摻和?

江南這邊正絞儘腦汁呢,而洛驕陽跟陳道一那邊卻打急眼了!

此刻的洛驕陽依舊在跟裴倫瘋狂互毆!

裴倫憑藉著全吸收衝擊,依舊無傷,可洛驕陽已經成了血葫蘆了!

而陳道一則是在一旁立了三株生命之樹,給洛驕陽瘋狂加血!

這才撐到現在!

此刻不禁高吼!

(#口#)“我的好孫女婿啊!那核彈奶呢?給我奶一口唄?”

“這怪物物攻無效,我錘不動,想崩一崩他啊?”

江南一臉的提不起精神頭!

(′w`)“欸?好厲害哦~我找找看!”

說著裝模作樣的打開異度空間找了起來,根本不想幫忙!

把那怪物解決了,二刺就大勢已去,自己冇死成?那咋能行?

第三刺巴德爾來,自己不就完犢子了麼?

“我記得給你們發的急救包裡有吧?你找找看!”

洛驕陽偏頭看了眼被打成了一片廢墟的彆墅!

“得嘞!我這就去找!老陳你先頂著!”

說話間一個側撤步,直接跑廢墟裡找去了!

陳道一:???

“哎哎哎?你彆走啊?這玩意我不好頂的啊!我身體強度跟他冇法比啊?你回來!”

洛驕陽頭也不回:“冇事兒!你抗揍!頂得住!”

陳道一臉都綠了,啥玩意我就抗揍啊?

可還是頂了上去,衍生出一道道藤條纏繞裴倫,試圖限製他的行動!

此刻的暗影道天奈特看著場中形勢滿眼焦急!

該死的,怎麼又被壓著打了?都怪這老太婆壞事!

看來隻能自己冒險出手了麼?

這次要還是失敗,巴德爾能氣死啊!

“死老太太!滾犢子!憋耽誤我刺殺!”

說話以身化影,徑直朝著江南衝去!

北秋氣壞了,誰攔著你了?分明是你一直拉著我打好不好!

要去你早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