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洛驕陽滿臉暴怒!

連個覺都不讓睡消停了是麼!

大晚上的又來刺殺?

“肌活!”

隻聽“哧啦”一聲,洛驕陽原本乾瘦的身體肌肉暴增!

化為肌肉老頭,暴起的肌肉宛如鋼筋鐵條一般擰在一起!

“重骨金剛杵!”

隻見洛驕陽的整條胳膊都化為暗金色!

強悍的力量幾乎實質化,鐵拳宛如金剛杵一般狠狠的朝著裴倫砸去!

然而麵對這種烈度的攻擊,裴倫竟不閃不避,以腹部迎了上去!

“全吸收!”

隻聽“轟”的一聲嚇響,宛如航彈爆炸!

驚人的風壓朝著四麵八方席捲而去,地皮飛卷!

洛驕陽瞳孔暴縮!

隻見化作暗影怪物的裴倫竟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硬扛了自己一拳的腹部竟半點凹陷都冇有,像是一堵黑色鋼牆!

洛驕陽的臉上滿是驚駭,這怎麼可能?

(口)?

肌活的身體力量加成,再加上靈肌玉骨配合金剛杵!

哪怕以身體強度見長的道天,硬抗自己一拳,肚子絕壁要被打穿!

可這貨竟然冇事兒?

這究竟是什麼怪物?

陳道一破口大罵!

(¬口¬)“完犢子玩意,還力量係道天呢?一拳都冇轟動?垃圾!”

說話間巨木靈神衍生而出!

八隻鐵木拳頭像是巨錘一般朝著裴倫砸來!

裴倫依舊不躲,以身體硬抗!

眼中紅芒更盛!

(┘’益

’└)“果然夠勁兒,可還不夠!嚐嚐這個吧!”

“還給你!”

“衝擊釋放炸彈拳!”

隻見裴倫一拳揮出,狠狠砸向巨木靈神!

身體中剛剛吸收了兩人全力攻擊的衝擊力,猛的融合!

隨即一股腦的釋放了出去!

“轟!”

一聲炸響,百米巨木靈神在這種變態的衝擊力下頃刻間炸碎為漫天木屑!

而陳道一也被無情的轟了出去!

一拳砸下,其身前一切儘數被碾碎為虛無,在彆墅群裡轟出一道寬度驚人的巨大土溝!

直接把北家彆墅群給豁開了!

陳道一捂著胸口大口吐血!

(づ)“生命之樹!”

一隻巨樹虛影猛的在陳道一背後浮現,降下漫天綠芒,極速恢複陳道一的傷勢!

而此刻洛驕陽已經跟裴倫開始極限互毆!

拳頭像是雨點一樣砸在裴倫的身上,而裴倫則是將拳頭的衝擊力儘數吸收!

然後再通過自己的拳頭綻放出去!

兩人互毆幾百拳,裴倫無傷,可洛驕陽已經鼻青臉腫了!

都給他氣壞了!

這踏馬不是玩兒賴麼?什麼鬼異能,這幾乎相當於物攻無效了啊?

洛驕陽現在相當於在被自己跟裴倫一起圍毆啊?

隻見陳道一捂著胸口:“老洛,你撐住!這是近戰,正好對你的口,我是法係,就不跟他玩兒了!”

“我去打另一個了嗷!”

說話間起身就要跑,洛驕陽怒吼:“對個屁的口?回來幫我,這貨物攻無效的啊!”

而陳道一根本不管,幫你個屁?

一看就是棘手貨,自己玩兒去吧!

可裴倫卻冷笑一聲:“往哪兒跑?”

“人肉沙包鎖定!”

隻見裴倫的身上猛的亮起黃光,一個巨型沙包的虛影浮現!

而兩道黃光從沙包中飛射而出,徑直落在了陳道一跟洛驕陽的頭頂上!

兩人頓時紅了眼,心中根本控製不住擊打沙包的衝動!

都奔裴倫殺了過去,一時間戰鬥極為激烈!

這正是裴倫代號的由來!不破的碉堡!

但凡有試圖攻破碉堡者,唯有死路一條!

大地震顫,建築物成片倒塌,甚至在整座霧都引發了一場小型地震!

此刻的北麟飛抱著腦袋從彆墅裡跑出來!

剛一出來就看到戰成一團的三隻道天!

北家毀了大半,都急瘋了!

剛要說話,隻見半個彆墅從高空砸落,朝著北麟飛狠狠砸來!

嚇的他連忙閃避,隻聽“轟”的一聲,自己剛出屋,屋就被砸塌了!

北麟飛眼睛都紅了,一溜煙的跑到道天戰場邊緣,滿臉焦急!

(口)“求求你們不要再打了啊!換個地方打行不行?我家冇了啊!”

“我給你們錢!給你們找一條龍!哎哎哎~憋打了!聽我一句勸吧,有什麼事情不能心平氣和的講呢?”

然鵝三人根本不理,哢哢就是打!

北麟飛追著三人勸個不停,臉上滿是哀求!

而江南這邊,剛把大褲衩子套身上,穿了雙拖鞋!

()“豁~來了兩個道天?嘖嘖嘖~天神組這麼有料的麼?”

江南的大眼嘰裡咕嚕的轉了起來,看來這劇本得改改了啊?

而就在這時,隻見無數影刺以各個角度朝著江南極速刺來!

“換!”

江南刹那消失,北秋又被拉過來扛傷害!

奈特氣極:“你這老批太太有完冇完?要打就打!不打滾犢子!煩不煩人?”

北秋肺差點冇被氣炸了,雙眼暴瞪:“你以為老孃願意啊?給你臉了是吧?這是我家!”

莫名其妙的被錘了三把,北秋早就氣瘋了!

“靈紋咒陣增幅!”

隻見金鑼火腿腸一樣粗細的靈絲射出,在天空上組成了巨大的咒陣!

“颶風隕殺!”

天穹上颳起的颶風宛如絞肉機一般,衍生出一道道超百米的巨型風刃!

穿過增幅咒陣,愣是被增幅到了300米大小,對著那漫天的暗影觸手狂斬而去!

奈特氣壞了,老死太太誤事兒啊!

一邊對付起風刃來,一邊大手一指!

“百鬼夜行!”

無數暗影物質在陰暗的角落裡彙聚,凝聚為數百頭體型超10米的巨型暗影魔怪!

形似毒液,胳膊膝蓋手肘等部位,都衍生出了鋒銳的影刃!

數百頭怪物咆哮著,悍不畏死的朝著鐘映雪她們殺去!

一時間吳良馬力全開,一個不服乾我用出!

吸引了大批的暗影魔怪前去乾他!

而鐘映雪的蒼火墜則是不停的轟殺著巨大的暗影魔怪!

夏瑤宛如銀色的閃電,狼爪將怪物們切的四分五裂!

這些暗影魔怪的實力同樣不容小覷!

堪比鑽石近戰!強悍的魔怪甚至要更上一層樓!

隻見吳良的金光積攢到了極限!

“野蠻衝撞!”

60米的巨大熊軀極速撞出,將擋在身前的魔怪全部撞成碎炸!

三段衝撞,愣是乾掉數十頭暗影魔怪!

可讓人頭皮發麻的一幕出現了,隻見那些被碾碎的魔怪們在黑夜中汲取力量!

瘋狂的修複著自身,幾個呼吸就恢複原狀!

隻要身處於暗夜,他們幾乎就是不死的!

“都躲開!”

正在酣戰的鐘映雪隻聽到上空一聲暴吼!

隻見江南猛的瞬移至場中,琉璃甲遍佈全身!

手上拖著直徑60米的猙獰裂空鋸刃,發出讓人頭皮發麻的鏗鏘之音!

鐘映雪熊二她們瞪大了眼睛,一臉驚駭,連忙躲在了吳良的金身之後!

“去死吧!裂空鋸刃!”

“轟!”

鋸片猛的砍在地上,上百道彎月空間刃朝著四麵八方飛斬!

空間像是破布一樣撕裂,地上全都是猙獰刀痕!

隻見那數百的暗影魔怪直接被亂飛的空間刃斬的七零八碎!

散落的到處都是,雖然依舊在吸收暗影,試圖恢複!

可這一鋸刃下去,戰場陷入了難得的寂靜!

北秋氣極:“彆開大!這是我家啊!”

江南根本不管,來北家的時候,老子在想著要怎麼拆了啊!

隻見江南攤手!

(

′~`)“欸~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誰讓總有人刺殺我呢?”

“我這叫正當防衛,總不能讓我站著被人殺吧?這不賴我!”

[來自北秋的怨氣值 1000!]

我呸啊!

你特喵就是想拆我家啊你!

“小心!”

鐘映雪滿眼急切的提醒!

隻見江南腳下,那隻倒在地上的暗影魔怪猛的裂開!

露出了老早就藏在了裡邊的蘇菲,一頭猩紅的長髮顯得格外醒目!

“血爆!”

一股紅芒猛的從蘇菲的身體中擴散而出!

隻見江南身體裡的血液在紅芒的照射下發生了劇烈的爆炸!

就連琉璃甲都被濺上了鮮血,身周飄散著一股股濃鬱的血色霧氣!

江南的身子朝前踉蹌了兩步,如注的血液從琉璃甲的縫隙中流出!

在地上彙聚成一小灘!

蘇菲眼中泛起一抹驚喜的神色,得逞了!

即便江南再強,身體也是血肉做的!

隻要離自己足夠近,他的血液仍舊會受到自己的影響!

空間係!也不是那麼難殺嘛!

隻見江南眯著眼睛:“星耀三!跟我玩兒偷襲這一套?你們可乾點兒人事兒吧!”

“讓我流了這麼多血?這可白瞎了,不能浪費!”

說話間小皮鞭探出,把從江南身體中流出的血液吸食一空!

開始瘋狂修複江南身上的傷勢!

我飲我自己!

隨即一拳朝著蘇菲狠狠砸去!

蘇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