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香織此刻滿眼的絕望!

這本應該是一場完美的刺殺,自己眼見珊瑚混不下去了!

直接離職,向天神組發了入職申請,剛入職不久,三個月的實習期還冇過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克組織!

加入梵天會!梵天會冇了!

又加入珊瑚!珊瑚也無了!

而這是自己加入天神組的第一次刺殺任務,怎麼就這樣了?

自己用死亡之寂威脅普通民眾,機場的所有人都該是自己的人質!

然後埃達偽裝刺殺,影拉住那倆道天!

但現實根本跟計劃的不一樣啊喂!

自己差點冇被江南隊友給搞死!

如今江南一出手,自己直接陷入了死亡危機!

隻見江南徑直展開一對兒空間蟲洞!

一邊開在壁壘囚籠裡,一邊開在鐘映雪身前!

鐘映雪哪不知道江南的意思?

一團團繚繞著黑炎的巨大火球透過空間蟲洞炸進絕望地獄裡!

恐怖的威力甚至將空間壁壘都炸出了裂縫!

就連香織的身上都沾染了不滅黑炎,無論怎麼撲都滅不掉!

她的毒霧身體不停地被撕裂吞噬!

香織:!!!

再這樣下去,自己不出一分鐘,就會死在裡邊的啊!

[來自香織的怨氣值 1000!]

然而即便是這樣,江南依舊不滿足!

隻見又一道空間蟲洞開啟!

一邊接在了陳道一的屁股後麵,一邊通進了囚籠裡!

百米囚籠直接被濃鬱的玄黃之氣籠罩,經鐘映雪的火球點燃!

一時間更炸裂了!

江南高呼:()“陳老哥!使勁兒崩,她不會介意的!”

陳道一:???

你還真是一點不浪費啊你?

老子真快夾不住了啊!

[來自香織的怨氣值 1000!]

隻見此刻的香織已經被臭吐了,還要時刻承受黑洞跟火球的攻擊!

(口)“啊啊啊!江南!我殺了你啊!你不是人!嘔~噗哇!”

此刻的壁壘囚籠裡堪稱真正的絕望地獄了啊!

江南撇嘴:(乛乛)“想殺我?吃屁吧你!”

夏瑤額頭暴汗!

()

真吃屁!

奪筍呐?

香織再次變成了臭織,怨氣值都刷瘋了!

不禁高呼!

(#

#)“影尊!撤啊,冇機會了!”

那暗影道天看了場中,埃達已經被豁了!

香織更是快掛了,自己手頭拉這倆老頭,也不是一般的吃力!

一邊放掛鞭一邊乾架的我還是頭一次見到啊!

再看江南,完好無損,此刻正一臉冰冷的瞅著自己!

暗影道天不禁破口大罵:“該死的!還真是難殺!一刺失敗了麼?”

[來自奈特的怨氣值 1000!]

[來自奈特…]

“黑夜彌天!”

下一刻,隻見其身上陡然綻放出無窮黑幕!

遮擋了太陽!

整片機場空間都變得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黑的甚至連自己的身體都感覺不到!

就連鐘映雪身上散發出的火光都被吞噬!

一股驚人的殺意從自己的背後傳來!

江南想都不想,回首一個裂空鋸刃甩了出去!

當場炸開!

上百道空間刃朝著四處斬擊!虛空被斬的猶如破布一般!

黑暗中響起一道罵聲!

就在這時,隻見陳道一跟洛驕陽同時摘下帽子!

露出兩顆大光頭!

“光芒萬丈!”

-`(益)′--`(皿)′-

耀眼的光芒宛如初生的太陽一般,雙日同天!

-`′--`′-

驅散了無儘黑暗!

周遭陡然恢複光明,黑暗褪去!

江南眸光一凝,隻見自己的壁壘囚籠已經被破開!

重傷的香織被一道黑色的暗影裹挾著,直奔機場邊緣的陰影處衝去!

江南一個瞬移衝到夏瑤身邊!

“往哪兒走?大狼滅!”

夏瑤猛的展開極晝雲漩!

雲漩裡,夏瑤可以隨意設定,可以封對手的技,但自己人完全不會!

“空間置換!”

香織滿眼驚恐!

(#br/>)“不!”

這時的她纔想起,自己的手上還有江南的空間印記呢!

抬手就要扯掉胳膊,但已經晚了!

她的身子瞬間出現在夏瑤身邊,被直接封技!

夏瑤猛的從靴子中拔出縛靈鋼匕首,順著香織肩膀上的傷口狠狠一插!

直接紮了禁錮,將之縛靈!

一把按住她的小腦瓜:“彆動!再動殺你!”

香織貝齒緊咬,終究還是放棄掙紮!

而奈特那裡,江南猛的出現在他懷裡,兩人四目相對!

奈特:???

還不等其動作,江南一個大嘴巴子就扇在了他的臉上!

( ̄e(# ̄)(°д°)

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媽惹法克兒!”

老子是來刺殺你的,你還往老子懷裡鑽?

還打老子的臉?

跑得了你了?

可還不等奈特動手,江南就瞬移到了洛驕陽跟陳道一的光頭中間!

打完就跑!刺激~

奈特雙眸暴瞪,看著被換回去的香織,心中猛的升起一抹不好的預感!

抬手幻化出影刃,對著自己的臉就是一刀!

黑影的臉都被削掉了,轉瞬就鑽進陰影裡消失不見!

江南一臉晦氣:“為了跑路連臉都不要了,可真行!”

都知道自己的套路了?這不行啊?

看來得換個套路了!

“這隻道天什麼來路?挺麻煩的樣子啊?”

從頭到尾,始終保持在暗影狀態,自己連他的臉都冇看清!

雖然陳道一洛驕陽處於腹瀉狀態,但一人拉住兩個道天,實力不虛啊!

然而兩個老頭根本冇理江南,以五倍音速的恐怖速度直接撞破熊二土牆!

一頭紮進航站樓裡,直奔衛生間衝去!

“回頭再說!彆忘了給我倆送小包紙,還有褲衩砸!”

“轟轟!”

兩聲巨響,航站樓所有鋼化玻璃徹底震碎了!

一股股濃鬱的黃煙順著窗戶框子咕嘟咕嘟往外冒!

驚的疏散人群捂著鼻子不住的後退!

江南嘴角直抽!

不愧是道天級強者,崩屁也這麼夠勁兒!

此刻戰鬥結束,霧都靈武部隊大隊長這纔敢帶隊進場!

畢竟這種等級的廝殺,瞎摻和進去就是白送人頭!

剛一進場,就被眼前的燃燒著的千米巨坑驚的一哆嗦!

整座機場的所有飛機幾乎冇一架是完好的了!

機場空地像是被炮彈炸過一樣,坑坑窪窪堪比月球表麵!

臉上不禁泛起一抹苦笑!

()“南神果然名不虛傳,這裡……以後還是開發成人工湖好了!”

看來霧都得有一段時間冇機場用了!

“究竟什麼情況?哪裡來的敵人?”

江南眉頭緊皺:“針對我的刺殺,哪夥的還不清楚,逮住倆,跑掉個道天!”

“具體還有冇有隱藏的殺手還不確定!”

龍淵隊長一口老血差點冇噴出來!

刺殺江南都用上道天級的存在了?

這種情況下還能逮倆?

再看江南,連傷都冇受……

這是有多猛?

江南卻話鋒一轉:“民眾傷亡怎麼樣?嚴重麼?”

隊長神色一正:“由於疏散及時,你們把戰場拉到了空地,冇有死的,但重傷的不在少數!”

“已經得到了妥善的救治,外邊的弟兄正在安撫大家情緒!”

江南這才舒了口氣,要是因為刺殺自己死掉許多人,江南心裡得難受死!

好在補救措施及時!

不禁掏出一塑料兜小人蔘塞給他!

“讓弟兄們安排發給受傷的人,代我說聲抱歉!”

那隊長一怔,隨即咧嘴一笑,重重的拍了拍江南的肩膀!

“彆有什麼心理壓力!你為國爭光卻把自身置身於險境!”

“發生這種事情也不是你能控製的,相信大家都會理解!”

說著就去處理現場了!

話雖這麼說,但這次刺殺,還是讓江南心裡憋了一股子火氣!

一路來到埃達跟前,米拉連忙收回匕首,把埃達複原,心虛的把目光撇向彆處!

()

此刻的埃達看著米拉,眼神裡滿是畏懼!

不禁滿臉怨恨的望向江南!

(益。)“殺了我!有種你就殺了我啊!折磨我算什麼本事?”

“本姑娘做這一行,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江南冷道:“會殺的!但不是現在!”

隻見江南掏出一瓶大綠棒子,一把將她的下巴拉脫臼,一瓶酒全灌了進去!

“交代一下吧!誰的人?誰讓你來的,聖星和你們什麼關係?”

埃達一瓶酒下肚,真心話的作用下,忍不住開口瘋狂回答問題!

“我隸屬於天神組,老大是巴德爾!”

“刺殺你是因為巴德爾大人釋出了神刺令!聖星什麼的我不清楚!”

說完埃達一臉驚恐!

什麼鬼,作為專業的刺客,都是經受過拷問訓練的!

這怎麼全給交代出去了?

即便是迴天神組,自己也活不成了啊?

臉上寫滿了怨恨:“你會死的!會死的很慘很慘!”

“神刺令釋出,會有三次刺殺!這隻是一刺!還有二刺!三刺!”

“計劃隻會比這次更加完善,天神組擁有你的所有資料!”

“綁票,投毒,炸彈襲擊,誘騙,下藥兒,我們方法有成千上萬種,無所不用其極!”

“殺不成你,就殺你的身邊的朋友親人!總有方法能弄死你,你總不能一輩子都防著!”

周遭的空氣溫度極速下降!

江南眼神冰冷:“是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