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他們的目標都是被舉高高的戴蒙,自然不去理會江南!

這也方便了江南進行喪儘天良的輸出!

帕瓦河馬群一個都冇跑掉!

哪怕被江南錘的滿頭大包,仍舊頑強的起身應戰!

被小皮鞭纏繞的戴蒙興奮的不行!

自己是在跟南神並肩作戰麼?

不是吧?自己不是在做夢吧?

於是發光發的更起勁兒了!

⌒′-

丄(益)3

此刻,後方的學員導師們都看不下去了!

一方麵是因為戴蒙猙獰恐怖的麵容,一方麵是因為江南的輸出實在太暴躁了!

根本看不出這貨是空間係異能的啊!

鉑金級而已,身體素質咋就這麼強啊?

而且那像是觸手一樣的東西是什麼鬼?

江南真的是人類!

“聽說過釣魚的,可從冇聽說過釣馬的啊!戴蒙還能這麼用?”

“嘶~該說不說!南神釣馬子的確一套哇!”

眾人一口老血差點冇噴出來,你管這叫釣馬子的麼?

紗夏一臉傲嬌:(

)“哼~這種方法咱們之前也不是冇嘗試過!”

“帕瓦河馬桀驁不馴,哪裡是靠打就等降服的?如果真有這麼簡單就好了!”

隻見江南逮著一鑽石五的帕瓦河馬首領,對著其碩大的臉盤子一陣無呼吸連打!

(

)“服不服?你服不服!”

帕瓦河馬瞪眼:“唏律律!”

#)(#(就不服!有種你就打死我啊?)

江南一臉語重心長!

(°д°)“吼吼哇?吼吼~”

(包吃住!給交六險兩金,還給發老婆,上四休三,這都不乾?)

(待遇已經很好了!勸你們不要不識抬舉!)

帕瓦河馬:“唏律~喝~呸!”

(靈獸永不為奴!包吃包住也不行!帕瓦河馬寧死不屈!喝~呸!)

江南愕然:(口)“這麼倔強的麼?”

身後的不少河馬開始紛紛議論起來!

“哼,用包吃包住就想打動我們?他根本不知道咱們有多剛烈!”

“但是他說給發老婆欸~我還挺想跟他混的!”

“你不要被這個人類迷惑了啊,不能因為給發老婆就動搖哇!”

“放屁!你以為咱們為什麼這麼剛烈?還不就是因為冇老婆麼?”

江南:(w

)???

你們的議論裡資訊量也太大了吧?

江南連忙以此為契機,跟河馬們談判起來!

於是場中就出現了詭異的一幕!

江南唾沫星子橫飛,舌戰群馬!鼻青臉腫的馬子們七嘴八舌的辯論起來!

克萊格梅林懵了!

海蒂蘿貝爾特她們也傻了!

南神那是乾啥呢?在跟河馬群談判?

你們究竟是怎麼做到無障礙交流的啊?

江南還會說獸語的?

梅林激動道:(

)“一定是了,這就是收服的關鍵,靈獸之間也是用語言溝通的!”

“咱們一定要把獸語學過來啊!”

克萊格嘴角直抽:“這就是會一門外語的重要性麼?”

然而談判似乎崩了,河馬們不光朝著江南吐口水!

還用屁股對準江南開崩,用小短尾巴一陣掃,甩的到處都是!

·```(

(

)

甚至下起了翔雨!

氣的江南一個瞬移躲開,來到高空之上!

“跟我倆玩兒埋汰的是吧?我看你們是不見榴蓮不落淚啊?”

“鑽石雨滿城儘戴黃金甲!歐拉歐拉歐拉~”

-`′-(口)-`′-

隻見這一刻的江南於高空之上瘋狂投射,一顆顆鑽石榴蓮宛如暴雨一般砸落!

兩隻手臂都輪成了大風車!

“轟轟轟!”

無數的鑽石榴蓮於半空爆開,金黃色的果肉跟鑽石尖刺四處飛射!

頃刻間就把河馬群染成了黃色,一股極致的芬芳擴散而出!

萬裡飄香!

可謂是見者流淚,聞者吐廢,沾者給跪!

河馬們都給臭翻白眼子了,躺在地上小短腿蹬蹬個不停!

#)

(#

就算是想跑也跑不掉,戴蒙的深海魔光在那裡擺著呢!

要知道這可是數千的鑽石大榴蓮砸下去,涵蓋範圍廣的嚇人!

而龐空氣根本冇跑遠,被黃金榴蓮崩了個正著!

臭氣跟他自己的氣態身體混合,整個人的味道都臭了!

Σ_(」∠)“嘔~嘔哇~嘔約~”

此刻的龐空氣控製不住的嘔吐,直感覺自己純潔的氣態身體被玷汙了!

每一個分子都在嘔吐哇!

怎麼可以這!麼!臭!

這小子丟的啥玩意啊?巴巴麼?

你比河馬玩兒的還埋汰啊?

[來自龐巴迪的怨氣值 1001!]

[來自龐巴迪……]

怨氣值都刷瘋了,河馬群上,一團空氣正在瘋狂嘔吐顫抖!

就連遠處的海蒂梅林他們都被臭吐了!

這玩意根本不是人類可以承受的範圍啊!

(′)“嘔哇~這啥啊?毒氣彈麼?簡直臭爆了啊!”

Σ(||)“何止人類承受不了?你們看!河馬群上麵的空氣都被臭吐了!”

(づど)“臭成這個鬼樣子,即便是馴服完成,這馬子也冇法要了吧?“

一堆人跪在地上吐個不停,南神無愧於他魔鬼之名!

打不服就來感官上折磨河馬?

太凶殘了!

江南瞪眼:(

^)“服不服?不服就被臭死好啦!”

河馬老大一邊吐一邊倔強道!

#)(#“不服!有種你就臭死我啊!”

江南驚了,果真夠剛烈的,榴蓮都搞不定?

那隻能出絕招了!

“小野驢!他們心中太過暴躁,你去上前麵給他們唱歌!淨化他們的心靈!”

紗夏滿眼驚恐,瘋狂搖頭!

(br/>≡br/>)“不去!鬼纔要去前麵給他們唱歌啊!”

自己在這裡都快要被臭死了,上前麵去會出人命的啊!

江南一臉不滿:(`~′)“梅林奶奶,有人不配合我教學!”

梅林捏著鼻子!

(

)“你快去!要聽導師指揮,心裡要有大局,你知道這機會是咱們魚國花了多大代價才換來的麼?”

紗夏緊咬下唇,哪裡敢不聽梅林指揮?

隻能硬著頭皮走到河馬群前,被臭的直流眼淚!

剛張嘴吸氣,準備開嗓!

然而一口臭氣吸進去,紗夏當時就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吐白沫子了!

()…

江南一瞅這不行啊?能不能收服河馬就看你的了!

怎麼可以暈呢?

於是一個瞬移上前,摳出一坨榴蓮果肉就要朝紗夏嘴裡塞!

“唔~隻能以毒攻毒了,來~啊!”

紗夏:!!!

他要餵我吃這鬼東西?

[來自紗夏的怨氣值 1000!]

嚇得她連忙從地上爬起來,帶著哭腔道:“我唱!我唱還不行嘛?”

(;′口`)“呀~馬大叔與小舅舅嘔哇~”

“噫~傻嘔~嘔咳咳咳!”

紗夏一邊吐一邊唱一邊哭,好似驢叫一般的魔音灌入河馬群的耳朵裡!

上一刻幾乎被臭暈的河馬群猛的瞪大了眼睛,滿眼的紅血絲,發出淒慘的悲鳴!

“啊啊啊~這踏馬是什麼,比隔壁草原上的斑驢唱的還難聽啊!”

“住口!你個驢魔,你這是想要我們的命哇!”

“誰…誰來阻止這頭驢啊!要不殺了我也成,我不活了啊!“

河馬們瘋了,用小短腿捂住耳朵,在原地瘋狂打滾!

龐空氣:!!!

老子這是造了哪一門子的孽啊!

被臭吐也就算了,還要被這歌聲精神汙染!

我就來偷聽個課而已,隻感覺自己就要留在這裡了啊!

抬頭憤恨的望向江南!

然而卻看到了戴蒙那凶惡醜陋的臉!

直接來了波嘔吐三連!

“嘔哇~”

[來自龐巴迪的怨氣值 1001!]

這課聽的屬實太刺激了啊!

要不是不能暴露,老子全給你整死啊!

江南!老子與你不共戴天呐!

看著不斷重新整理的怨氣值列表,江南都樂屁了!

剛花掉的怨氣值屁大會兒功夫就賺回來了!

鑽石榴蓮果然從不讓我失望的啊?

此刻河馬們終於被折磨的受不了了!

紛紛跪在紗夏麵前捂著耳朵,瘋狂磕頭!

益“驢魔大人,彆唱了,我們服你還不行麼?”

“啥都不要了,讓我們做牛做馬都成啊,隻求你住口!”

上千河馬整齊跪拜的場景著實驚呆了眾人!

就連紗夏也愣在了原地!

(°°)哦豁~

滿門剛烈的河馬群就這麼被馴服了?

是在跪拜我麼?

要不要這麼神?

江南攤手:╮(

w

)╭“看吧?這就是馬的智障不服乾踏法的精髓了!”

“你們學廢了嘛?”

海蒂她們不住的點頭:“廢了廢了!”

梅林也一臉震撼,這就成了?

“能係統的教我們一下獸語麼?除了武力值!這纔是馴服成年靈獸的關鍵吧?”

“不然言語不通的話,根本冇法交流談條件啊?”

江南咧嘴一笑,老子等的就是這個啊!

於是一臉為難!

╮(︶br/>︶)╭“欸~這個嘛,不是我不想教,獸語極為複雜,還是要你們自己去理解!”

“我也是吃了生肖餅乾,獲得了說獸語跟聽懂獸語的能力!”

“在這個過程中獲得獸語精通這個技能,才能保證無障礙交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