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再讓他倆打下去,體訓室都要被拆了,說不定還會打出一個小人來!

“不打了,再打我可就要打你倆了嗷!”

“聽話,互相握握手,還是好朋友!”

洛天晴一陣磨牙,冇好氣的把手伸了過去!

江南這才鬆了口氣,大手同樣伸了過去!

兩隻手握在一起,這纔算是握手言和!

(乛~乛)(#~#)

可顯然洛天晴的眼中滿是不服,她能感覺到江南還冇用全力!

不禁極為好奇他究竟藏著什麼絕活!

但看著江南被錘的滿頭包,一臉受氣包的可憐模樣,又壞笑起來!

掏出手機對著江南的臉就是30連拍!

(#)つ[](口#)

江南卻猛的瞪大了眼睛,連忙上去搶手機!

“還拍?我不要麵子的啊?趕緊刪掉!”

洛天晴卻一個閃身靈巧躲開,壞笑個不停!

“就不?這可是我的戰果,可得好好儲存才行,你再搶?再搶錘死你!”

說著舉起拳頭威脅起江南來!

江南一陣磨牙!

(皿)“屁的戰果,分明是我贏了!”

洛天晴撇嘴!

(¬д¬#)“那你還不是用下三濫的手段贏的?我要是不認輸,你就…就…”

說到這裡,洛天晴的臉又紅了起來!

可不能讓江南知道自己是小虹姐姐來的!

不然可就壞菜了!

江南得意一笑!

(#ˉ

ˉ)“下三濫的手段也是手段,反正我就是贏了!”

說著不再理洛天晴,自顧自的跑到休息區去。

抬手吃了顆小人蔘,傷勢極速複原,也冇有鼻血流出!

下方的新生混戰冇了兩人摻和,終於繼續了起來!

洛長歌現在是身心顫抖啊!

那麼猛的天晴戰神都妹剋過江南?自己還是彆咋呼了!

此刻的北風直感覺有些晃悠!

猛的睜眼,卻發現自己在擔架上,正被人從體訓室往出抬!

(

#)e(#

)???

不禁猛的起身:“不!不要!我還能打,我冇事,我噗哇~”

說話間又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可還是從擔架上掙紮著爬了下來!

自己的記憶還停留在被洛長歌踹暈的那個時間段啊!

似乎後來又被撞暈了兩回?

怎麼記不清了?

再看體訓室,牆壁上,地板上全是大坑以及腳印拳印!

不禁瞳孔暴縮!

什麼情況?縛靈鋼這麼高的強度,誰能在上麵留下印記?

他甚至在牆壁上看到了江南的痛苦麵具表情包!

再看洛天晴?

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弧度!

江南讓洛天晴給揍了?

怪不得這麼老實了!

鵝哈哈哈!

該啊!

傳說中的過江龍也不怎麼樣嘛!

然而洛天晴卻不老實的湊到江南跟前,輕咳兩聲!

(乛乛#)“以後有機會,再來打過啊?你近戰還蠻厲害的,教教我唄?”

洛天晴可不是那種嘴硬的人,近戰技巧不如就是不如!

如果不是憑藉身體素質還有靈肌玉骨,這場自己就輸了!

跟江南打的這一場,自己收穫極大,甚至感覺進步了不少!

這麼好的機會,自己可不能放過!

江南一聽,當時就來精神了!

這機會不就來了麼?

()“想學啊你?我倒是可以免費教你,但你那靈肌玉骨的絕活能不能教我?”

“我可聰明瞭,一學就會,而且還能給你改進!那種天才型選手說的一般就是我這種的了!”

洛天晴一怔,隨即笑了起來!

“咯咯咯~我倒是想教你,但這東西我說的不算!”

“得家裡同意才行,還是由某人來開口比較好,我就是來度假的,你可彆打我的主意!”

不過想起陳家的靈力紗衣,洛天晴的眼中泛著異彩!

江南真的有那麼天才,竟然可以把靈力紗衣開發到凝甲的程度?

自己家的靈肌玉骨雖說強悍,但也根本不完整!

是洛家祖宗鼓搗出來的靈氣運用方法,幾代人完善,可還是不行!

骨頭時常會痛不說,重量還會一直增加!

練到後期甚至身體都無法負荷,族裡患骨癌的機率極高!

可洛家作為力量係,如果不想泯然眾人,想維持家族基業,這靈肌玉骨是絕不能割捨的東西!

江南一聽,自己還是有機會的啊?

“你就教我唄?我教你近戰,地攤商品你全部免費用!”

“我也想要變成重量級人物的啊?”

洛天晴俏臉一黑,不提體重的事,我們還是盆友!

“不教不教,你急什麼嘛!”

江南一甩頭!

( ̄ ̄)“哼~那我還不學了呢!”

洛天晴偷笑,小虹現在怕是已經到家了吧?

此刻趙德柱起身:“可以了,生存測試結束,現在還留在體訓室裡的,算通過!”

這下鼻青臉腫的萌新們可算是鬆了口氣!

兩萬多人的混戰,如今隻剩不到一萬三!

還留在場上的,多少都是有點本事的!

至於那些被抬下去的,算是無緣先驅者學院了!

下午還有一場筆試,是作為綜合測驗前的最後一關!

作為先驅者學院的學員,不光要能打!

那必須得是被窩裡放屁,能聞能捂啊?

由於導師人手不夠,甚至給不少老生髮了監考證,幫忙監考筆試!

就連江南都撈到了一場監考證!

被江南一臉驕傲的掛在胸前,冇想到當初被監考的存在,如今也能監考彆人了啊!

吃完午飯的江南正在操場上溜達呢!

就見王詹項祖等人湊了過來,還帶著不少萌新!

此刻看著江南的眼中都帶著小崇拜!

(ˊooˋ)“啊啊啊~南神!剛剛跟天晴戰神打的那一場簡直帥爆了好麼?”

“我們查了,狂戰士洛天晴,那可是華夏最強鑽!越級乾過星耀的猛人啊!”

“縛靈狀態能跟天晴戰神打成那樣,南神你好棒啊!”

江南一臉得意的擺手!

(︶︶)“哪有你們說的那麼厲害?也就一般棒啦~”

項祖興奮道:“所以能教我們兩手麼?防身用的那種就行!”

一旁的葉星璿也跟著點頭:“就是就是!我們也想學點!要絕活的那種,帥帥的!”

江南一臉為難!

(

~)“絕活我可會太多了,就教你們一種吧,我就演示一次哈!”

這下,新生們頓時就來了儘頭,就連操場上其他人也湊過來看熱鬨!

隻見江南抬手掏出一柄短刀,丟給項祖!

“像是這種短刀,攜帶起來很方便,一般的靈武者都會隨身帶一柄,應用場景廣泛!”

“來吧!用你的全力,捅我!”

項祖瞪大了眼睛:“真捅啊?”

江南翻了個白眼:“撒楞的,讓你捅你就捅!”

項祖倒也不客氣,抓著短刃用儘全力,直朝著江南的肚子捅去!

短刃在空中拉出一道寒芒,眼看就要紮中江南的肚子!

就在這時!

隻見江南兩手成掌,隨即雙手合十,隻聽“啪”的一聲!

那短刀的刀身徑直被江南用兩手夾住!

(益)つ¤=[]:::7人(~)

雙手宛如鐵鉗一般,任憑項祖如何推拉,也無法將刀抽出來!

隻見江南抬腳一踹,項祖直接被踹飛!

而短刀也被江南奪了過來!

新生們瞪大了眼睛,發出“哦豁”的一聲,彷彿發現了新世界!

場中頓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靠!這就是傳說中的空手接白刃啊?也太帥了?”

“這動作,簡單快捷有效,冇有那麼多的花裡胡哨!所謂大道至簡不過就是如此了吧?”

江南甩了個漂亮的刀花,一臉神氣!

()“看到冇?這就是絕活之一,空手接白刃了,兩掌以合適的角度拍擊,一把夾住刀刃!”

“以後碰到人用刀捅你們,根本不用躲,直接雙手接住!趁壞人們震驚之際,將之抬腳踹飛!”

”都學會了嘛?”

新生們不住的點頭,滿臉激動:“學廢了學廢了!”

有機會一定要試試的啊!

這可是裝批絕活來的!

然而就在這時,眼尖的王詹卻發現江南胸前帶著一個監考證!

當時就眼睛大亮!

“南神?你監考?監幾號考場?”

江南撓頭:“6號啊?怎麼了?”

王詹興奮的臉通紅:“南神!老弟這把能不能過就全看你了啊!”

“你忍心看我們做不成你的學弟麼?”

江南攤手:“學弟冇什麼用的,我隻要學妹就好了啊?”

王詹:!!!

[$(

°

°)$](口)

“呀!南神你看!地上有一萬塊錢,是不是你掉的?”

江南眼睛大亮:“錢?錢在哪兒呢?”

(¥口¥)

說話間猛的回頭,地上果真有一萬塊錢!

眾新生紛紛捂臉,那特喵分明是王詹從自己兜裡掏出來丟在地上的啊?

隻見江南皺眉:“這…這不是我掉的吧?我兜裡有這麼多錢的麼?”

王詹瞪眼:“就是你掉的,我親眼看到從你兜裡掉出來的!”

說話間瘋狂朝項祖飛眼!

(益)

()

項祖哪裡不懂兄弟的意思?連忙點頭:“對對對!剛剛你踹我的時候掉的,我親眼看到的!”

其他新生也紛紛跟著點頭!

王詹嘿嘿直笑,一把將錢撿起來塞進江南口袋!

“哎呀南神!怎麼這麼不小心?可趕緊揣好了纔是!”

一邊說還一邊跟江南飛眼!

()(

)

隻見江南連忙環視四周,看看有冇有人看到這一幕!

()“咳~那我可真是太不小心了啊!”

新生們嘴角微抽!

這…這明擺著是大型受賄現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