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蕭吹火一副見了鬼的樣子回到麵試廳!

想起自己剛剛在衛生間裡聽到的內容,依舊是一臉心有餘悸!

就在這時,王詹項祖整理好衣冠,精神飽滿的走進了麵試大廳!

還冇等坐下呢,就見蕭吹火一臉驚恐的表情望著兩人!

(口‖)“你…你們兩個,不用麵試了,過了,不用坐了,趕緊出去!”

連自己的五穀輪迴之物都敢吃的猛人!

發起狠來啥事兒乾不出來啊?

王詹項祖對視一眼,滿眼激動,南神誠不欺我啊!

滿臉興奮的跑去體檢了!

而麵試廳旁邊的衛生間,從開始到現在就冇消停下來過!

麵試的通過率高的嚇人,全部麵試下來,也冇唰掉多少人!

新生們興奮壞了,對江南的忠告愈發信任起來!

就連導師們事後也討論個不停,這屆新生的心動選手似乎有點多啊?

此刻,醫療實驗大樓,裡邊已經亂成了一團!

有了砰然心動跳跳糖打頭陣,新生們剛一去體檢,就把小人蔘給吃了!

采血室!

黎冰叼著棒棒糖,站在凳子上,臉都黑了!

(~

)…

身後若乾護士小姐姐手拿著小針筒,看著這一幕腦瓜子也嗡嗡的!

()つ

隻見新生排起了長龍,一個個的鼻孔噴出殷紅的血柱!

(

)(

)…

“嘩嘩”的聲音不絕於耳!

整個采血室都被血給泡了,小腿都讓血給淹了!

真踩血室!

而且血麵仍舊在以驚人的速度瘋狂上升……

新生們都帶著期待的小表情!

()“不是說要抽好幾斤血來的麼?趕緊抽吧!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

“再不抽,這些血都白瞎了的啊?針桶呢?”

“要不先給我們個桶接著吧,臉盆也行的啊?”

黎冰額頭崩起兩根青筋!

(°益°)“誰跟你們說要抽好幾斤血來的?”

“是不是江南?”

一眾小萌新不住的點頭,黎冰黑著臉!

為了賣小人蔘,小南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神特喵抽好幾斤血!

那是你好麼?其他人隻需要一小管就夠了啊!

隻一會兒功夫,采血室裡的血都能遊泳了!

萌新們隻露個腦袋在血麵上,鼻孔還在不住的噴血!

o·(

)o·“嗬咕嚕咕嚕~噗哇,我溺血了,我不會遊泳的啊!噗哇~”

黎冰兩手抓著棚頂的風扇,整個人都蜷縮著吊在上麵!

“抽個鬼的幾斤血?一小管就夠了啊,趕緊都出去,彆擠在這裡的啊!”

然鵝場麵哪裡是那麼好控製的?

鼻孔噴出的血流就好似推進器,推著萌新們在泳池裡亂竄!

王詹項祖滿臉振奮的站在醫療大樓的門前,對視一眼!

抬手掏出小人蔘就給造了!

一時間鼻血狂湧,剛要推門進去!

“嗯?門縫裡這是往出呲啥呢?紅紅的?該不會……”

“轟!”

話還冇說完,門猛的爆裂,一道血牆凶悍衝出,直接拍在了兩人的臉上,給衝出去了老遠!

整座醫療大樓都炸了,嗯,就字麵意思那種!

所有門口窗戶同時炸裂,洶湧的血水從窗戶裡噴湧而出,把不少萌新都給衝了出來!

此刻的醫療大樓就宛如爆裂的消防栓,隻不過一個噴的是水,一個噴的是血!

這一幕著實有些驚悚,老生們瞪大了眼珠子一臉驚恐!

什麼情況?

而老早就在醫療大樓侯著的江南都樂屁了!

雙眼晶亮,脊骨處的小皮鞭直接就探了出來!

四根散發著血芒的藤根探出,直奔醫療大樓探去!

就宛如一台高功率吸血泵,把醫療大樓裡噴出的血都給吸了!

就連地上淌著的那些也冇放過!

這等驚人的血量,當時就讓小皮鞭突破了一星,並且依舊在增長中!

江南一臉享受的表情!

/╲/\(

)/\╱\

等的就是這個啊,自己當然知道不會抽那麼多的血!

多出來的那幾斤,是江南給小皮鞭準備的!

這麼多新生,每個人都貢獻幾斤,小皮鞭的等級還不得跟做了小火箭似的,嗖嗖往上竄呐?

既能賺錢,還能升級藤武,還能賺怨氣值?

天!這生活也太美好了吧?

一石好幾個鳥,老投石車說的一定就是我江天才了吧?

此刻被血流噴出來的新生們一個個都變成了小紅人!

果然!南人都是大騙子來的啊!

什麼玩意就抽幾斤血?分明是他自己想抽好不好?

[來自謝蟹的怨氣值 666!]

[來自王詹的怨氣值 777…]

話說南神後背伸出來的東西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看起來好邪惡啊,他真的是人類來的?

怕不是個觸手怪吧?

見新生們看著自己直磨牙,江南麵不改色!

(

)“愛護學院環境,人人有責,作為學長的我,見到遍地血水,怎麼能不給打掃一下呢?”

“你們不要誤會,我真的不是為了吸血給藤武升級,就隻是打掃衛生而已,對!就是這樣!”

一時間眾人氣血上頭,鼻血噴的更凶了!

屁啊!

你都已經把真實目的給說出來了好麼?

能不能不要這麼氣人,再也不信南神的了啊!

一時間怨氣值瘋狂重新整理!

新生們正在哪裡磨牙,就見到江南背後的血色藤枝衍生出若乾分支!

盤繞在眾人的身上,一圈圈的纏繞上去!

謝蟹滿眼驚恐:“不…不要這樣,放開我,我是爺們兒,受不了這個的啊!噠咩~”

然而卻見藤枝一分為二,直接戳進了眾人鼻孔裡吸!

謝蟹:!!!

你還真是一點也不浪費啊?

戳鼻孔可還行?

江南一本正經:“汙染源是要從源頭上整治的!”

“有我江皮鞭在,一定會還大家一個乾淨整潔的學院!”

[來自項祖的怨氣值 666!]

整個體檢期間,江南都在用小皮鞭吸血!

一會兒功夫下來,小皮鞭都鉑金五了!

然而江南卻冇貪吸,畢竟之後還有體測,自己還要賺小錢錢的!

此刻的操場上,將近三萬的新生都在這裡集合!

身上全是血水,一臉幽怨的小表情,還有不少在噴鼻血!

等會兒要進行體測,所以大家都先來這裡集合!

此刻,北風洛長歌三人也都在隊列中,身上一片血紅,都冇好到哪裡去!

北風一臉晦氣!

“還真是倒了血黴了,話說你好像說過,自己姐會來先驅者學院做導師的吧?”

“怎麼冇看到?”

洛長歌一個激靈:“是堂姐,不是姐姐!那可是天晴戰神!給你說惹江南都彆惹她!是真的會死人的!”

北風一臉感興趣的神情!

“漂亮不?剛剛麵試的時候怎麼冇看到啊?”

洛長歌翻了個白眼:“我哪裡知道?你還想打我堂姐主意?省省吧你,嫌命長了麼?“

北風瞪眼:“靠!你泡我妹就行,我泡你姐就不行?這什麼道理?”

此刻的洛長歌也有些疑惑,說好了要關照我的!

怎麼都冇看到人?

而這時,隻見江南顛顛的就跑過來了!

地攤布鋪在了綠茵草坪上,又開始往上擺寶貝了!

一眾新生看著江南都火氣直冒,再信你的鬼話,我們就倒立放水啊!

打死不買你一點貨了啊!

江南清了清嗓子,剛要吼,然而就在這時,整座學院似乎都開始輕微的震動起來!

新生們紛紛皺眉,什麼情況?

地震麼?

就在這時,隻聽“轟”的一聲!

後山猛的被撞出一個大窟窿!

隻見一道快到模糊的身影以恐怖的速度衝了過來,直奔操場上的江南!

正是洛天晴!

隻見她灰頭土臉,身上的白色連衣裙臟成了鍋底布!

整個人都像是從煤堆裡扒出來似的,眼眶紅紅!

捂著屁股低頭直朝著江南撞來!

“臭江南!撞死你!”

江南:!!!

靠!這狂戰士兜了一大圈,又殺回來了?

一個瞬移就消失在了原地,洛天晴撞了個空!

轉瞬就掠過了學院!

“給我等著!等著呀!!!”

洛天晴氣急敗壞的聲音漸行漸遠,一頭撞破山壁,轉瞬就冇影了!

新生們驚恐的看著剛剛飛掠過去的人影!

剛剛那是過去了個啥?

似乎是奔著江南來的啊?

此刻,洛長歌瞪大了眼珠子,額頭冷汗嘩嘩的流!

Σ(口||

)

那…那剛剛衝過去的,好像是自己堂姐來的吧?

雖然隻是驚鴻一瞥,但樣子自己絕對不會認錯的啊!

就是埋汰了億點兒而已!

靠!

天晴戰神,那可是華夏最強鑽!

咋就讓江南給搞成這樣了?

北貝疑惑道:“長歌哥哥?怎麼出了這麼多汗?不舒服嘛?”

洛長歌嚥了口唾沫,眸光閃躲:“冇…冇事,可能是天太熱了吧?”

而江南又像是冇事人一樣瞬移回了地攤布,好像剛剛的事根本冇發生過一樣!

“南神地攤有好貨!助力體測莫錯過!”

“康忙!北貝~”

北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