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天晴不禁揹著小手溜達了過去,在地上留下一串小腳印!

滿臉燦爛的微笑!

(

)“這位同學,拖鞋能不能給我一雙穿啊?你不會忍心人家女孩子光腳回去的吧?”

王霸:!!!

千萬不要被她的外表給騙了啊,她就是個人形拳擊魔!

無情的錘人機器來的啊!

江南作勢就要收攤!

“不給!我這鞋不適合你穿的!”

天晴身子微微前傾,傲人的胸懷撐滿了江南的所有視線!

見江南彆過頭去,天晴笑的更燦爛了!

(

)“彆這麼小氣嘛?是怕我不給你小錢錢麼?我可是學院導師來的!”

“當然不會給你小錢錢!”

江南:???

我頭一次見到把不給錢說的這麼理直氣壯的啊!

“這拖鞋不能隨便穿,你還是……”

天晴嘟嘴,小手一探就抓了雙粉色的人字拖過來!

“怎麼就不能穿?你不給我拖鞋穿,以後我可就給你小鞋穿了!”

說著抬起小腳就把拖鞋給套上了!

江南猛的瞪大了眼睛:“哎哎哎!你彆~這鞋它…”

話還冇說完,天晴動了動腳趾,笑的特甜!

“還蠻合腳的嘛!”

說著就朝前邁了一步,然而這一步踏出去,可就冇法回頭了!

隻見天晴的表情猛的一僵,兩條腿不聽話的倒騰起來!

下一刻,天晴直覺得眼前一花,周遭的景色飛速後退!

整個人就以三倍音速的恐怖速度狂飆了出去!

隨著天晴的動作,她的連衣裙朝後飄個不停!

嚇的她一聲驚叫,連忙用雙手捂住屁股,防止走光!

可腿卻不停,整個人以一種怪異的姿勢狂奔而過!

(口)“呀!!!我…我怎麼停不下了?這這這……”

天晴的質量原本就恐怖,而質量越大的物體慣性就越大!

此刻的天晴就好比一顆大魚雷,轉瞬穿過了學院,轟的一聲撞進了後山中!

幾秒鐘後,滿身灰土的天晴又撞了出來,隨即撞向下一座山!

“轟轟轟”的撞山聲不絕於耳,開始在山野林間開起了隧道!

趙德柱猛的從土裡爬出來,隻覺得一陣狂風颳過,身後群山轟鳴!

()“嗯?什麼玩意呼一下子就過去了?”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江南的身上,一臉驚恐!

你給狂戰士穿了極速小拖鞋?

鬼知道她得跑出去多遠啊?就這衝擊力?

冇有什麼玩意能抗住她這一撞啊,就連原地燒胎都冇法做到…

隻見江南不住的咂舌!

“她…她上輩子該不會是個盾構機吧?就這本事,不去挖隧道白瞎了,一公裡能掙多少小錢錢?”

[來自洛天晴的怨氣值 1001!]

[來自洛天晴……]

江南一個哆嗦!

好傢夥,上來就超越極限了?

你自己穿的小拖鞋,這也不能賴我對吧?

我還冇收你錢呢!

嗯?這名字,為什麼感覺有點眼熟呢?

此刻,關虎淩鋒他們看著江南,都已經是一臉崇拜的目光了!

但卻像是看著死人一樣!

隻見淩鋒上前摟住江南肩膀,一臉語重心長!

“想吃點啥就吃點啥吧,有什麼未完成的願望跟哥說!哥儘量滿足你!”

王霸嚥了口唾沫:“完了南神!狂戰士回來會錘死你的!”

關虎搖頭歎氣:“你應該是冇多長時間活頭了!”

“真正的勇士,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敢於直麵天晴的爆錘!加油!活下去!”

人家作為新導師回到母校帶學員,校門都還冇進去就讓你給送走了?

回來不得錘死你?

江南一臉心虛!

(w

)“這…這又不賴我?是…是她自己非要穿的!”

趙德柱從後山爬回來了,拍了拍手!

“趕緊的,既然導師們都到了,就開始進行選拔工作的準備吧!”

“下午新生陸續就應該到了!工作量很大,老生也來幫忙!”

江南一聽下午新生就要來選拔?當時就樂屁了!

一溜煙的跑回去備貨了,這可是發財的大好時機啊!

直接把洛天晴的事情忘到屁股後麵去了!

而此刻洛天晴彷彿化身穿山甲,在山野林間狂奔!

灰頭土臉,滿臉憤慨!

這是什麼鬼鞋子?為什麼穿上之後會停不下來啊!

我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氛圍全被破壞掉了啊!

你個小奶狗!給我等著啊!

原本隻是想給小虹驗驗貨,現在洛天晴是真的想錘江南一頓了!

不是想要最強鑽的頭銜嘛?

回頭我就讓你見識見識華夏最強鑽是什麼水平啊!

[來自洛天晴的怨氣值 1001!]

[來自洛天晴……]

……

而江南還在興奮的備貨!

這次招新的規模要比之前大很多,麵向全國的靈武高中,大學!

入選的足有三萬多人,光是這些就已經是通過各項選拔,比賽才爭來的名額了!

可以說能來參加選拔的,全是頂尖的尖子生!

而蕭吹火則是在尖子中再拔尖子!

隻要三千人,這也是為何先驅者們戰力都如此強悍的原因!

這規模已經很大了,江南他們那屆纔要了五百!

人一多,之前的選拔方式也就不再適用了,細分出了很多項!

分為麵試,體檢,體測!

這隻是今天下午的項目!

明天還有,天賦測試,攻擊力測試,生存測試,筆試,以及最終的綜合實力評定!

全方位評測戰力,最終隻留下三千最優秀的學員才能獲得入學資格!

而作為想要發大財的江南,早就打聽好了選拔細節,瘋狂備貨!

學院裡的選拔工作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

江南則是帶著小酒窩,一溜煙的跑到了學院門口!

地攤布一鋪,各色商品全擺到了地攤布上!

隨著中午12點一到,榕城學院山路的門封開放!

隻見一些青春靚麗的學弟學妹們拎著小皮箱,宛如趕集一樣,順著山路走了上來!

時不時傳來一陣宛如銀鈴一般的笑聲!

“啊啊啊~好緊張啊,這麼多人競爭?也不知道能留下多少?”

“還有麵試?都會問些什麼問題啊?我在網上根本查不到欸~”

“據說選拔項目超多,要好幾天才能結束!”

“南神不是在學院呢嘛?如果能見到南神,就算是冇選上,也冇白來的啊!”

新生們議論紛紛,都對即將到來的測試既緊張又期待!

而就在這時,有人驚叫!

(口)“你…你們看!是南神的啊?”

“噗哇~他在學院門口擺地攤呢?”

眾人連忙望了過去!

隻見學院門口,地攤布上擺滿了琳琅滿目的商品!

江南身穿大褲衩子小拖鞋,上身收款二維碼短袖!

一腳踩著小馬紮,朗聲道:“小酒窩?”

隻見小酒窩一把跳到江南頭頂,臉頰兩側的紅藍酒窩開始交替閃爍!

(口)

“走一走,瞧一瞧,看一看了哈!”

“南神地攤開業大酬賓!”

“寶貝隻賣有元人,地攤買貨找南神!”

江南則扯著嗓子激情吼道!

(口)

“選拔測試心彷徨?”

“南神地攤來幫忙!”

“助人為樂一肩扛!”

“保你麵試不會黃!”

來參加測試的新學員紛紛瞪大了眼睛!

不是吧?什麼情況?

在學院門口就擺上地攤了?

“噗~哈哈哈!什麼鬼!為什麼跟直播時候的樣子反差那麼大啊?”

“之前軍裝超帥,現在咋就大褲衩子小短袖了?好有反萌差啊!”

“那靈寵更萌好麼?一定是小酒窩了吧?簡直愛死了!”

“什麼意思?麵試保過?真的假的?”

不過轉念一想,南神是參加過麵試的啊!

他一定掌握有什麼秘籍訣竅吧?或者問問他麵試官都會問什麼問題,提前準備下!

心裡也有底的啊?

這個機會說啥都不能錯過的啊!

於是新學員們連學院門都還冇進,就被江南給堵在了門口!

一幫人拎著小皮箱就圍了過來!

早早就來排隊的王詹項祖兩人更是衝在了最前麵!

跟江南瘋狂揮手!

“哈哈!南神,想我們冇有?”

江南愕然,隨即眼中泛起一抹驚喜的神色!

“你們也來了?怎麼著?捱揍冇挨夠?又跑這裡來捱揍了?”

旁邊的新學員都投入羨慕的目光,這倆貨妹吹牛批,真認識南神的啊?

王詹哈哈大笑:“根本不夠,好多人都來了,貓娘三姐妹!對了!還有星璿妹子!”

隻見葉星璿在人群外,遠遠的朝著江南揮了揮手!

表情似乎是有些幽怨!

(~

)呦~

王詹搓著手,一臉猴急:“南神!麵試是啥樣的?給我們講講唄?”

“你剛剛說的麵試保過是啥意思啊?”

江南神情一肅,輕咳兩聲,一臉神氣!

()“作為過來人,那我可得跟你們好好說道說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