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香織徹底氣炸了!

神特喵死神冇上班兒啊,我香織鯊銀還要看死神麵子?

“是摸臉不管用麼?你這傢夥好厚的臉皮!”

“我的毒,道天都不敢輕易接下,還就不信了!”

說話間一把抓住江南的半截袖,宛如瘋狗拆快遞一般,唰唰唰就給撕了!

露出江南精壯的上身,破布條子飛的可哪兒都是!

江南瞪眼:(~)“誰臉皮厚了?你不要亂講!是你太廢柴了好不好?”

“話說你打架就打架,撕我衣服乾嘛?”

香織抬起兩隻小手,對著江南兩邊的胸口就按了下去!

“給我死哇!”

隨即滿臉期待的看向江南!

江南猛的一個哆嗦,你這是往哪兒摸呐?

“你是準備要爽死我麼?那你可以稍微再用力點兒!”

香織:!!!

誰想爽死你了?

這死神的愛撫為什麼不管用了啊,平常我一摸彆人,他就死了的啊!

怎麼到江南身上就……

”我就不信了,一定是位置不對!”

說話間香織兩隻小手在江南身上出溜不停!

場中的氣氛頓時變得詭異起來!

隻見香織騎坐在江南身上,把他衣服撕了不說,手還在他身上一陣摸!

那幫植物人看向香織的目光已經不對了!

“香織姐這真的是在鯊銀麼?說好了的殘忍呢?”

“這怎麼看怎麼都不對勁啊,但香織姐眼中的殺意是認真的啊!”

“我知道了!香織姐一定是想再鯊江南之前給他做一個五臟精油,外加全身spa吧?”

“還彆說,手法倒是專業,這麼**的死法我也好想體會一下啊!”

[來自香織的怨氣值 1000!]

誰給他做推油spa啦?

我是真想鯊了他,冇看出來嘛?

為什麼我的毒不起作用了?

江南被摸的渾身直癢癢,都樂屁了,香織身體裡的猛毒怕不是已經被小黃豆解了個乾乾淨淨啊!

已經完全變成了廢柴織!

比渣渣鳶還要廢柴,人家至少還能做個夢啥的,香織則是徹底噠咩了啊!

見死神的愛撫不起效果,香織直接換招!

“亡者一指!”

說話間兩根手指對著胸前的兩個重點狠狠一戳!

|

|(益)

江南:()“呀吼~”

“你竟然插眼?你問過刑天的感受了嘛?”

[來自香織的怨氣值 1000!]

怎麼還是冇死?

“地獄惡風!”

香織狠狠的吸了一口氣朝著江南狠狠吹出!

(e)

然而卻吹出一股清新空氣,還帶著陣陣香味兒!

風力極大,吹的江南都睜不開眼睛!

“不愧是星耀,好大的口氣!憋吹了,迷眼睛了!”

香織:!!!

毒霧呢?我這一口氣吹出,應該千米飄毒的啊?

不信邪的香織甚至湊近江南的鼻孔吹個不停!

然而根本冇用!

陳曦氣壞了!

(皿)“你快住手!你這哪裡是想鯊江南哥?你這分明是想上他!你不要臉!”

香織氣瘋了,誰想上他了?老孃很認真的在殺人好不好?

“腐化甘霖!”

“呸呸呸~吐吐~呸!”

(`3′)(~)

隻見香織開始瘋狂的朝江南呸口水,原本隻要沾上一點,身體就會被腐化出血窟窿!

可現在卻變成了普通的吐沫星子!

江南連忙捂臉:“打不過就玩兒埋汰的是吧?還吐口水?真噁心!”

[來自香織的怨氣值 1000!]

此刻,身後那幫植物人都看不下去了!

“這真的是在鯊人麼?星耀殺個鉑金有這麼費勁的?”

“她…她竟然想吐口水吐死江南?這分明是在打情罵俏哇!”

“香織姐不讓咱們上,她自己上,然後一分多鐘也冇殺死?她不會是臥底來的吧?”

香織臉都氣紅了,從地上撿起一把格洛克手槍,上膛開保險,抵著江南的眉心就是一槍!

(°益°)つ//’’

(′

`)

“哢!”

啞火!

氣急了的香織又連續扣動三下扳機!

“哢哢哢~”

還是啞火!

香織紅著眼睛,槍怎麼也壞了?

於是抬槍隨意朝身後一開!

“砰!”

一植物人臉上的笑容僵住,低頭看了看心臟上的血洞,噗通一聲倒在地上!

香織懵了,這也冇壞啊?

於是槍口再次對準江南!

“哢~”

對準身後!

“砰!”

隻要一朝江南開槍必啞火,對著身後開槍必發射!

一梭子乾出去,江南躺在地上毫髮無傷!

這一幕把所有植物人都看傻了!

就這麼一會兒功夫,你都打死十來個植物人了,江南的肉皮兒都冇破?

香織姐果然是臥底來的啊!

一鑽石級的兄弟實在忍不住了,走到香織的身後,就要代替她下手!

江南一臉得意!

(

σ

)σ“欸~就鯊不死,你說氣不氣?”

香織氣的眼淚在眼圈:“槍不好用我就用刀!不信你不死!“

說著抽出彆在腿上的匕首,兩手握住高高舉起!

隻聽“噗呲”一聲!

隨即朝著江南的心臟狠狠戳下!

“呀!我戳死你哇!”

然而江南依舊毫髮無傷,香織手裡的匕首隻剩刀柄!

隻見那鑽石級統領伸出的手僵住,心口插著刀片,流出大片的黑血!

“她跟江南一夥的……”

說完身子就仰躺在地直抽抽,冇一會兒屍體都化成血水了!

刀片上可是塗有劇毒的!

霎時間所有植物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香織的身上!

江南:“你不要亂說嗷,我冇有這麼廢柴的隊友!”

香織呆呆的看著手機的刀柄,心態直接就崩了!

“呀!我戳死你!給我死!死!”

說話間不斷用刀柄戳江南的胸口!

[來自香織的怨氣值 1000!]

[來自……]

江南咧嘴一笑:“既然打不死我,那我可就要打你了!”

說著揮起拳頭對著香織的肚子就是一拳!

香織猛的瞪大了眼睛,隻聽“bu~”的一聲!

啊打~(

口)()=3

一陣仙氣從香織身後飄出,伴隨著一聲香織的尖叫!

江南眼睛大亮,我現在都這麼猛了麼?

星耀級強者都樣我打放屁了?

“接招!詠春機關槍!歐拉歐拉歐拉~”

拳頭都打出了幻影,每一拳都精準的落在了香織的肚子上!

(

)3(br/>)=3

o

o

o

而每中一拳,香織就“噗~”的一聲,崩出一股白煙,還帶菸圈的!

那聲音像極了剛打著火的拖拉姬啊!

香織驚聲尖叫,滿臉掙紮!

(;′Д`)“噠咩!呀咩嘍!噠嘞嘎~塔斯給逮骨嘞!”

連成串的菸圈被崩出了老遠,熏的不少植物人都從香織的身後跑開,直流眼淚!

這拖拉姬尾氣排放超標,太嗆眼睛了啊!

江南滿眼的興奮,這拖拉姬的尾氣攻擊好強的威力啊!

媽媽!我好像又研究出新武器了!

隻見江南一把抓起香織夾在腋下,用手扶住,排氣筒對準植物人大軍!

一手不停的錘香織肚子,菸圈不住的噴出!

“誰!還有誰敢與我一戰,信不信我用拖拉姬崩死你啊?”

說話間夾著香織四處掃射,場中到處是飛出去的菸圈!

這纔是手扶式拖拉姬的正確打開方式嘛!

香織用刀柄不停插江南的後背!

“江南!我香織發誓要殺掉你哇!你給我等著!嗚~等著!”

[來自香織的怨氣值 1000!]

一旁的陳曦嘴角直抽,江南哥是魔鬼來的麼?

人也可以用來當武器的?

你能當個人不?

這場麵不光是空氣汙染,同樣也是精神汙染的啊!

突然間,場中颳起陣陣狂風,頓時有不少植物人被撞飛出去!

“不好!有人衝卡,隱形的,快攔住他們!”

”哈!回援到了麼?太好了!”

隻見山口外,黑壓壓的植物人大軍一臉憤慨的衝來!

正是放棄追鐘映雪她們,回援地下城的大軍,數量多的驚人!

江南心中一沉,這麼回來的這麼快?

而且正趕上莉婭她們要衝卡的時候?

就在這時,一根根的母藤再次宛如狗皮膏藥一樣的追來!

江南抬手就把拖拉姬丟掉,神色一狠!

“來的正好!”

說話間掏出一把生肖小餅乾,直接塞進嘴裡,全都吃掉!

既然吃了小櫻桃,那就給我來點猛的!

一切都交給運氣了,這路老子開定了!

看看究竟能搞出什麼變態組合!

下一刻,江南頭生牛角,身上長出龍鱗!

整個人都半龍化了起來,額頭上金色的王字無比璀璨耀眼!

一口吃了六塊小餅乾!

分彆獲得了牛、龍、虎、鼠、雞、蛇的能力!

江南頭皮發麻,這組合還不直接起飛?

隨即深吸了口氣,仰天大喝!

“我江南今天不做人啦!”

“完全擬態!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