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香織一臉的委屈,想要找佩珀評評理!

佩珀轉頭望向香織!

隻見香織身後,一股股白色煙霧熊熊而出!

(

~)

那樣子像極了按下啟動按鈕的火箭發動機啊!

高速屁流撞到椅麵,被均勻的分流至四麵八方,化為煙霧蒸騰而上!

此刻,香織旁邊的梵天會成員都驚了,不停的朝著旁邊挪凳子!

憋著氣不敢喘息,卻被嗆的直揉眼睛!

看著香織不禁滿臉驚恐!

這…這真的是人類能夠做到的麼?

但礙於香織的麵子,卻不敢直說!

“香…香織姐今天還真是仙氣飄飄呢,有仙女內味兒了!”

“這…這一定就是傳說中的蕩氣迴腸了吧?”

一兄弟用袖口擦著被熏出來的眼淚,哽嚥著:“不知道怎麼回事,看著這場會談,莫名被感動,竟流起了眼淚呢!”

江南狂掐大腿,用力狂憋!

這幫梵天會的也是人纔來的啊!

你是就放了一個!但你這個屁是奔著一天來放的吧?

此刻大廳中已經籠罩了一層淡淡的屁霾了!

這哪裡是什麼死亡之寂?這是死亡之屁啊!

最讓江南佩服的是,哪怕到現在她還是消音的啊!

星耀薇跟馬尾薇一人抱著一個不鏽鋼蓋菜罩在哪裡狂嘔不停!

佩珀嘴角微抽:“確實不賴人家薇薇安,你多少收一收!不要這麼張揚!”

“都崩冒煙兒了,人家吐也是正常的!”

香織:???

什麼冒煙兒了?

不禁朝著自己兩側一看!

看著那白煙滾滾的氣流,香織臉都紅了!

這…這怎麼還霧化了啊!

快停下來啊!

腦子:給我關門!

約括肌:他說要關門欸?

屁:( ̄

~ ̄)你給老子關下試試?

香織駭然的發現,自己根本不用紮懸空馬步了,因為靠著這股仙氣的反推力。

自己完全可以懸浮在椅子上了啊!

香織羞的要死:“我…我收不住!”

佩珀捏著鼻子:“咳~那就趕緊下去解決一下,彆打擾我談判!”

香織哪裡還呆的下去了,連忙捂著臉起身跑出了會議室,身後還飄著白煙!

()br/>(ヾ)=3=3=3

星耀薇還在那裡嘔,佩珀大手一揮,屋中空氣頓時清淨幾分!

“讓陳老哥見笑了,咱們接著聊!”

張三都看傻了,南哥這啥料啊?這麼猛的麼?

江南嘿嘿偷笑,自己也冇想到,猛毒異能的香織竟然反應如此激烈!

這是被小黃豆給中和了?

那其他人的怕是用不了多久,也快發作了!

時候差不多了!

不禁在腦海中@劉莽!

“通知12大隊!同時動手,一切按計劃進行!”

此刻山貓劉莽他們早已在房間待命,聽到江南傳來的訊息,眼睛大亮!

隻見劉莽掏出一隻小瓶子,裡邊有一隻金黃色的甲蟲!

直接捏碎!

這玩意叫同命鴛鴦蟲,公蟲一死,它所有的老婆蟲都會掛掉!

距離太遠,劉莽冇法用念力通知,隻能用這樣的方式傳遞訊息!

……

與此同時,12座血庫周邊,上千人的隊伍已經在這裡潛伏好久!

10號血庫,鐘映雪穆婉她們一直都在等待著進攻命令!

都死死的盯著小瓶子!

霎時間,所有小隊長瓶子裡的母蟲全部嗝屁不動了!

鐘映雪神色一緊:“小南來訊息了,全員穿戰衣!進攻!”

“閃電戰!三分鐘!轟平10號血庫,救出人質後立刻撤離!”

龍淵暗夜們此刻早就按捺不住心中殺意了!

全員套上隱身衣,大力10加核彈奶仰頭灌進嘴裡!

眼中浮現出三分鐘倒計時!

隨即又灌了瓶假酒,大力加假酒,能將核爆的威力推到極致!

這一刻全員天線寶寶,手裡還拎著隻啤酒瓶子!

穆婉看著這一幕嘴角都直抽!

龍淵暗夜出征,一般都是鐵血肅殺之感!

為什麼這一次的畫風看起來不對勁的啊?

鐘映雪眼中寒光綻放:“隱身!給我殺!”

說著捏了天線,一整隊的人都消失在了藤林中!

朝著血庫極速衝去!

10號血庫守備並不算嚴密,但兩三千人還是有的!

正在巡邏的植物人眼睜睜的看著一千多的酒瓶子極速飄了過來!

都一臉驚恐的揉了揉眼睛!

“什麼東…”

話還冇說完,酒瓶子就錘在了他頭上,直覺得眼前一黑!

下一刻就被人爆了頭!

“轟!”

赤紅色的光芒轟然迸發,籠罩了方圓三千米的地界!

血庫的鋼製大門直接被轟爆!

警報聲頓時響起,數之不清的植物人衝了出來!

“有人入侵?是華夏的靈武部隊麼?怎麼回事?”

“人呢?敵人在哪裡?老子為什麼一個人影也看不到?”

“打誰啊?根本抓不到敵人的影子啊!”

然而迎接他們的卻是無情的核爆,宛如一朵朵絢爛的煙花綻放!

將植物人拉出的防禦戰陣無情撕裂!

駐紮10號血庫的手鐲薇自然聽到了動靜,心中大驚!

連忙衝了出去,看到的卻是被撕裂的不成樣子的防線!

近千人核爆的強悍火力根本不是這些植物人能攔住的!

然而詭異的是看不到一道人影!

手鐲薇的麵色極為難看,因為不單單是這一個血庫!

所有的血庫都在遭受這般攻擊!

“就算是死,也要給我攔住他們!都聽明白了麼?”

有人高吼:“可…可咱們看不到敵人的啊?”

手鐲薇紅著眼睛:“那就給我蒙著打!堅持住!我這就叫總部派人支援!”

……

於此同時,097哨所,耳釘薇的麵色極為難看!

雙眼憤恨的瞪向夏小南!

(#益)“該死的!你們真正的攻擊目標竟然是所有血庫麼?”

“之所以一直問我地下城的事兒,就是為了迷惑我的視線?”

夏小南一怔,雪雪他們已經開始進攻了?

不禁咧嘴一笑:“當然!地下城有道天坐鎮,易守難攻,我們怎麼可能去打地下城?”

“自然是要破壞血庫救人,我華夏絕不拋棄一位同胞!”

耳釘薇氣炸了,所以之前在走廊裡都是演給我看的?

江南!你還能再陰點兒麼?

“你給我等著啊!”

[來自薇薇安的怨氣值 1000!]

[來自……]

……

此刻,梵天地下城格頓大廈會議室!

星耀薇豁然起身,麵色無比難看!

“該死的!我被江南給騙了!冇想到他竟如此陰險?”

“12個血庫同時遭受到華夏靈武部隊攻擊,血庫的佈防已經撐不住了!”

佩珀瞪眼,一掌就拍在了桌上!

“什麼?不是說他們要攻地下城的麼?怎麼打上血庫的注意了?”

“如今母藤突破在即,血庫絕不能出絲毫差錯!你怎麼辦的事兒?”

星耀薇眸光一狠:“華夏兵分12路,足矣見得每路人手並不多!”

“隻要支援一到,他們即便是救了人也逃不掉,我這就從城裡調大部隊過去支援!”

隨即給了馬尾薇一個眼神,其連忙跑出去調兵支援了!

地下城中,大量的守備部隊,植物人朝外湧,直奔12個血庫點支援而去!

星耀薇恨的牙根直癢癢,竟然演我?

玩兒聲東擊西?

那就看誰玩兒的過誰!這些人一個都彆想回去!

江南眼睛大亮,雪雪他們動手了?

去!都去支援好了!

自己這邊也差不多該動手了!

此刻的佩珀卻有些坐不住了:“抱歉陳老哥!我還是去看看母藤,不然……”

江南:!!!

你要是下去了,我還玩兒個屁了?

“豬神前輩!您慌個啥啊?咱合作的事情還冇談完呢啊!”

“再說了,097攏共纔多少兵力?成不了氣候的!”

“等梵天會的支援一到位,還不是全部要被抓包?到時候可都是您的血包兒!”

“這是給您送人頭來的,是機會啊?”

佩珀一怔,聽起來倒是有幾分道理啊!

於是看向星耀薇!

星耀薇點頭:“的確冇多少人!但…嘖~您放心,此事交給我,必然讓他們有來無回!”

“抓了給您當血包,讓母藤更進一步!”

江坑爹又懟了懟陳道一胳膊,小聲道:“爸!可不能放他走啊,不然咱們不知道還要等多久!”

陳道一會意,咧嘴一笑:“怎麼?老弟不會是還想把我晾在這裡吧?我可不許!”

“這點小事,讓手下處理就好了!”

佩珀深吸了一口氣,臉上重新掛上笑容:“老哥說的是,剛纔說到哪兒了?”

江南這才舒了口氣!

而就在這時,對麵的兩個梵天會統領肚子發出雷鳴般的響聲!

隻聽“砰!”的一聲巨響,凳子都給炸碎了,一股臭雞蛋味兒於會議室蔓延開來!

佩珀一臉嫌棄:“今天一個個的都怎麼回事?在老子手底下乾活包屈麼?屁這麼多?”

那兩兄弟陪笑:“不…不好意思老大!估計是吃壞什麼東西了!”

江南眼前一亮,機會!

於是氣沉丹田,渾身靈力下湧,隻聽”砰”的一聲!

(~)=3砰!

江南放了個超響的屁,強悍的反作用力直接把自己從凳子上崩的站了起來,甚至還朝前走了兩步!

不禁一臉尷尬:“爸!我…我也來感覺了,肚子賊疼,我先去解決下?”

陳道一瞪眼:“冇禮貌!就不能憋一會兒?”

江南捂著屁股:“爸!真不行了!都快冒頭了!”

陳道一跟佩珀一聽,都狠狠的打了個激靈!

嘶~冒頭了?這麼急?

佩珀搖頭失笑:“老哥管他乾啥?咱談咱們的!”

陳道一點頭後,江南這才火急火燎的衝出會議廳!

而張三戴著金鍊子也連忙跟了上去!

兩人來到衛生間,江南抓著張三的胳膊!

“空間置換!”

下一刻,隔間裡隻剩一枚硬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