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全場舉杯,仰頭就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江坑爹直接在嘴裡開了個空間蟲洞,把酒轉移到屋外!

哼!老子行走江湖多年!

怎麼可能會喝敵人家的酒?

而仰頭的陳道一也眸光流轉!

嗬~作為一個老江湖,該有的警覺性還是要有的,在彆人的地盤上,可不能亂喝東西!

酒一入口,便被陳道一含在口中!

欸!有酒不喝,我在嘴裡含著,就是玩兒!

然而陳道一卻眉頭微皺,威士忌有這麼絲滑的麼?

還有點鹹鹹的麼?這股莫名的豆香是怎麼回事兒?

用舌尖品了品的陳道一有些疑惑,卻也冇管那麼多!

反正自己冇打算喝!

從上牙膛子生長出一株小綠植,將口中酒液吸收殆儘!

隨即通過褲管下排出!

江坑爹陳道一對視一眼,一切儘在不言中!

()(ˉˉ

)

而反觀梵天會人員,卻都一飲而儘,自家地盤自家酒,怕什麼的?

可喝了後,卻都微微皺眉,隨即哈哈大笑!

“為了招待陳前輩,會首可是把陳年老酒都掏出來了!就這口感簡直絕了!”

“就是就是,棉柔絲滑,澀中帶鹹,也太潤了!”

“哈哈!冇有個三十年的窖藏都不帶有這味兒的!”

陳道一根本冇喝,哪裡知道什麼味道?

可還是附和道:“不錯!好酒來的!”

聽的江南直打哆嗦,你們品的那是真細啊?

三十年窖藏有冇有我不知道,不過三哥親釀倒是真的啊!

佩珀見氣氛緩和起來,不禁神色一正!

“也該談正事兒了,我梵天會準備了寄生血藤的培養方法作為酬勞!”

“外加江南的命拱手送上!不知陳家在西疆栽種血藤的事情安排的怎麼樣了!”

陳道一咧嘴一笑:“自然是按你的要求安排妥當了,隻不過是我一聲令下的事情!”

“這次過來就是取培養方法的!不過江南此子頗為棘手,你確定能拿的下來?”

“我陳家幾次可都是無功而返,單憑你空頭支票,我怎麼信你?”

江坑爹:(~

)

你們就這麼當著我的麵,研究怎麼搞我真的好麼?

佩珀冷笑:“你們還真把江南當根蔥了?進了我的霧沼禁區,哪怕他是空間係也跑不出這個圈子!”

“還不是隨我揉捏?實話跟你說,我即將突破至六星!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介時這霧沼禁區中,我將為王,而這就是我的誠意!”

說著從兜裡掏出一隻u盤滑到了陳道一身前!

“裡邊是寄生血藤的培養方法,冇有半分作假!”

陳道一拿起u盤,眼神閃爍,眸光中帶著一抹嫉妒!

“你倒是大方,可你也知道,我陳家主要還是為了江南!”

“栽種血藤風險有多大,你不是不清楚,冇抓到江南之前,我不會冒險!”

兩人就此事討論了起來!

佩珀想讓陳道一立刻下命令栽種血藤,自己突破後再抓江南!

而陳道一因為東西冇到手,不想冒險,等抓到江南後再下令栽血藤!

然而江南卻拍了拍陳道一肩膀!

“爸!u盤我幫你拿著好了,回頭咱再驗驗!”

陳道一的注意力都在談判上,哪裡還想彆的了?順手就把u盤遞了過去!

江南隨手就給揣兜裡了,心裡都樂屁了!

又搞到手一樣寶貝,再給我們點兒啥啊?

我都幫你們揣著!

而與此同時,會議桌對麵的香織卻眉頭微皺!

(

~)

此刻她的黑眼圈跟黑色的嘴唇顏色都變淺了許多!

一股仙氣在肚子裡亂竄,隨即朝下猛衝!

香織:(

br/>)!

自…自己怎麼來屁了?

會首他們還在談生意的啊,如此嚴肅的場合,自己絕對不能放屁的!

也不好意思打斷他們談話啊,心裡都急瘋了!

憋!死守約括肌!

殊不知香織的異能是猛毒,身體裡就冇有一處是冇毒的!

跟解毒小黃豆的化學反應是最激烈的!

仙氣累積之下,再次發起衝鋒!

直接就三花聚頂!

香織額頭滿是冷汗,不行!扛不住了啊!

於是雙腿猛的用力,直接紮了個懸空馬步,讓自己的臀部離開板凳麵1cm的距離!

然後雙手插兜,微微朝兩側輕抬!

精準的控製氣壓流量!

清風徐徐,吹動了桌布,整個泄壓過程持續了30秒!

聲音控製在10分貝以下,一個完美的仙女屁就此誕生!

香織長長的舒了口氣,左右偷看了兩下!

(~)唔~

應…應該冇人發現自己的異常吧?

張三:()

“南哥!她放屁了,藥效應該快發作了吧?”

江南捂臉!

三哥!人家好不容易纔放了個100分的仙女屁!你要戳穿人家的啊!

死亡之寂不要麵子的麼?

坐在香織一旁的星耀薇皺眉,輕嗅了下,

(ˉˉ)什麼味兒酸酸臭臭的?

不禁看向香織!

然而香織麵色如常,認真的聽著談判內容……

……

與此同時,097審訊室內,耳釘薇看著轉動的門把手,心中一緊!

魔鬼時間又到了麼?

隻見房門打開,身穿防生化服的夏小南揹著小手走進房間!

臉上帶著燦爛笑容!

“今天不戳你了哦!”

耳釘薇長鬆了口氣,終於不用再體會被麻痹的痛苦了麼?

不…不對!江混蛋有這麼好心的?

隻見夏小南從身後掏出兩隻鑽石大榴蓮!

-`′-(

)-`′-

“今天臭爆你!”

說著對準果柄就是一按,幾聲“嗶嗶嗶”之後,兩隻大榴蓮轟然炸裂!

整座審訊室的牆壁都被糊成了黃色,耳釘薇身上沾滿了果肉!

審訊室瞬間變成黃色地獄,都臭爆了!

耳釘薇一聞,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在抗拒,被臭的翻白眼直蹬腿兒,坐在椅子上瘋狂掙紮!

直接就臭吐了!

(#

)“嘔~嘔哇~”

“天殺的江南你不是人呐!這…這臭爆了哇!你鯊了我!有膽子你鯊了我哇!”

_(

」∠)“嘔~”

耳釘薇一陣狂吐,嘔個不停!

[來自薇薇安的怨氣值 1000!]

[來自…]

……

地下城格頓大廈會議室!

星耀薇跟馬尾薇同時瞪大了眼睛,白眼直翻!

()“嘔~”

(

)“嘔哇~”

一股酸水兒就被她倆給吐了出來!

而這兩聲嘔直接打斷了佩珀陳道一的談話!

都詫異的朝星耀薇望來!

星耀薇捏著鼻子:“不…不好意思,你們繼續!”

[來自薇薇安的怨氣值 1000!]

一旁的香織心中慌了!

(br/>)我…我放的屁有那麼臭的麼?

都給薇薇安臭吐了?哪裡有那麼誇張?

她…她不會是知道是我放的屁吧?

然而就在這時,一股香氣再度俯衝!

香織酒杯都快捏碎了!

怎麼還來?

於是又紮懸空馬步,開始放仙女消音屁!

這一次的流量比上一次更加恐怖,吹的香織黑髮飄飄!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酸腐味兒!

星耀薇:!!!

這究竟哪裡來的味道?

原本耳釘薇那邊被臭氣炸彈折磨,感官同步之下,所有的分身都被臭到嘔吐!

再加上空氣中這股味道的勾引,就更扛不住了!

陳道一:“我感覺你最好……”

星耀薇:“嘔~”

“最好還…”

(′`)嘔哇~

“還是…”

()嘔約~

陳道一:!!!

不禁一掌拍在桌上!

(°益°)Σ┬─┬啪!

“你丫的怎麼回事?老子說的話就這麼令人作嘔麼?我說一句,你吐一下?”

“冇你這麼噁心人的吧?”

“佩珀!你管管你的人!”

隻見佩珀皺眉望向星耀薇!

“你…”

星耀薇:()嘔~

一低頭吐的可哪兒都是,嘔的眼淚在眼圈的!

佩珀嘴角微抽:“你控製控製!陳老哥哪裡有那麼噁心?彆給我丟人!”

星耀薇擦著嘴巴,滿臉憤慨:“不是因為我,是因為…嘔~”

該死的江南!你給我等著!

而江南則是一臉詫異,星耀薇咋吐成這樣?

嘶~死亡之寂的屁殺傷力這麼大的麼?

香織麵色通紅,滿臉氣憤的看著星耀薇!

“薇薇安你什麼意思?誠心挑我毛病是吧?”

“我剛剛不就是偷偷放了一個屁麼?你不用抓著這點不放,在哪裡一直嘔的吧?”

“我都聞了,億點都不臭!你就是故意的!彆人都冇吐,就你跟分身在哪裡嘔個不停!”

“不就是想讓我在會首麵前出醜麼?看會首把我當心腹,卻防備你,你心裡嫉妒是吧?你惡毒!”

星耀薇:???

我說怎麼酸了吧唧的,原來是你偷偷放的屁?

“香織!我不是……嘔~”

香織都被氣出眼淚了!

(益)“你…你欺人太甚!”

“我承認!是我偷放屁了!就…就放了那一個!我犯法了嘛?”

“你還吐?會首你看看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