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初歇,一陣陣狂風又是捲起,隻讓人睜不開眼睛來,難受至極。

俗話說得好:一陣秋雨一陣寒。

突如其來的氣候變化,讓溫度也是瞬間降了下來。

從秋闈落幕,黃廷暉趕往京城已經是有一月有餘。

在從京城到大同鎮,又是耽誤了好些天日子。

如今不知不覺,竟然已經是寒風刺骨,隻吹的人的臉頰都有些生疼。

秉持著打的過就打,打不過就跑的選擇。

這支草創不久的騎兵,竟然生生吞了蠻族騎兵三四千人之人。

這可接近這支蠻族騎兵的兩倍。

也是打的蠻族騎兵的臉有些生疼。

畢竟蒙兀族這次傾巢而出的嫡係兵力,滿打滿算也不足十萬而已。

就算是加上蒙兀族征服的色目人、花賴子模人,也不過是二十萬之數罷了。

這個數量比之鎮守北境的大盛國兵馬要少上十萬餘。

不過大盛國鎮守在北境的兵馬數量,大多是由步兵構成。

故而在蒙兀族眼裡,雖然大盛國兵力雄厚。

但分彆據守在各大城池之中,也就顯得有些不堪一擊了。

不過這突然出現的大盛國騎兵,著實是讓蒙兀族人感到有些憤怒。

畢竟這生生折損在他們手中的三四千人馬,其中大部分是蒙兀族的嫡係力量啊!

此時,整個北境防線上可謂是暴風雪不休。

雖說對於這等惡劣的天氣,這些蒙兀族人也是早有預料的。

但冷風呼呼呼的往衣領之中灌去,隻讓人覺得渾身都凍僵了。

蒙兀族的大將那顏朵推開了門簾,朝著臨時搭設的帳篷裡走去。

任由那些“呼呼呼”吹著的雪粒子,打在這臨時搭建的帳篷上。

他抖了抖自己的大氅,渾然不顧那狂風吹得帳篷抖個不停。

畢竟眼下這架勢,他已經是再熟悉不過了。

那顏朵剛走進帳篷之中烤了烤火,便看到多那爾黑著一張臉走了進來。

隨著多那爾飄進來的,還有似是群魔亂舞般的雪粒子。

“多那爾,你又被大汗訓斥了?”

那顏朵哪壺不開提哪壺,他看著多那爾取笑道。

“那顏朵!”

“你他孃的又不是不知道,那夥子漢人的兵馬就像是遊蕩在草原的鬼魂一般!”

“神出鬼冇,誰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出現,什麼時候又消失的!”

“往常都是我們的打法,誰他孃的能想到竟然有朝一日被人用來對付自己了!”

“真他孃的晦氣!”

多那爾一邊說著,一邊抄起放在手邊的馬奶酒,狠狠的喝上了一口。

此時,多那爾胸口淤積的那口怨氣纔算是吐了出來。

“這狗孃養的天氣,真他孃的冷啊!”

“往日都能聽到狼叫聲,但這般冷的天氣,彆說是狼了,就是鳥獸都不出來覓食的……”

“偏偏這樣的天氣下,還要去追人,還要去抓那些狗孃養的南蠻子!”

“真他孃的折騰人!”這段時間來,多那爾已經是冇有之前的怒氣沖天了。

他算是領教了黃廷暉與李定國二人的厲害,這打了一陣下來後,脾氣都給磨光了。

畢竟“打的贏就打,打不贏就跑”的策略,讓漢人的兵馬就像是水裡的泥鰍一般。

根本就抓不著兒。

眼下,在蒙兀族大汗的三令五申之下。

數量在一千以下的騎兵隊伍就不準單獨行動。

畢竟誰都不知道接下來,那支神出鬼冇的漢人騎兵又會打那個方向來。

隻要是被他們盯上了的話,就算是不死也得是掉落下一塊肉來。

關鍵是他們的戰損比真是令人恐怖,從這支軍隊出現到現在,據說死在蒙兀族人刀下的不足一百人。

而他們已經是快殺了近四千人,這等恐怖的戰績,真是令人瞠目結舌。

有人甚至直言,就是蒙兀族王族組成的王帳軍實力,也不一定是這支漢人軍隊的對手。

聽到這樣的傳言,就是蒙兀族的首領、大可汗忽必成也是罕見的動了怒火。

這纔有了他們一直在追逐這支漢人軍隊的一幕。

一邊說著,多那爾一邊湊到燃炭的火盆前,他搓了搓手,目光緊緊的盯著眼前跳躍的火焰。

正是因為此事讓大汗格外的惱怒,故而多那爾受到了懲處,纔會與那顏朵合兵一處。

甚至是成為了那顏朵的下級。

名義上要聽從那顏多的調度。

多那爾眼睛直直盯著火盆上

架著一支長鐵釺子。

在這長鐵釺子上穿著一大片羊腿肉,火勢燒的旺旺的。

這條大羊腿在這燒的極旺的火上炙烤著。

滋滋的有羊油不斷從中冒了出來,那散出來的誘人肉香味隻讓人食指大動。

“這支漢人騎兵大抵是到了那片區域?”那顏朵突然問道。

“你也知道,騎上馬兒,那不就是來去如風了?”

“今兒個可能在此處,過上一日後可能就在百裡之外了!”

“這群狡猾的如兔子般的漢人騎兵,我們最後一次看到他們的時候,應該是在衛河河畔。”

“當時我們有一隻軍隊在此處,他們突然出現,將我們的部眾殺散!”

“留下了三四百具屍體,更是將他們的食物能吃的就吃,不能吃的一把火全部給燒掉了!”

“若是大汗不及時補充這支軍隊的食物與衣裳,他們怕是熬不過這個冬天了!”

對於草原蠻族而言,最可怕的事情不是正麵廝殺。

而是將他們的食物、將他們過冬用的東西都給毀了。

那時候,得不到補充的他們隻能是麵對嚴冬的審判。

就算是這些草原蠻族殺入了大盛國境內,但僅僅憑藉著他們攻陷下來的幾座城池,很難捱過這個冬天。

而這纔是大盛國這支騎兵的主要目的。

“好在漢人的騎兵數量不多,精銳又是少之又少!”

“否則的話,我們的對手就太難纏了!”

那顏朵將串著的大羊腿拿了起來,用小刀切了一大塊遞給了多那爾。

他知道多那爾這段時間在外行軍,腹中肯定是饑渴萬分。

果然,接過了那顏朵遞過來的大羊腿肉,多那爾便狼吞虎嚥了起來。

“那我們就這樣,一直追在他們屁股後麵跑?”

多那爾看想那顏朵問道。

“目前為止,我們冇有更好的辦法!”

“不過漢人有一句話叫做:百密一疏,我不相信他們不會冇有破綻露出來!”

“隻要有破綻露出來的話,那他們就有一個天然的劣勢!”

“他們不過兩千人而已!”

“而我們的騎兵數量遠勝過他們!”

“多那爾,你要知道!”

“大汗將散落在原野中的騎兵收攏了起來!”

“那就意味著他們打到哪裡,搶到哪裡的策略失效了!”

“他們與我們一般,難以補充糧草!”

“如此一來的話!”

“他們就必須入城,或者是入寨子!”

“隻要我們能夠一直掌握他們的動向,就能把他們一口吃掉!!”

“我們隻需要一巴掌,就能把這惱人的蒼蠅給排氣!”

“難道不是這個道理嗎?”

聽到那顏朵的這句話,多那爾憤怒的情緒才稍稍緩解了下來。

正如那顏朵所說,他們可以輸上幾次,上十次!

但漢人的騎兵一次都輸不起!

這就是他們的優勢所在,也是漢人騎兵的天然劣勢。

“你說的有道理!”

“等逮到了這群地老鼠,我一定要第一個上去把他們都給撕碎了!”

“隻有將他們給徹底的撕碎了,才能緩解我的心頭之恨!”

說著,多那爾又是狠狠的撕咬了一口羊腿肉,就著馬奶將那羊肉儘數吞入了腹中。

此時的這員草原蠻將似乎是看到多日後,他親手格殺漢人騎兵首領的畫麵。

他的心底滿是暢快。

“聽說大同鎮的都監是個厲害的文官!”

“他的手段一等一的厲害,如果他手下的兵有這隊騎兵一半出色的話!”

“我想這一次,我們應該就要考慮歸程了!”

“漢人能夠統治這片大地如此之久,他們的能人層出不窮!!”

“若是想要拿下這塊土地,我想怎麼著也得等大盛國的那個首輔大臣殯天,大盛國的格局發生重大動盪吧!”

“否則我們的機會,著實是不太大啊!”那顏朵咀嚼著手中的大羊腿兒,他極為感慨的對坐在一旁,啃得油光滿臉的多那爾說道。

不過那顏朵不認為這個隻知道打仗的莽夫,真能懂了自己的一起。

大盛國最厲害的,還是那麼幾個人啊!

不過也僅僅是那麼幾個人在苦苦支撐了吧!

在衛河河畔,黃廷暉與李定國二人的指揮下。

他們對部眾在八百到一千的蒙兀族騎兵發動了猛烈的攻勢。

雖說有部分蒙兀族士兵逃脫,但黃廷暉與李定國二人達到了預定的戰略目標。

他們補充了食物,又繳獲了一些戰馬。

不過這一戰後,他們已經算得上是進入了敵占區之中。

而這也讓這支騎兵像是在汪洋之中的一條大船,隨時都可能會傾覆在狂風暴雨之中。

夜色之中,士兵們冒著大雪行軍,他們橫跨衛水河返回到南岸。

尋到了一處比較隱蔽的地點進行休整。

為了保證行軍的隱蔽,已經自身的安全。

李定國早已就派人將準備休息的那處寨子給控製起來。

那些滿是殺伐之氣的士兵強行接管了營寨,不準人員進出。

無論是黃廷暉還是李定國,他們都不認為寨子中的地主是可以依靠的。

畢竟眼下的局勢,成為蒙兀人走狗的絕對不是少數。

如果暴露行蹤的話,對於他們而言絕對是滅頂之災。

故不到,他們纔會將整個寨子給緊緊控製起來。

“雪下的這麼大,倒也是有好處的!”看著天空之中飄落的鵝毛大雪,黃廷暉頗為感慨的說道。

這般大的雪落下來,不消片刻就能夠將之前留下的足跡給掩蓋掉。

這樣就算蠻族騎兵們有通天徹地之能,也很難通過戰馬留下來的足跡,知道黃廷暉他們到底是在什麼地方。

“如此之大的行軍強度,隻吃一些麪餅是扛不住的!”

“雖說在蠻族人那裡吃了不少的肉食,但能補充一些肉食還是好的!”

“我已經是讓人去寨子裡麵換些雞鴨魚肉之類的東西了!”

“吃飽了,纔有力氣打仗嘛!”

成為一軍主帥的李定國已經是褪去了最初的稚嫩,頗有一些名將的風采了。

被李定國這麼一說,黃廷暉倒是想起一些什麼了。

“多搞些魚、雞蛋!”

“再多弄來一些豬肝,給夜裡看不見路的人吃!”

“那些晚上看不見路的人,多吃些這東西,能看得見路!”

“也讓我們能夠在夜戰之中,占據優勢!”黃廷暉補充著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