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抹除三億身價的異族強者後,薑長生調出自己的香火值。

【當前香火值:231,0098,5501】

兩百三十一億!也不知是否足夠突破。

薑長生默默想到,但感覺來了,他不可能壓製,況目他身懷諸多法寶,渡劫應該冇問題。

他閉上眼睛,開始運轉道法自然功心法。日落月升,四季交替。

庭院內有人來,有人走,牆角的花草長出來後又被摘除,一切皆輪迴。

薑長生進入悟道狀態,不知過去多久,他的意識忽然飛至天穹之上,一直往上升騰,他來到了天頂之下,抬是一片漆黑,低頭看去,大地無邊無際,藍色、綠色、白色是最多的三種顏色,儘顯蒼茫、大氣。

他眼前的天地開始變化,數不清的奇異力量如同絲線般包裹整個大地,畫麵異常壯觀。

「莫非這便是天地規則?」

薑長生默默想到,眉心間的道紋睜開大道之眼。

大道之眼並非他肉身上的眼睛,而是他的靈魂之眼,三隻眼睛橫掃天地間,將世間萬物收入眼中。他看到天景大地內有兩軍廝殺,血流成河。

他看到高山之上,有遠離世俗的武者於山崖邊上練拳,每一拳皆有掀動江山之氣勢。

他看到繁華的城池內,車水馬龍的街邊有幼童趴在老乞丐旁邊熟睡,與街道上來往的武者、富商格格不入,彷彿是兩個世界的拚湊場景。

他看到朱樓之上,美人搖動啊娜身姿,權貴推杯換盞,滿座儘是春色。

生離死彆,人間歡愉,皆入他的眼中。

他的視野從未如此開闊。

忽然,他在大景之上瞧見了氣運之河,這條氣運之河如九天之蛇盤踞大景江山之上,比大景的任何一條江河都要龐大,氣勢恢宏,壯觀絕倫。

薑長生的瞳孔忽然一縮。

他的目光鎖定在氣運之河的儘頭,浩瀚的氣運之中蜷縮著一個個魂魄。

薑淵、薑羽、薑子玉、薑秀等,就連他這一世的母親楊皇後也在其中。原來如此。

怪不得薑長生一直等不到他們轉世,原來大景曆代天子皆被氣運所困,後世皇帝能轉世是因為地府的誕生以及

他的乾預。

薑長生的目光落在薑子玉身上,兩百多年不見,他依舊保持著生前的模樣,蒼老而虛弱。

很快,薑長生收回目光,繼續感悟天地,他體內的道果正在孕育磅礴法力,滋養道果。

紫霄宮內。

薑長生頭頂緩緩溢位一根光絲,蜿蜒扭動紫霄宮內生起旋風,環繞著薑長生。

庭院內,慕靈洛、姬武君等人似乎感受到什麼,紛紛睜眼看去。

薑天命瞪大眼睛,驚呼道:「這是什麼氣息,好強啊!

「連他都覺得強,更何況其他人。

白岐道:「看來主人快要突破成功了,天命,你啥時候能達到武道聖王?」

薑天命瞪了它一眼,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姬武君感慨道:「五年過去,江山已亂,也不知道祖何時才能突破結束。」

白岐攤爪,道:「亂就亂唄,葉尋敵、劍神都已經下山,能亂到哪裡去?」

其他人跟著聊起天下之事。

隨著楊家公佈天子密詔,天下各州開始集兵討伐順天城的安常,解救天子,但安常卻是虜獲天子,待各路藩王、州君入皇宮時,已經找不到天子。

天子失蹤!

運部解散!

天下嘩然,不到半年,各地叛軍如雨後春筍出現,諸侯也相應誕生,諸侯割據的時代終究是降臨。

不少藩王想趁此機會奪取天下,包括北疆王、晉王薑葉等,楊家也想趁此機會奪取天下,天下世族開始押注,派遣子弟前去輔佐看好的諸侯,天景大地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亂之中,天下諸侯之數過百,每日都在征戰。

在此期間越來越多的異族生靈潛入大景,各懷鬼胎,就連那些曾經與大景交好的靈智種族也開始圖謀天景大地。

葉尋敵、劍神便是下山去征討來犯的異族。

道祖閉關才五年,天下竟然亂至於此,令庭院內的眾人唏噓不已。

薑天命哼哼道:「武道世界,強者為尊,想要當統一天下的皇帝,可不能隻靠帝王術,最重要的是武力,亂就亂唄,亂才能逼出一位蓋世天子來。」

白岐看向姬武君,笑道:「有冇有發現,大景的需求正好是聖朝對人族的需求,聖朝在追求武帝,大景如今也需

要無敵天下的天子。」

姬武君道:「那是自然,天下大勢,殊途同歸。」

慕靈洛道:「晉王薑葉倒是不錯,武道突破速度很快,不過藩王之中最強的還是薑羅,仁宗的胞弟,可他冇有稱帝的雄心。」

姬武君搖頭失笑,道:「他隻是藩王中最強,但還不足以橫掃天下,大景可是有五洞天之上的強者,這些傢夥還在觀望著,在我看來,最有希望的還是天命。」

她的目光看向薑天命。

薑天命連忙搖頭道:「稱帝?不可能的,永遠都不可能,就算大景要亡,我也不當皇帝,這不是減壽嗎,就算不減壽,我也不想將時間浪費在國事上。」

白尊除了教導他氣運之法,也會講述一些國事,讓他去解決,想培養他但他很牴觸,覺得枯燥至極,一點也冇意思。

白尊之前都想不到自己的行為反而將薑天命推得更遠,遠離大景帝位。

眾人開始針對誰可能成為天子的問題聊起來,各抒己見。

一座庭院內。

黑袍男子、清虛道長與一名身穿大袍的男子坐在小亭內飲酒。

大袍男子名為朱匡濟,乃是化龍府的武者,前不久剛突破至五洞天,一身氣血如凶獸,雙瞳之中更是有凶獸虛影在湧動,此刻,朱匡濟皺著眉頭道:「我可以嗎?」

黑袍男子問道:「你武功蓋世,又有化龍府支援,為何不可以?」

清虛道長撫須笑道:「如今江山大亂,閣下應當以人族著想,大景隻是一朝之名,但大景很可能是人族最後的希望,

不能讓大景人族麵臨滅絕之危。」

朱匡濟緊皺眉頭,冇有回答。

黑袍男子麵具下的雙眼是那麼的陰冷,道:「我知道你在顧慮什麼,化龍府能入大景,是得道祖的同意,但這麼多年過去,化龍府早與大景融合,道祖不會怪責你們,若非化龍府鼎力相助,大景的江山,以及大景對太荒的探索,能這麼順利?」

化龍府剛加入大景時便有數位五洞天強者,他們的到來極大的提高了大景武道的上限,也幫助大景在太荒開荒,功勞極大,平日裡也極為低調,不像大景本土的世家那麼蠻橫霸道,所以化龍府深得百姓與天下武者的敬重。

「我得跟家主商量。「朱匡濟眼神閃爍道。

黑袍男子盯著他,道:「朱天誌一生為真龍而癡,他定然會拒絕你,但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難道朱家想一輩子

追求真龍?不為自己而活?」

「可道祖.」

「道祖若是介意,早就出手了,豈能容三朝天子被行刺,江山淪落至此?」黑袍男子的話令朱匡濟再次沉默。

天下人也是這樣的想法,道祖似乎在拋棄大景!

黑袍男子道:「你彆想著

去問道祖,,這種事問不得,難道你要道祖親口同意你謀奪他徒弟的江山?默許已經是最大的忍讓!」

朱匡濟的眼中流露出異色,那是野心的光芒。「可成為天子,我的壽命」

「誰說一定得你成為天子,你可以樹立一位傀儡天子,徐賦予自己一個前所未有的官銜,掌江山大權,不就行了?」

聽到這番話,UU看書 www.shu.com朱匡濟眼神一亮。

他徹底按捺不住,沉聲道:「那我該怎麼做?」

黑袍男子嘴角上揚,道:「營救天子,名震天下,讓天子送你天下大權!」

「可天子在哪兒?」

「天子很快就會來到你麵前。」

什麼?天子是你們」

朱匡濟瞪大眼睛,忌憚的看向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嘴角翹起,道:「你不用擔心我們,畢竟我們可不是你的對手。」

清虛道長保持微笑,笑看朱匡濟的反應。

當現實時間快速流逝時,薑長生還沉浸在感悟天地規則之上,他的意識在整個天地遨遊,他開始無法控製自己的意識。

他的意識猶如籠中鳥,想要衝出這片天地。不知過去多久。

轟——

薑長生的意識猛然驚醒,他睜眼看去,雙瞳放大,隻見下方出現好似玻璃般的空間碎片,再往下便是武道世界,他從未飛至如此高的地方。

怎麼回事?

他衝破蒼穹了?

薑長生下意識扭頭看去,緊接著,他陡然睜大眼睛,他看到了一條無比龐大的河流,無數星辰在河流之中移動。

這條巨河呈螺旋狀,順著河流流動方嚮往上看去,他看到了一片陰雲,劇烈翻湧,巨河頂端冇入陰雲漩渦之中,裡麵有強光閃耀,是整個黑暗之中唯一的亮光。

「那是什麼?」

薑長生心中震撼的想到,在這條巨河麵前,他顯得那麼的渺小,甚至覺得武道世界都變得渺小。

莫非是太荒王族提及的天外魔河?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