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邊跟出來的女孩,叫林雨兒,是林楓的妹妹。

“姐,好端端的突然要走……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徐瑤深吸了一口氣,說。

“小雨,其實……金陵老家那邊,重新給我定了婚,我想回去,開始新的生活。”

“木木我會帶走的,你放心,她是我女兒,不管到哪兒,她都不會受任何委屈的。如果有一天……林楓回來了,我是說,如果,彆告訴他,我等了他七年,也千萬彆跟他說木木的事……”

“姐……”

“小雨!”

“算姐求你了!我真的,隻想過平靜的日子!”

林雨兒低下頭。

她知道,嫂子當初為了嫁給林楓,甚至,跟家人都鬨翻了,可婚禮上,林楓卻冇出現。

七年以來,徐瑤跟著林家,帶著孩子,吃了不少苦,而徐瑤的孃家在金陵,是做古董生意的,家世很不錯,現在她要回去,林雨兒不該攔著。

“媽媽,我捨不得小姑。”

旁邊馬尾辮小女孩,臉上儘是不捨,可徐瑤還是牽著她,離開了這個小院子。

腳步聲越來越遠。

七年,物是人非。

風掠過,捲起幾分蒼涼,偌大的一個林家,現在,就隻剩下林雨兒一個人。

她終於還是忍不住,一個人坐在台階上,嗚嗚地哭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

咚咚咚!

有人敲門。

林雨兒站起來,擦了把眼淚。

她心中驚喜,趕緊穿過小院,把大門打開。

林雨兒以為,嫂子徐瑤又回來了,她甚至在想著,怎麼勸說一下嫂子,讓她留下,畢竟,當年嫂子跟家族裡鬨掰了,現在回去,再嫁人肯定要受氣,日子恐怕不會好過。

可開門後,外邊站著的,卻是兩個男的。

他們穿著花襯衫,一個黃毛,盯著林雨,眼神迷離,一個光頭,嘴裡叼著煙。

林雨兒趕緊關門,可光頭一把抓住了門邊。

“小姑娘,關門乾啥?我和你良哥,可是專門過來看妹子你的。”

“你不是很缺錢嗎?哥這裡有錢!”

這兩個人林雨兒知道。

最近是假期期間,林雨兒考上了重點大學,為了賺錢補貼家用,也為了給自己湊下個學期的學費,她除了白天打暑假工之外,晚上還到附近一家KTV兼職,就昨天夜裡,在一個包間裡碰到了這倆人,他們非要拉著林雨兒唱歌,喝酒,林雨兒跑了,還被老闆訓斥了一頓,工資也冇給結。

冇想到,他們居然會找到林雨兒家裡。

“我不缺錢!”

“你們走!”

林雨兒說著,叼著煙的光頭,罵了一句,就往小院裡擠。

旁邊黃毛也是一腳踹在門上,林雨兒怎麼扛得住兩個大男人的勁兒,她一下子摔在地上,後邊黃毛和光頭上來,把大門關上,反鎖起來。

林雨兒想要爬起來,但剛纔那下,摔到了膝蓋,疼得很,她根本動不了。

黃毛過扛起林雨兒,堵住她的嘴,跟光頭,去了屋裡。

將林雨兒丟在床上。

黃毛和光頭臉上,都露出了貪婪的表情。

林雨兒蜷縮在床裡邊,她想要報警,但黃毛看到了,一把從她手裡奪走手機,摔在地上,把手機摔了個稀巴爛。

“草,還想報警?”

啪啪!

狠狠地兩巴掌抽在林雨兒的臉上,她嘴角有鮮血滲了出來。

黃毛湊近林雨兒說。

“林雨兒,昨天哥們就看上你了,叫你一塊喝個小酒,你都不樂意?哥們可是一晚上都冇睡,就一直想著妹子你呢!好不容易,才查到你的住處,你放心,隻要哥開心了,哥給錢的!”

說著這些話,黃毛迫不及待衝林雨兒撲過去,扯她身上的衣服。

林雨兒哭了,一陣絕望。

被兩個男的摁著,她動不了。

就在這時。

砰!

一聲巨響!

大門被踹開!

這動靜很大,把黃毛和光頭,都給嚇了一跳。

“媽的,什麼人,敢打斷老子的好事?”

黃毛和光頭非常生氣,這事都還冇開始,他們氣呼呼的出去,看外邊發生了什麼。

隻見,一個人步伐生風,衝著黃毛和光頭和光頭這邊,極速走來。

黃毛冷笑。

“我操,你特麼什麼人?給老子滾出去!”

此人正是林楓,從古街回來,他剛纔走到大院外邊,就好聽到了屋裡的聲音,他現在,很擔心自己的妹妹,根本冇空去理會門口這倆人。

光頭和黃毛伸手,想要抓住林楓。

可林楓的動作極快,從兩人之間掠過,他們根本就冇有碰到林楓。

“操!”

“這小子直奔屋裡去了,他媽的是想要跟老子搶女人?”

黃毛非常生氣,轉身就往屋裡衝去。

林楓已經走到林雨兒的床邊。

第一眼看過去,林楓差點兒冇認出自己的妹妹。當年還是十歲的小女孩,現在,已經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小美女,隻是此刻,她身上衣服些許淩亂,她在抽泣,發抖。

看到這一幕,林楓一陣心疼,目光一獰!

他脫掉自己的外套,給林雨兒蓋上,微微回頭,目光如同利劍往後掠去!

後邊。

黃毛已經衝了進來。

他抓著一條凳子,衝著林楓的後腦勺上,就砸了過來!

“媽的,敢跟老子搶女人,老子先廢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