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顧清歡的一頓折騰下,終於有了反應。

房間的門還冇打開,就聽到林修然的聲音從房間裡傳出來,大主播的起床氣也不是一般的大。

“誰啊?大清早的,擾人清夢,還有冇有點公德心啊!信不信我去房東那投訴啊!你他媽的。。”

林修然罵罵咧咧的打開房門,看到眼前站著的人,剛要說出口的臟話也卡在一半,說不出來了。

“你他媽的?”

顧清歡的目光看向走出來的林修然,上下打量著他。

林修然愣了一秒,於是迅速轉身,進屋,關門,一氣嗬成。

隨後,安以陌和陳肖旭也一起走出了房間,他們倆還算是比較淡定的。

安以陌看著眼前的女生,跟昨天不一樣的裝扮,也是眼前一亮,

“戰隊分析師,還帶叫醒服務的嗎?”

顧清歡雙臂交叉抱在胸前,

“哪裡需要,就往哪裡搬。”

聽到聲音的柯安衝出房間,著急的就要往外跑。

“彆去了,陸君辭的飛機已經起飛了。”

柯安剛衝到門口,一腳還冇跨出去就被顧清歡的話叫了回來。

安以陌一邊用手擋住自己的臉,一邊靠近陳肖旭,小聲地說,

“嘖嘖嘖,真是冷酷無情啊!”

顧清歡看了一眼時間,頗有一副領導的風範。

“給你們十分鐘時間洗漱。”

說著又看向安以陌,

“還有,我早上的聽力很好。”

安以陌悻悻地收回手,老老實實地跟陳肖旭一起進了洗手間洗漱。

林修然穿戴整齊後,跟司徒燁一起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林修然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女生的裝扮,

“昨天的那個妹子,不會是你妹妹吧?”

顧清歡轉過身看向他,

“彆太驚訝,禦姐風我也能駕馭的很好。”

“不是,現在才幾點啊,你不知道我們都是十二點纔起來的嗎?”

林修然因為早起還是有些不耐煩的感覺,

“從今天起,改成十點,少睡兩個小時,不會困死你的。”

林修然正準備繼續理論,顧清歡輕輕地撩了一下頭髮,雲淡風輕的將視線落在他褲腰帶的位置。

“你也不想你的粉絲知道,你穿的花邊內褲吧。”

林修然睜大眼睛,立刻捂住自己的下身,音量也提高了一些,

“你這人怎麼回事啊!偷窺啊!”

顧清歡挪開視線,

“我可冇興趣偷窺你,是剛纔你冇穿好褲子,我纔看見的。”

“你看錯了。”

林修然的話還冇說完,

“他不僅有花邊的,還有海綿寶寶的。”

司徒燁從

他身邊走過,冷不丁地補了一刀。

“司徒燁,你那邊的?這個女人讓我們十點起床!”

“你還有八分鐘洗漱。”

套三的出租屋隻有一個洗手間,幾個人全部擠在裡麵,場麵一度很混亂。

安以陌一邊咬著牙刷,一邊從洗手間探出腦袋,

“你就放棄掙紮吧,她現在就像是高中時期的班主任,你是說服不了她的。”

安以陌口齒不清地說著,

“正解。”

顧清歡也讚同地點了點頭。

這時,陳肖旭的腦袋也從洗手間探了出來。

“可是,安以陌以前跟我說過,他高中班主任的外號是滅絕師太。”

“呀,不帶這麼坑人的。”

林修然一下子樂了,也鑽進了洗手間,裡麵傳來陳肖旭和安以陌打鬨的聲音。

顧清歡也是極其淡定的開口,

“十分鐘後,我們樓下集合。”

在顧清歡的監督下,幾個網癮少年在十分鐘後全部穿戴整齊。

他們跟在顧清歡身後。

剛一走出小區,顧清歡就率先停了下來。

跟在後麵的幾個人來了個刹車追尾。

林修然上前一步,直覺告訴他,這個女人又要整出什麼幺蛾子。

“不是去俱樂部嗎?你停下乾什麼?”

顧清歡臉上露出有些危險的笑容,

“是去俱樂部,不過,不是往這邊走。”

顧清歡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剛纔剛纔自己來的方向,隨後手腕轉了一圈,指向了反方向,秀眉微微一挑。

“而是從這個方向去俱樂部。”

林修然看了一眼顧清歡手指的方向,又難以置信的看向她。

“我靠,你今天吃錯藥了吧,這個方向會繞很久。”

顧清歡收回手指,笑著開口,

“我知道啊,我剛纔查過了,繞一圈差不多四十分鐘的樣子。”

林修然聽到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知道你還讓我們往那邊走啊!”

“所以,你們跑步吧,跑步的話,二十分鐘就能到了。”

顧清對他的質疑充耳不聞,繼續不緊不慢地說著。

不過聽的人就不淡定了,就連一直沉默寡言的司徒燁也忍不住了,

“很熱。”

顧清歡“俱樂部有空調。”

安以陌抬頭看了一眼太陽,首次笑不出來了,

“太陽很曬。”

顧清歡“我這裡有防曬霜,你需要的話可以用。”

陳肖旭見隊員們都紛紛敗下陣來,隻好搬出必殺技,

“我們下午還要跟BK打訓練賽。”

誰知他的必殺技對顧清歡並冇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所以讓你們提前提神醒腦。”

林修然看著怎麼說都不為所動的顧清歡,忍不住吐槽,

“你是不是有病?”

“嗯,還無藥可救,怎麼?”

顧清歡此時的笑容讓人多少有點脊背一涼。

隻有原本以前在SR就經常鍛鍊的柯安冇有接話,隻是默默地轉身,就開始小跑起來。

“你們就是平時鍛鍊得太少,又經常熬夜,用這種方式可以增強你們的抵抗力。”

一個完善的俱樂部都會為選手配備健身房,隊員們除了每天的訓練之外,身體素質也必須要跟上,防止在比賽的時候出現疲勞狀態,或者精神不佳。

顧清歡昨天在俱樂部逛了一圈,發現他們並冇有設立健身的地方,纔想到用這種方法讓他們鍛鍊。

幾人也知道顧清歡是想讓他們鍛鍊,但是知道和讚同是兩碼事。

眼看著無論如何勸說都不管用,林修然隻能臨死前也要拉著顧清歡墊背。

“跑也行,你得跟著我們一起跑,你不跟著的話,說不定,過了這個拐角,我們就停了。”

顧清歡思考了片刻,讚同地點了點頭,

“有道理,冇問題,那我就陪著你們吧。”

林修然眼看著陰謀得逞,舔了舔嘴唇,轉身就開始吆喝隊員們,

“走嘍,跑步去俱樂部咯。”

不過林修然並冇有開心多久,因為,他總算知道了,為什麼剛纔顧清歡那麼爽快的就答應了他。

上午十點多,太陽的光線穿過雲層,投射在地麵上,溫度漸熱。

路上行人匆匆,但目光又忍不住被一群少年吸引。

隻見一群喪著臉的少年,步伐紊亂地在街邊跑著。

他們身後,還跟著一個騎著自行車,雲淡風輕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