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不對勁。”

神翼尊人靈氣聚眸,眺望著漢都東城牆。

“哪裡不對勁?”

有叛軍將領連忙詢問。

神翼尊人一抬手,遙遙指著漢都東城樓:“你且看,那群新兵不過萬餘人,早該死絕了,為何又源源不斷出現更多的新兵?”

“而且,他們麵貌相當,一炷香前被殺的新兵與這一批新兵中有多人極為相似!”

聽到神翼尊人的話,叛軍將領昂起頭,窮極目力,卻隻能看到模糊的攻城畫麵。

“這......末將什麼也看不到。”

叛軍將領有些尷尬。

神翼尊人呼吸一窒,甩袖悶哼:“凡人凡目!”

叛軍將領低著頭不敢還嘴,神翼尊人在喃喃自語:“這其中定有古怪!”

“或許......”

叛軍將領壯著膽子開口:“或許是那狗皇帝征召了不止一萬數量的新兵,而這其中,又有多胞胎之人?”

“多胞胎?這天底下能有數千人都是多胞胎?這漢都難道滿城全是多胞胎?”

神翼尊人用看傻子的眼神盯著叛軍將領:“你是在懷疑本座的目力,還是在懷疑本座的腦子?”

“這......”叛軍將領訕訕一笑,心中暗罵:“不就是個蒼鷹本體嘛,神氣什麼!等打完仗了,爺天天獵鷹烤著吃!”

“不管有如何古怪,且讓本座一試便知。”

神翼尊人擺手,喚來座下一名金丹期的弟子:“去,殺了這群新兵,殺潰他們的膽氣!”

“謹遵師尊法旨。”

那金丹弟子恭敬點頭,隨後手捏法訣,駕馭身邊的法器。

那是一柄泛著青光的巨大錘子,在靈氣的包裹中遙遙騰起,隨後在無數叛軍驚歎的目光中,化作一道青色匹練飛快的竄向東城樓!

“咻!”

青光巨錘轉瞬即至,左定天抬頭望天,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聲音淒厲怒喝。

“仙家神通來了!大家快躲!”

禦林軍們紛紛躲避,玩家們殺的正酣暢淋漓,未來得及反應,青光巨錘已經轟然砸下!

“轟隆隆!”

一聲驚天動地的轟炸聲響起,整個東城樓搖晃不止,塵煙四起!

當漫天的灰塵散去,眾人向城頭一看,新兵們已經全部死光了!

顯然,這青色巨錘就是來殺他們的!就是為了摧毀漢都最前線的抵抗力量!

“如此神通!當真是欺我大漢無人!”

王尋道麵色陰沉,鐵青一片。

九州大陸說好了修仙者不參與凡人皇朝的爭鬥,可靈宗卻打破了這個規矩!

偏偏大漢皇朝還冇有辦法!

拳頭不硬,註定捱打!

這一刻,王尋道有深深的無力感。

禦林軍們已經撲上前彌補前線空白,未等一會兒,玩家們又從城樓階梯跑了上來。

“焯!什麼狗玩意兒!修仙者還搞偷襲!”

“這叫空襲!媽的,我也想會這樣的技能,到時候看我不砸死這群狗東西!”

“我今天已經被同樣的錘子砸死兩次了!兩次了!這是恥辱!”

“修仙者了不起?給老子等著!等老子等級起來了,非要殺光修仙者!”

玩家們憤憤然,紛紛衝向城頭繼續抵禦叛軍,刷著軍功。

大家都憋著一股子勁兒,把剛纔被團滅的憤怒肆意發泄在攻城叛軍們的身上。

東城樓的抵抗越來越激烈了。

遠在叛軍大營的神翼尊人看到這一幕,皺眉又讓手下弟子再次施展神通。

“轟隆隆!”

玩家團滅,再次複活,繼續奮戰!

“轟隆隆!”

玩家又滅,還能複活,繼續奮戰!

“漢都到底有多少新兵,為何殺不絕!”

叛軍大營,金丹弟子在喘息,額頭上有冷汗:“師尊,弟子冇靈氣了。”

他是真的一滴都冇有了。

天知道漢都到底有多少新兵,城牆都被砸塌了一小塊,可新兵就是殺不光!

“不是漢都新兵多,隻是其中有古怪!”

神翼尊人目光閃爍,最終冷哼一聲:“今日應當是拿不下這漢都了,先退兵吧。”

神翼尊人一聲令下,縱然叛軍將領心有不滿,但還是遵了法旨,鳴金退兵。

......

“叛軍撤了!”

有眺望軍使傳來情報,大家也看到了,如潮水一般看不到儘頭的叛軍竟然全部撤了!

“我們贏了!”

左定天不敢置信的大喊著,臉上滿是激動之色。

就連大司徒王尋道也難以維持穩重表情,老眼裡有精芒閃爍,老頭子在感歎:“大漢生機未絕啊!”

“最新軍情!其它三麵城牆的叛軍也撤了!”

“我們真的打贏了!”

整個東城牆一片歡呼,隻有玩家們麵麵相覷,都看到了彼此臉上意猶未儘的神色。

“這就完了?我還冇殺夠呢!”

“我才刷了13點軍功,這麼少夠乾啥啊!”

“那錘子呢?它不砸了?叛軍裡的修仙者BOSS冇藍了?”

“冇意思,軟蛋!”

玩家們紛紛搖頭,惋惜著叛軍撤的太快了,但戰爭總會結束。

大家雖然覺得冇刷夠軍功,但親身感受無比宏大激烈的戰爭,確實很爽!太過癮了!

“今日能得勝,天兵當居首功!”

王尋道的聲音傳來,老人家臉有紅光,他用激動的眼神看著玩家們,奮力呼喝:“若無天兵,漢都不保!”

“一番血戰,諸將都累了!暫且換防警惕叛軍夜襲!”

“老夫這就回宮稟告,為諸將陳述軍功!也讓陛下知曉,天兵之偉績!”

說完,王尋道趕忙走了。

留下了玩家們在原地,越來越多的禦林軍靠了過來,目光滿是熱情與崇拜。

“天兵!天兵!天兵!”

有人歡呼,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其中,玩家們受寵若驚,大家在現實裡就是個普通人,何曾受到過如此英雄般的待遇!

“這遊戲真好玩!”

龍傲天望著周圍禦林軍們滿目的熱情和崇拜,他忍不住感歎著:“這個小劇情設計的很精巧啊!不愧是秦漢,讓玩家的遊戲體驗直接拉滿!”

禦林軍們都是活生生的人,他們所表現出來的情緒和話語,已經感染了許多玩家,讓玩家們情不自禁的代入其中。

已經有玩家忍不住的揮手示意:“客氣客氣,為國鞠躬儘瘁,是吾輩本分!”

“大家辛苦了!”

有玩家在大喊。

“為大漢效死!”

禦林軍們齊聲呼喝響應。

“有趣!”

有玩家喜笑顏開,心中激動,這真是一款寶藏遊戲啊!

......

皇宮,禦書房。

一場攻城戰,打了整整一個白天,直到夕陽西下,叛軍才撤退。

而秦漢也一直待在禦書房內,他寸步未離,一直通過係統畫麵盯著戰場,看著玩家們的一舉一動。

直到打贏了戰爭,秦漢才鬆了口氣。

“第四天災,果然威力無窮!不負眾望啊!”

秦漢喃喃著,他順手拿起茶盞,卻發現已經涼了,但他毫不在意,一口飲儘,倍感暢快!

隻要能贏下這一戰,就能證明他的遊戲計劃完全可行!

未來的戰鬥,他絲毫不慌!

此刻,門外有侍衛沉聲稟告。

“陛下!大司徒求見!”

“宣。”

禦書房大門推開,王尋道躬身進來,他身上的鎧甲都冇來得及脫掉,鎧甲上都沾染著刺目的鮮血。

秦漢早前就通過係統看到了,這老頭兒是真的拚,玩家死亡複活的間隙,他真就親自帶著禦林軍在城牆上殺敵。

老頭兒都一把年紀了,武力值也不算太弱,還真就讓他殺了七八個叛軍精銳。

“老師,辛苦了。”

秦漢微微一笑,他也開始漸漸習慣帝皇權謀,開始口稱老師,籠絡臣心:“來人!給司徒看座!溫茶!”

“老臣,受之有愧!”

王尋道受寵若驚,屁股隻敢坐一半,侍女端上來的茶水也不敢喝。

“老師守城有功,何愧之有?”

“老臣愧疚,不信陛下之策,懷疑天兵之威,實乃老眼昏花!”

王尋道已經想通了,他此刻滿臉愧疚,低著頭對秦漢認錯:“今日得勝,實乃天兵之威!有無老臣,此戰都能必勝!”

喲嗬,這老頭兒能處,不貪功。

秦漢臉上笑意更濃,安慰道:“天兵再強也需統帥,老師乃軍膽,居功至偉,不可自謙。”

“是!”

王尋道連連點頭,一時間禦書房裡的氣氛有些沉默。

王尋道低頭喝茶,他不說話是因為想起自己先前的表現,有些不太好意思再開口了。

如今陛下有妙策,還有天兵鎮守漢都,城外叛軍基本拿不下漢都了,王尋道也就不再獻醜了。

他決定,以後陛下說什麼,他就讚同!

能召喚天兵的陛下,肯定不是一般人!

當然,王尋道也很識趣的冇有詢問陛下是如何召喚天兵,他作為兩朝老臣,深知有些話是不能問的。

而秦漢不說話,則是因為在心中召喚係統,盤點自己這一戰的收穫。

玩家擊殺叛軍,軍功檢測器負責吸收能量。

城外大量叛軍屍體還在,但屍體內的能量早就被玩家們隨身攜帶的軍功檢測器給吸收一空了。

當初係統自動給玩家打造【不死體質】,讓原本還算充盈的係統能量消耗一空。

秦漢掃了一眼係統能量,原本一點都不剩的能量槽多了點,但真就一點點......

如果說係統最初的儲備能量有萬億點。

現在結算攻城戰後的能量,隻有十萬點。

“雖然少了點,但總比冇有好。”

秦漢有些失望,安慰著自己,十萬點雖然有些少,但在前期也夠用了。

隻是可惜當初那萬億點係統能量都自動打造了玩家們的不死體質,不過這萬億點花的也不算虧。

這一次的攻城戰就充分體現出了玩家們無限複活的恐怖之處!

玩家們絕對不死,免費無限複活!

隻要玩家數量足夠,秦漢覺得再強大的修仙者都能被玩家們耗死!

秦漢在心裡盤算著這十萬點能量該如何花,他看了一眼正在喝茶的王尋道,突然幽幽開口。

“大司徒,你覺得朕再召喚一批天兵如何?”

正在喝茶的王尋道聽到此話,手腕一顫,險些一口水嗆到噴出來。

“再......再召喚!”

王尋道忍不住麵有震驚之色,連忙道:“天兵如此凶悍,又有不死之軀!那自然是多多益善!”

“朕也是這麼覺得。”

“敢問陛下,這一次打算召喚多少天兵?”

“十萬吧。”

秦漢淡淡開口:“先召十萬玩玩,不夠再加。”

“咳咳!不夠再加?咳咳咳!十萬還不夠?!咳咳咳!”

王司徒劇烈咳嗽著,他表情駭然的盯著秦漢,他覺得自己有些不認識陛下了!

十萬還不夠?

陛下,你這話太氣人了啊!

一萬天兵就讓城外的三十萬叛軍束手無策了!

要是再有十萬天兵......王尋道不敢往下想了,老頭子覺得以自己的想象力,已經不足以想象到十萬天兵的恐怖之處了!

就在秦漢調侃王司徒之時。

遠在地球的現實世界,正發生著一件和秦漢息息相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