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陣地,韓羅生望著一千米外的周衛國,如今周衛國已經率領一連摸到了,05陣地對麵的天蟒帝國陣地,這天蟒帝國陣地,現在還剩下一個大隊,但實際上可以戰鬥的隻有一箇中隊左右。

因為有很多都是傷殘的天蟒帝國,與其說這是一個陣地,倒不如說是一個臨時的戰地醫院。

這個大隊的隊長抽著櫻花牌的香菸,手裡拿著一張照片,這照片上是他貌美如花的小姨子,他已經覬覦這個小姨子很久了。

“大隊長,那是什麼?”

大隊長一旁的佐官指了指天空飛來的榴彈炮。“納尼?”

“四發齊發,炮擊敵軍陣地。”

韓羅生對著臨時被任命的炮兵連連長楊誌華,這楊誌華的名字,讓韓羅生想起前世看的一部比較經典的抗擊小日子過得不錯的電視劇,炮神裡麵的主角。

榴彈炮落入05針對對麵的天蟒帝國陣地中,這天蟒帝國的士兵就被炸懵了,大隊長直接被當場炸死,這周衛國原本就與韓羅生約定好,炮火停止後,就即刻進攻。

“吹衝鋒號。”

周衛國對著身邊的號兵說道,這號兵冇有遲疑,直接吹響衝鋒號,這一連的戰士,直接衝了上去。

這李雲龍率領的二連,也悄咪咪的摸上天蟒帝國的炮兵陣地,這李雲龍拿出望遠鏡觀察這炮兵陣地的情況,這一觀察,他就笑出了聲,這炮兵陣地的步兵隻有一個小隊,而且現在這小隊的天蟒帝國的戰士,正在慵懶的躺著。

“轟隆~”

榴彈炮爆炸的聲音傳來,引起這炮兵陣地小隊的警覺,他們扛起槍,準備起身檢視情況,這時李雲龍對著張大彪喊道。

“讓全連上刺刀。”

李雲龍一馬當先,上好刺刀,對著二連的戰士喊道。“狹路相逢勇者勝,吹衝鋒號。”

李雲龍隨著二連的戰士,順著山坡跑了下去,對著天蟒帝國炮兵陣地的那小隊人衝刺。

與周衛國和李雲龍這邊打的如火如荼不同,這趙剛的三連,丁偉的四連,孔捷的六連,全都撲了一個空。

這趙剛帶領的三連,在原本週衛國圈畫的一號疑似天蟒帝國先遣37師團指揮部,發現了被人遺棄的營帳,想必這原本的指揮部已經隨著戰事的推進,已經向前移動了。

而丁偉的四連和孔捷的六連,趕到那二號標註點,四號標註點,這兩個地方,甚至連被人駐紮的痕跡都冇有,但是這楚雲飛卻不同。

“連長,我們這是發財了啊!”

楚雲飛一旁的初級戰士興奮的喊道,這楚雲龍率領的五連,來到這三號標註點,發現這三號標註點就是一個指揮部,而且這很有可能是先遣37師團的指揮部。

因為這裡光護衛指揮部的天蟒帝國士兵,就足足兩個大隊,而且這楚雲飛在這裡發現了疑似坦克的東西,隻是這個坦克如今十分的簡陋,若不是仔細觀看,或許以為這個鐵箱子。

“通訊兵,給營長傳信。”

楚雲飛冇有輕舉妄動,對著身後的通訊兵喊道。

而楚雲飛眼前的三號標註點,確實是先遣37師團的指揮部,而小河則道如今就在這指揮部中。

“師團長,這關西軍第106旅傳來好訊息。”

先遣37師師團長小河則道盯著建寧的地圖,陷入了沉思,這正麵的天龍帝國新編三師的拚死抵抗,讓這先遣第37師到如今還是冇有任何進展,甚至半個小時前攻占的幾個陣地,都被重新奪了回去。

“念!!!”

小河則道聽到這關西軍那邊傳來好訊息,心裡不禁有些失落 ,畢竟這在天蟒帝國的軍隊行列之中,這關西軍屬於預備役,是由新政前的老兵改編而來的,因此實力根本無法與小河則道這些人率領的先遣師團相提並論。

“今日上午十時三十六分,關西軍第106旅攻占建寧西門,敵預備旅撤退城內。”

小河則道的副官緩緩說出電報上的內容。

“轟隆~”

這時小河則道聽到了榴彈炮爆炸傳來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

小河則道一臉疑惑,這時軍營帳外跑來一個聯隊長,對著小河則道敬了一個軍禮。

“師團長,村上小隊長請求援軍。”

這名聯隊長說完,這小河則道更是懵逼,這村上的小隊目前駐守在34陣地,也就是周衛國一連攻擊的地方。

“怎麼回事?”

“報告師團長,今日上午九時五十六分,這02高地的天龍帝國士兵,突襲我34陣地,這02高地上還有重炮,對我34陣地上的將士造成了巨大是損失。”

這聯隊長這時說著話,小河則道冇有遲疑,立刻下令。

“河道聯隊長,你率領一個大隊的士兵,立刻去馳援村上。”

這河道聯隊長聽到小河則道的命令,對著小河則道敬禮,然後喊道。“嗨!!!”

“給前線的先遣4旅團長河道難行和先遣6旅團長小牧澤野發電報,務必在兩個小時內拿下建寧城前的所有陣地,不然就切腹自儘。”

小河則道不甘落後於那雜牌軍關西軍第106旅。

這時韓羅生對著天蟒帝國34陣地往前,這天蟒帝國士兵的戰鬥力,不得不說,十分的強大,讓周衛國的一連損失了不少戰士,冇有拿下,最後這韓羅生命令周衛國的一連撤了下來。

然後,命令榴彈炮連,對著34陣地,實行炮火覆蓋式攻擊,這讓34陣地這個小丘陵,直接被炸平了。

但是,這讓榴彈炮連的炮彈也損失了二十七發,這榴彈炮的炮火停止後,這周衛國率領的一連,直接上前去打掃戰場了。

而現在的李雲龍可是春風得意,他嘴裡叼著櫻花牌香菸,聽著張大彪彙報。

“連長,我們這次可賺大發了,十六門06炮,還有七門01重炮,一門都冇有折損。”

這張大彪清點了一下繳獲的炮火數目,然後跑了過來對著李雲龍敬了一個軍禮,然後說道。

“這天蟒娘們,還真漂亮。”

李雲龍心裡也是樂開了花,對著香菸上,一個穿著明服,手持櫻花的天蟒女人說道。

“張大彪,好好乾,以後給你小子弄一個。”

李雲龍抽出一支香菸,遞給張大彪,這張大彪伸手要拿一整盒。

“去去去。”

李雲龍擺了擺手,這張大彪說。“連長,我張大彪不要那天蟒女人,我拿一個天蟒女人,跟你換一包煙。”

“嘿,你小子,還跟我做起買賣了。”

“連長,營長找你前去。”

這時,韓羅生手下的傳令兵跑了過來,這楚雲飛發現先遣37師指揮部的訊息,這韓羅生已經知曉,這準備將李雲龍召回去,打下那指揮部成本太大了,這韓羅生準備直接來一個炮火覆蓋,送這夥天蟒帝國的人上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