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十餘丈的巨大坑洞顯現在眾人麵前,其中還能看到許多四碎的衣物和法器碎片,還有數隻斷臂殘神的妖魔躺在其中。

其餘陣內的修士見狀,許多年老修士臉上決然之色閃過,紛紛起身飛身上前。

陣內有些年輕修士想要追隨眾人,被那些年老修士製止。

這些年輕修士看著這些年老修士前赴後繼的衝向敵陣,為眾人爭取一絲生機臉上帶著敬仰、悲傷、難過的神情。

一道道明亮的光亮和轟鳴之聲傳來。

此時的李建元見狀,不顧臣子的阻攔,身上明黃色閃過,身形膨脹三分,手持一杆閃著光華的長槍向陣前妖魔而去。

一些將領想要率領士卒向前,但被身旁的一位年老統帥一劍重重的拍打在身上。

這名年老將領想著剛纔乾皇所說之話,知曉他們這些凡人向前隻是為敵人做了資糧,臉色羞憤的重重的捶打在地上。

就這樣,這群年老修士,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為眾修士爭取了一線生機。

這會功夫,陣內的剩餘修士已經恢複了些許傷勢,陣外的寧濤耳邊聽到左都的傳音,手腳動作淩厲幾分,將身旁妖魔迫開,拉上不遠處的李建元撤離戰團。

隨著兩人脫離戰團,數百道連綿雷霆從空中落下,將滿目瘡痍的大地映照的一片銀白。

而血煞之中,眾鬼正在瘋狂的吞噬自願獻身的大乾士卒陰魂,此時的眾鬼模樣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

先前虛幻的身體已經十分凝實,一身血色盔甲顯示著不凡。

在這雷霆落下的功夫,數千一身血色盔甲的陰兵在一十三隻身形變大的鬼物帶領下,也開始發起了衝鋒。

隨著有一道冇一道的雷霆落下,優勢的天平開始向修士一方傾斜。

隻是這時,一股血氣衝出,疾馳著向戰場而來,然後化作一道道血色流光墜入剩餘的妖魔體內。

這些妖魔在血光的注入之後,猶如打了雞血,渾身脹大幾分,開始發狠,將這群鬼物打的節節敗退。

見到此狀的寧濤好似歎息一聲,口中輕語,片刻之後,手中法決掐動,隻見無數鬼物猶如如燕歸巢紛紛投入寧濤手下的十三隻鬼物之中。

一會功夫便消失不見,此時的十三隻鬼物,一身血色鬼甲,上麵鏤刻著先前的大乾軍隊模樣,猶如實物。

在寧濤的催動下,開始反擊這些妖魔。

有了這些陰魂的相助,此時的十三隻鬼物早已超脫凡俗,一身修為如果不是規則限製,早已化為金丹鬼將。

在殺向妖魔之後,猶如狼入羊群,妖魔紛紛被斬殺吞噬。

半個時辰過後,這片戰場除了十三隻巨大鬼物,早已冇了妖魔蹤影。

就在這時,那名妖異的血袍青年拍打著手掌,在數裡之外輕聲說道。

聲音穿過戰場,傳到每個人的耳邊。

“不錯不錯,看來本座這次還拿不下你們了。”

說罷此話,對著寧濤說道。

“你很不錯,本座記住你了。”

說罷此話,便輕揮手掌,血色閃過,一道氤氳裂縫顯在原地,隨後直接投身進入不見蹤影。

此時的眾人呆呆的看著眼前景象,隨著一聲歡呼,紛紛回過神來,跟隨者發出歡呼之聲。

隨著這聲歡呼,外界明鏡香所形成的的小小雲海驟然開始向下。

隨著寧濤的呼吸進入其體內。

緊接著,幻境中的寧濤回過神來,被塵封的記憶進入腦海。

微微歎息一聲,召回鬼物閉上眼睛。

隻見片片空間猶如鏡麵碎裂,眨眼間化為灰灰。

......

遙遠的神秘空間之中,一道血色身形驟然投入一團黑氣之中,片刻後從中傳出一聲“有趣。”

......

此時的藥王宗中,巨大的元氣旋渦,驟然的加快幾分轉動,一道由天地元氣組成的巨大光柱,從旋渦中心貫穿而下,直入寧濤洞府之中,耀眼的光芒,讓整個天空變得明亮。

半個時辰後,天空中的元氣旋渦慢慢縮小消散,天空中這才變成先前的蔚藍模樣,絲毫不見剛纔的神異景象。

此時彙聚在附近的修士看到此等情形,都知道寧濤這金丹算是成了。

洞府之中,寧濤丹田之內,本來透明的晶體狀圓球在天地元氣的灌注下,愈發圓潤,淡淡的青紅之色顯現。

隨著天地元氣的灌注,沉浮在寧濤丹田內的兩道神通種子開始受到金丹吸引。

兩道神秘符文慢慢顯現在其上,正是焚身心焰和五鬼搬運術這兩門神通種子。

就在這時,一直毫無動靜的神秘玉佩突然化作一道流光鑽進寧濤的丹田之中。

進入丹田的小玉佩由小變大,化為寧濤初見時的那個石台模樣,停留在金丹之下,將金丹托起,說不出的神異。

寧濤將神念刺入,直接被其反彈開來,看著上麵縈繞的漆黑色的氣息,嘗試觸碰,一碰之下連忙撤回神念。

淨室內,此時的寧濤一臉古怪,冇想到自己進階金丹之後,這小玉佩中沉積的丹毒竟然是有一種躍躍欲出的情形。

看來等到此間事了,就可以著手準備煉製一件毒道法寶,將這丹毒引出了。

不過這件事倒是好事,起碼將這丹毒引出之後,自己又可以像以往那樣靠丹藥堆積修為了。

想過此時,寧濤翻手取出一精緻玉瓶,倒出一顆鴿子蛋大小的丹藥,捏在手中。

微微一笑,自言自語道。

“看來這明鏡丹倒是多餘了。”

......

月餘後,一身法力圓潤的寧濤並未直接出關,而是開始了練體方麵的突破。

有了突破金丹的經驗,此時突破猶如飲水,隻不過不同於練氣,練體的第三境界成為血元境,此境界要做的便是將一身元力與血液真正融合。

至於下一境界,所要做的便是將元力彙聚成一元力舍利,存在腦海之中,為下一境界神元境做準備。

想到此處,寧濤翻手取出一顆血紅色,名為融元丹的丹藥服下。

數月之後,因為已經度過一次心魔劫的原因,這一次練體方麵的突破並冇有劫數。

在寧濤一身的灰色元力與全身血液相融之後,一道巨大的靈氣旋渦再次在天空彙聚。

此時天星城、天星峰之上,一位中年男子見狀,手中陣盤催動,大股的靈氣從地脈中抽離,開始向寧濤所在彙聚。

......

突破到血元境的寧濤,還未來得及喜悅,突然,心臟中的黑色血滴好似受到召喚,散發著一陣陣的黑色波紋。

而此時寧濤的心臟也受到了影響,跳動速度驟然增加,猶如密集的鼓點。

寧濤還來不及做出反應,便化作一隻兩丈有餘的黑猿,一股痛徹心扉的感覺顯現。

肋下的兩個鼓包開始瘋狂蠕動,片刻之後,兩隻巨大的胳膊鑽了出來。

滿頭大汗的寧濤忍不住發出陣陣猶如野獸般的嘶鳴。

痛,實在太痛了,腦海僅存著這個念頭的寧濤向前一趴,便暈了過去。

......

此時,無數光年外的一處神秘空間,無底的深淵,無數根巨大的灰色鎖鏈深入其中。

一神秘金色身影好似察覺到了什麼,睜開雙眸,口中喃喃自語道。

“又開始了嗎,不知道這次又能到哪一步。”

說罷便閉上了眼睛,不再言語。

隻剩下無數鎖鏈的晃動顯示著不同尋常。

......

月餘之後,洞府之內,寧濤手中拿著血魂幡,看著裡麵與心魔境中形象無二的鬼物,眉頭緊皺。

......

數月之後,此時離閉關之初已過了三年,打開塵封的洞府禁止,守在不遠處的一名練氣期弟子連忙上前,行禮道:“寧長老。”

寧濤聞言一愣,隨即莞爾。

.....

這三年來,在寧濤等人閉關不久,雙方爆發了一場曠世大戰,雖然冇有元嬰期修身隕落,但是金丹修士就隕落數十,築基練氣修士更是不計其數。

反觀蠻族那邊,隕落之人也是不計其數。

隻不過這次的蠻族並未直接撤走,而是在怒江南側數百裡處留下了許多修士。

這也導致蜀州修仙界不敢大舉撤離,留下了許多修士。

也正因為如此,雙方在這萬裡相隔的空曠地帶衝突加劇,每日都有小戰爆發。

......

藥王宗,駐天星城駐地,楊峰、楊鬆、陳冰清、耿靈兒五人在楊峰的小院相聚。

此時的楊鬆雖是閉關比寧濤晚,但此時也已是達到金丹修為。

“寧兄,恭喜了,冇想到你竟然法體兩麵同時突破,這可是讓宗門很多修士驚歎不以,很多小輩弟子可是以你為目標啊。”

“楊兄哪裡話,這不是還是被你趕在前麵了嗎?”

“嘻嘻,你們兩個彆互相吹捧了,看的我和清姐姐好不自在。”

“就是,你們兩個師弟都已經進階金丹了,你這讓我們這些修道比你們早的臉往哪擱,你說是不是,楊峰。”

正飲著茶水的楊峰聞言,噗的一聲,差點冇將茶水噴出去,心想果然還是扯到了自己身上。

楊峰這些年也許是因為寧濤這個師弟給自己壓力太大,修為也是突飛猛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