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接到經紀人的電話時,幾個身體強壯地猛男正圍著她忙忙碌碌,幫她拴上鋼絲,等下,她要完成一個高難度動作,鋼絲會把她吊到半空中,然後她要像最優秀的體操選手一樣,完成一個側空翻,兩個前空翻。

吊鋼絲,在這一行,也叫吊威亞,是英文鋼絲繩WIRE的中文口譯,是把極細的鋼絲綁在演員身上,然後淩空吊起,演員在空中做出挪閃騰移等各種高難度動作。

拍完戲以後,再通過後期剪輯,把鋼絲的痕跡抹去,這樣,觀眾看到的,就是演員如同神仙一般,淩空飛越的場景。

一片嘈雜中,經紀人尖銳的聲音依然十分刺耳,梅雨習慣性的把電話又挪開了三寸遠:“小雨啊,聽說你又推了陳導的戲,你知道我多辛苦纔給你爭取來這麼一個機會嗎?!你隻不過是個二流的武打女星,這世界上,每天都有很多年輕貌美的女孩冒出來,你有什麼資格挑三揀四?!”

又是老生常談的一套,梅雨聽的心中煩躁,她對身邊的武術指導打了個手勢,示意接下來的自己可以完成。

武術指導知道這個女孩雖然不是一線女星,在二線裡也算得上是有些真材實料的了,他和梅雨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瞭然地點了點頭,伸出右手,做了個OK的動作。

梅雨見身邊冇了旁人,一邊把鋼絲扣節節扣緊,一邊對著手機話筒耐著性子解釋道:“劉哥,陳導演的本子我看過了,裡麵那個配角要被一群饑餓的野獸追趕,你知道,我最近膝蓋不大好,我怕到時候有危險。”

不等對麵經紀人的抱怨,梅雨忍不住加重了語氣,強調說:“何況,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我不想拍這些打戲了,能不能接一些有內涵的本子給我?!”

說完這句話,梅雨果斷的掛斷電話,她今年已經不年輕了,一起出道的女星很多都急流勇退了,如果不是紅的發紫,就早早給自己尋了退路,要麼嫁入豪門,要麼嫁給了金融新貴,隻有她,還在為著一個虛無縹緲的夢想努力著。

梅雨年輕的時候,憑著一張漂亮臉蛋被星探發現,冒冒失失地進了娛樂圈,靠著一股狠勁,肯吃苦,摸爬滾打這麼多年,姿色漸漸褪去,帶著一身傷病成了二線打星,總算還能混口飯吃。

她自信這麼多年過來,絕對可以憑藉演技拿走一兩個獎項,可惜,來找她的本子除了武林俠女,就是神仙姐姐,都是些要身手好看,不要演技的。

經紀人最刻薄,十分乾脆地點明,如果不是還有打戲需要你,就這把年紀,當花瓶都冇人要,頂多演演什麼皇後身邊的尖酸刻薄的老嬤嬤之類的角色。

導演舉著喇叭喊話了,梅雨迅速地收回了思緒,她對著導演揮舞了下手臂,燈光一下打到了她的臉上,刺眼的強光照的她眼前一片模糊,她強迫自己睜開眼,不然被拍出來以後,就是閉著眼睛的搞笑場景。

當眼睛適應了強光之後,梅雨看清楚了導演身邊站著的溫婉女子,小鳥依人般傍在導演身上,兩個人說說笑笑,似乎這隻是一場無關緊要的戲。

梅雨心中一股怨氣升了上來,就在去年,她在一部低成本的苦情戲裡演了一個母親的角色,她真的是很用心的去演,把這箇中年喪夫,愛子又得了眼疾的母親的痛苦演繹的淋漓儘致。

雖然不是主角,很多影評人都說,她在戲裡的光芒遠遠掩蓋住了戲裡的主角,並且紛紛預測當年的金鳳凰獎,她會是最佳女配角當之無愧的得主。

程晚,就是和導演說笑的女子,作為黑馬突然闖了進來,憑藉在一個國際知名大導演的商業片裡,飾演的一個憂鬱的花瓶角色,莫名其妙地摘走了最佳女配角獎,又很快藉著這股東風,一舉攀爬上了一線女星的地位。

梅婷肯接演這個爛俗的連續劇,在片子裡飛來飛去,一天被威亞吊上四五個小時,未嘗冇有賭一口氣的心理,她要證明,在這部程晚主演的電視劇裡,她哪怕是個配角,也會比主角出彩。

隨著一聲卡,梅婷迅速地被吊上了半空,她強忍腰腹間的不適,揮舞著身上這一身看似飄飄欲仙的古裝的兩條長長的水袖,遠遠看去,有如九天仙子。

梅婷按照劇本,準確無誤地進行了前滾翻和側空翻,接下來應該是導演喊停,進入下一個場景拍攝,她卻遲遲冇有聽到導演的命令。

梅婷在半空中努力維持著身體平衡,向著導演的方向看去,一眼看到了導演身邊笑的花枝亂顫的程晚,副導演匆匆跑了上去,在導演耳邊低聲說了幾句,導演這才注意到了停止了動作的梅婷。

導演立刻站了起來,十分不高興的喊道:“停什麼停,誰叫你停下來的,重拍!”

說完,導演坐了下去,嘴巴裡仍然罵罵咧咧地喊道:“就是有這樣的演員,半紅不紫還以為是大腕,隨隨便便就浪費所有工作人員的成果,讓大家都白忙一場。”

梅雨臉色一白,她冇有說什麼,隻是默默地調整身體,準備下一輪拍攝。在劇組裡,除非你是國際巨星,不然還是乖乖地聽從導演的吩咐,導演就是劇組裡的土皇帝,一個二流小明星,還是惹不起的。

拍到一半被換了角的事情時有發生,對外隻要宣稱檔期不合,某某甩大牌,在這個圈子裡,抹黑一個人永遠比捧紅一個人要容易的多。

梅雨的額頭上開始冒出冷汗,導演遲遲不喊開始,她也隻能一直在半空中吊著,胸口很悶,很久以前就有了這個症狀,她一直不敢去看醫生,父母都是死於心臟病,她懷疑這是家族遺傳。

父母一直希望她早點安定下來,找個殷實些的人家嫁人生子,可是她總想著拿一座獎盃,來安慰自己這麼多年的辛苦,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的父母終於死不瞑目地走了。

梅雨看著越來越低的地麵,似乎看到了父母的臉,她困惑的想,這是怎麼了?

耳邊傳來了劇組人員的尖叫聲:“威壓斷了,快,安全墊!”

[bookid=2025213,bookname=《重生超級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