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禮物

幾個妹妹扭扭捏捏。最後把曉菊推了出來,小美人頗為羞怯,長長的睫毛刷了刷,小聲道:“姐姐,咱們還要聽故事。”

竹眼睛眨都不眨的斷然回絕:“冇有。”

小美人一愣,似是冇有想到會被拒絕的如此乾脆徹底,麵上露出悲慼之色,潸然欲泣,菊和雙胞胎忙軟聲哄著,雙胞胎一個道:“姐姐在嚇你呢。”另外一個接道:“姐姐如此疼咱們,怎麼會不答應?”菊則是義正言辭地道:“姐姐被罰,自當聽命於咱們。”

竹冷眼旁觀,出聲指點道:“八妹若是換上男裝,還真象極了爹爹。”

姐妹們的幾分道行,彼此心知肚明,菊等人立刻挺直了身體,一言不發的看著她,尤其是菊,擼起袖,大有一言不合武力壓迫的架勢。

梅和蘭在一旁看的一頭霧水,對望一眼。蘭忍不住出聲道:“妹妹們這是唱的哪一齣?”

雙胞胎嘰嘰喳喳,你一言我一語地把那《西遊記》講給了兩個姐姐聽,講到精彩處,更是親自扮演,一個道:“大聖,給小老兒個麵,把這金丹吃了罷?”另外一個道:“大聖,這千年一熟的蟠桃,請您多嘗幾個罷。”

一旁的曉菊適時地客串起齊天大聖,正氣凜然地道:“吾,不吃不吃就不吃,爾等想藉此機會把吾壓到那五指山下,休要癡心妄想了。”

一旁的菊妙語補充道:“若是有那嫦娥妹妹,女兒國女王姐姐,觀音姑姑,還可以考慮考慮。”

曉菊一雙大眼睛滴溜溜地轉了轉,咬了咬食指,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這一刻,卻像是孫悟空和豬八戒合體了一般,一個神通廣大的色豬誕生了。

竹聽得啼笑皆非,幾個妹妹改編能力也忒強了,能改到麵目全非也真是不容易啊,不容易。

一旁的蘭被她們逗的花枝亂顫,梅也扶著腰,笑個不停,蘭笑道:“你們三姐就是這麼講給你們聽的麼?”

雙胞胎撅起小嘴。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道:“正是如此,分毫不差。”

分毫不差……

竹心道,再給你們講下去,怕這漫天神佛就剩下孫悟空一猴了,額,為了積點德,還是就此閉嘴罷。

竹打定主意,一口咬死,那《西遊記》不過是偶爾從一話本上所讀,話本早已經不知丟到何處去了,幾個妹妹不依不饒地鬨了半天,兩個姐姐也跟著湊趣,竹冇法,隻好開口又講了一段:

“有一戶人家,還算薄有家產,主母喜歡上了兒的教書先生,人又十分靦腆,隻寫在紙上記下些相思之情,卻被她相公發現,認為她不守婦道。又懷疑這兒也不是他親生。”

竹見姐妹們聽的聚精會神,心裡偷笑,故意壓低了聲音,接著道:“那教書先生的娘剛巧要臨盆,先生心十分歡喜,一心想著回家,因發現那個學生已經幾日未來上學,便去他家尋他,路上碰到那懷疑娘出牆的老爺,手提一個血淋淋的肉團,對他說‘你去哪裡?!這是你兒,你母親已經下去了,你還是趕緊去陪她罷!’話罷,一斧劈下,那教書先生卻是躲了過去……”

雙胞胎的尖叫打斷了竹的講述,菊一臉慘白躲到了梅身後,梅尚算鎮定,那臉色亦是煞白,蘭一旁緊攥著她的手,曉菊不耐地拽住了失控的雙胞胎,興致盎然地向竹問道:“後來呢?”

立刻便有兩雙手,一雙捂緊了曉菊的嘴巴,一雙捂緊了竹的嘴巴,雙胞胎急的要哭出來了,哽嚥著道:“不許講了,不許講了。”

竹被捂住了嘴巴,滿眼是笑,連連點頭應了,心道。可算擺脫這幫粘人精了。

安撫了飽受驚嚇的雙胞胎,閃躲著一旁忽閃著大眼睛看她的曉菊,竹一屁股坐下,倒了杯茶水給自己,這一天真是太刺激了。

梅對蘭低低吩咐了一聲,蘭笑著應了,出去前撇了竹一眼,竹一哆嗦,心道,阿彌陀佛,弟知錯了,再也不讓孫悟空搶您的風頭了,饒了弟罷。

片刻後,蘭迴轉了來,手裡捧著一個托盤,托盤上一物鮮紅似火,竹等人的視線不由自主地被吸引過去。

蘭把托盤放在了竹麵前,梅輕聲道:“月二十,便是三妹生辰,姐姐今日過來,順便把禮物也一併帶來了。”

竹凝神看去,見那托盤上之物紅的跳脫飛揚,似有一把火在熊熊燃燒。冇有絲毫熱度,卻覺得那烈火會灼傷自己,目眩神搖!

梅似對姐妹們的表情習以為常,微微一笑道:“這是你姐夫昔日領兵在外時,在北楚的冰山打到的一隻火狐,據說當時追這隻火狐時,雪山上便像是起了一道山火,從東到西,燒了整個山脊。”

竹顫抖著手摸著那狐毛,預想的灼燒之感並未出現,入手一片溫暖。柔若無物,抖起,原來是一件無袖的坎肩,紅彤彤地惹人愛,像是五月的櫻桃,又像是新摘的草莓。

幾個姐妹湊上前,輕輕撫摸,竹心愛極,緊摟在懷裡,一雙眼輕飄飄地看向梅,小心翼翼地問道:“姐姐,真要送給我麼?”

梅頗有些戀戀不捨地摸了又摸,方道:“假的,趕緊還我罷。”

竹嘿嘿地笑了一聲,摟的更緊,雙胞胎立刻道:“輕點,彆揉壞了。”“我們還要借來穿呢。”

竹撇了她們一眼,陰森森地道:“那教書先生躲過了這一劈,到了那學生家裡,卻見那家主母和那個學生都已經死去多時,腸流滿地……”

梅一巴掌拍在竹腦後,硬生生打斷了她,菊上前堵住她的嘴巴,蘭抓住她雙手,終是欺負妹妹太過,引起公憤了。

雙胞胎得意地從她懷裡抽走火狐坎肩,還不忘做個鬼臉,曉菊忽遠忽近的聲音響起:“兒~啊~,你在哪裡?”

雙胞胎“嗷~”地一聲躲到了梅身後,曉菊從她們手裡抽出坎肩,塞回竹懷,一雙眼睛亮晶晶,興奮地道:“後來呢,腸流滿地後來呢?”

竹看看曉菊,再看看懷裡紅的似血的火狐坎肩,突然覺得滲的慌,唔。做人果然不可太自私,打定了主意,尋個由頭便把這坎肩拿給雙胞胎玩去。

蘭放開竹,伸出手摸了摸這火狐坎肩,亦是一臉喜愛,笑道:“二姐冇有大姐出手這麼大方,隻在臨江閣預訂了一桌席麵。”

雙胞胎親親密密地膩了過來,眉飛色舞地道:“好姐姐,會帶我們一起去耍罷?”

竹哭笑不得的看著這兩個活寶,如何說得出個不字,暗忖,這兩個寶貝蛋將來會嫁何人……猛地想到正事,她拉過菊的手,道:“四妹,既然如此,隻要你嫁過去,便不算是抗旨了。”

又看了看雙胞胎和曉菊,竹認真道:“嫁過去以後,若是過的不順心,那便自求和離,你們就算嫁出去,也依然是家的女兒。”

梅和蘭俱是一震,齊齊抬頭看來,見竹一臉的風淡雲輕,方纔所言天經地義一般,和離?!未嫁先言和離,自古未曾有之,真是胡鬨!

梅正要發作,蘭一把抓住她的手,明玉一樣的眼睛閃閃發亮,激動地道:“姐姐,三妹說的對,家的女兒,嫁了人還是一樣姓!”

梅一雙美目向幾個妹妹一一望去,竹沉靜,菊跳脫,曉蘭和曉竹古靈精怪,曉菊聰穎,最後看向大妹蘭,明豔動人,玲瓏八麵,這一屋的寶貝,每一個都是她的心尖肉。

梅緩緩地點了點頭,斷言道:“不錯,隻要你們幸福安康,姐姐們便無所顧忌。”

家四女被聖旨賜婚之事很快便傳的沸沸揚揚,剛剛嫁出去的五女亦得了聖上親筆題字,家一時風頭無兩,便連徐家也蓋了過去,京但凡有兒的紛紛打探這家還有幾個女兒冇有訂親。

洛一雙薄唇緊抿,獨坐已有半日,聞得敲門聲,頭也不抬地道:“霍三麼?”

門一開一關間,一股涼風吹過,洛知霍三已經進來了,他仰頭望天,風淡雲輕地道:“此事不成,我就回去,此生不近女色。”

霍三一凜,忙把府最新的訊息報了出來,“少爺,那徐祈元已求得聖旨賜婚,年後便要與家四小姐成親了。”

洛猛地回頭,灼灼地盯著霍三,連聲追問:“你說的可是真的?那徐祈元要娶家老四了??”

霍三十分肯定地道:“是。”

洛臉頰上映出幾分桃紅,瑰麗奇魅,喃喃道:“那便不用搶她回去了,你說,若我再去求老爺,可否明媒正娶?”

霍三忍不住道:“少爺直接搶了便是,為何老是想著明媒正娶?”

洛低歎一聲,輕輕道:“我憐她,重她,不願她受半分委屈,也隻有明媒正娶,八抬大轎才配得上她。”

握緊拳頭,洛一張臉上神采飛揚,桃花正盛,豔光裡又透著少年的英氣逼人,讓人不能直視,已是誌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