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竹立時明白,她錯了,她低估了文菊對她的感情,若她不以這種方式摻和進去,好生勸導,那徐祈元第一次上門提親時便會被文菊擋回去,文章定然不忍逆了文菊心意。

現在文菊為了保護她,真個會掙個魚死網破,文竹心中燃起了熊熊烈火,好一個徐祈元,扮豬吃老虎,她一番謀劃,卻全為徐草包做了嫁衣,還把妹妹搭了進去,徐草包真是下了一手好棋!

轉瞬間,文竹心中閃過了數個念頭,電光火石間,文竹驀地明白,她確實敗了,她敗在不如徐祈元瞭解遊戲規則,隻因遊戲裡有個無敵的存在,誰掌握了它,誰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皇權!

皇權至高無上,淩駕一切世俗權利之上,向來君無戲言,抗旨者,殺!不能抗旨,便已經輸了,無論如何,文家都要有一個女兒嫁入徐家。

一陣劇烈搖動把沉浸在思緒中的文竹驚醒,原來文菊見她久久冇有反應,伸出手來扳住她的肩一陣亂搖。

文菊低下頭,看著她的眼睛,慢慢道:“姐姐休要擔心,待我嫁過去,再好生修理修理那徐草包。”

抿唇一笑,露出兩排小白牙,文菊又道:“待我寫封信給大姐夫。”

立即有人應道:“寫信給你姐夫作甚?”

眾姐妹抬頭一望,見文蘭攙著大腹便便的文梅,兩個人俏生生地立在門邊。

文章先是一喜,接著想到某事,一哆嗦,立刻哈哈一笑道:“你們幾個姐妹好久冇見,定是要好生親近親近,爹爹我就不奉陪了。”

話罷,撒腿就走,看也不看文梅一眼。

幾個小的麵麵相覷,以前大姐回來,爹爹死皮賴臉地非要留下,今日怎地如此自覺?

文蘭假意嗔道:“以前每次回家,妹妹們都立刻迎了上來,今日裡怎地如此靦腆?姐姐真傷心。”

文竹等人麵色大變,老爹真狡猾,怎麼把這個茬忘了,姐妹幾人被強裹小腳之事,是,是一直瞞著文梅的啊啊啊。

文梅立刻看出妹妹們表情不對,掃了幾眼,臉色一變,怒目圓睜,指著雙胞胎的腳喝道:“你們的腳怎麼回事?”

笑意盈盈的文蘭亦是一僵,板起臉來,也是一副當家主母的做派,小心翼翼地扶著文梅挨著雙胞胎坐下後,逐一地檢查幾個妹妹的腳,麵色凝重地對著文梅道:“四妹腳趾已折,六妹七妹的腳傷了筋,八妹無事。”

文梅素白的臉上氣得盪開了幾圈紅暈,一雙眼盯著文竹眨也不眨,恨道:“三妹,你怎麼照顧妹妹的??”

看著兩個麵露不快的姐姐,文竹頗有些心驚膽戰,老老實實地站直身體,一五一十地把事情道了一遍。

包括她不想文菊嫁入徐家,假意對徐祈元芳心暗許也和盤托出,文梅凝神聽她講述,巴掌大的小臉上冇有泄露一絲一毫的情緒,卻讓文竹心中更為忐忑。

待她講完,文梅沉思片刻,偏頭向著文菊道:“四妹,你說要給你姐夫寫信作甚?”

文菊睜圓一雙月牙眼,脆生生地道:“想向姐夫請教請教,抓到北楚奸細時,是如何處置的。”

文梅饒有興趣地追問道:“然後呢?”

文菊理所當然地道:“然後自然是用來調教那徐草包了!”

文竹聽的心底發寒,心道,我真是多事了,四妹,呃,如此彪悍,自是無需擔心。若生出個傻子癱子,徐府貴不可言,文家富可敵國,養不起麼?

文梅轉過頭,見文竹自我反省的樣子,心軟了下來,拉著她的手,輕輕道:“三妹,你看,四妹根本無需你操心。文家的女兒,不會讓自己難過的。”

笑了一笑,又道:“不過幾個妹妹纏足受傷之事,你確實不該瞞著我和你二姐。若不是今天聽說四妹被聖旨賜婚之事,姐姐們一起過來看個究竟,你是不是想瞞到妹妹們腳傷大愈?”

文竹十分順從地點了點頭,心道,瞞一輩子纔好。

文梅麵色一正,嚴肅地道:“妹妹此次犯錯,姐姐便按家法處置,可有異議?”

家法?甚麼家法?文竹猛地想起元寶和銀子被人按住,撓著腳心的情景,暗忖,不會罷?轉而又想到曾被文章罰跪祠堂,唔,應該是這個了,便順從地點了點頭,道:“一切聽憑姐姐處置。”

話音剛落,一旁的雙胞胎歡呼一聲,兩個人手挽手,對著文竹詭異地一笑,文竹一陣發冷,頓時明白她理解錯誤,此家法,定然非彼家法。

忍不住問道:“妹妹不記得了,這家法如何執行?”

雙胞胎十分得意地搶道:“三日之內,姐姐要聽我們的話。”

文曉菊一張小臉笑的甜蜜蜜,補充道:“便是家訓第一條顛倒一下。”

家訓第一條?尊重姐姐,愛護妹妹……顛倒一下,尊重妹妹,愛護姐姐?!

文竹一凜,問道:“以前可有人犯錯被罰過麼?”

文梅和文蘭相視一笑,文蘭道:“你們小時候經常被罰呢,若有人犯錯,便罰和她最親近的那個姐妹,五妹和你被罰的最多。”

文竹恍然大悟,文曉梅一定是替文菊受過,她不用說,肯定是給雙胞胎背黑鍋了。

雙胞胎一人一句,極為興奮地道:“以前姐姐喜歡管東管西,”“待我們管姐姐的時候便依樣照辦。”

文菊掩嘴偷笑,接道:“結果發現姐姐根本不用管,便曉得進餐前要淨手,東西也整理的井井有條;這對活寶便要姐姐進餐前不許淨手,東西一定要丟的到處都是才合了她們心意。”

雙胞胎嘴巴一撇,卻是一個向東撇,一個向西撇,哀怨地道:“姐姐一生氣,管的卻是比以前嚴的多了,咱們犯錯少了,很久都冇玩姐姐變妹妹的遊戲了。”

玩……

文竹大窘,試探著問道:“那你們這次準備怎麼,呃,玩?”

隻見雙胞胎和文曉菊,還有文菊,四雙眼睛一起亮了起來,如同八隻探照燈。

文竹立生不好的預感,心道,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