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呃!有趣的很。

自從發現這些美人兒爭鬥起來比那敦倫有趣,趙治每日裡便忙著煽風點火,看這一宮美人兒鬥得你死我活,弱勢的他扶上一把,強力的冷上一冷,一時間宮中雞飛狗跳,趙治躲在一旁看得目不暇接,不亦樂乎。

待他笑夠了,一旁的馮順小心翼翼地道:“皇上,太皇太後又問了,您什麼時候生個皇太孫給她抱抱?”

趙治的臉上顯出幾分惆悵,悶悶地道:“我一想到那些美人是我孩子的母親,心裡便是一陣牴觸。”

馮順如何不明白主子的心事,跟著低歎聲,輕聲道:“皇後端莊嫻雅,又是您的親表姐……”

趙治皺著眉頭擺了擺手,皇後優雅嫻靜,確實超然這一宮美人之上,可惜每次見到皇後的做派,就不由地想起了母親。自他幼時,母親便一直悶悶不樂的,總是搞的他心情壓抑。

話說回來,皇後的弟弟,自己那表弟,國舅徐祈元前幾日告訴他的那喚作足球的遊戲,似乎頗為有趣,幸好是和商大儒的書院連在一起的,不然朝堂上那些老古板還不得把他生吞活剝了。

想到再過兩天,便是書院開業大典,就可以親眼見到那足球到底為何物了,趙治不禁隱隱帶了幾分期待。

九月十四,大吉,利開市。

天還未明,趙治一心惦記著那足球比賽,在龍床上翻來覆去的難以入睡,索性起了身,用了膳,發現時辰尚早,往日裡總抱怨太早的朝會今日來的卻異常遲。

趙治在太和殿後殿焦急地走來走去,直到小黃門一聲高喊,“朝會時辰到,請各大人按位列班~”立刻眉飛色舞地向太和殿奔去,倒是少了幾分莊重,一旁的馮順忍不住輕咳了聲,趙治放慢了腳步,卻怎麼也掩飾不了那一臉的興奮。

高坐龍椅之上,趙治隻盼望著朝會早早結束,趕緊去書院一窺究竟。

朝中不少重臣與商大儒為莫逆之交,還有一些根本就是出自商大儒門下,均知今日商大儒的書院開業大典,早早約好了一起去捧場,君臣一心,竟把平日裡臃長的朝會在短短的一刻鐘內結束了。

趙治二話不說,下了朝,便上了事先備好的馬車,六匹顏色各異的上等良馬,紅黑白花,看上去頗為古怪,卻是趙治自禦馬監裡挑出來的最快的六匹馬了。

可惜帶著一溜儀仗隊,周邊又是密密麻麻的侍衛,趙治的禦駕就算換成天馬,這速度也快不起來。

磨磨蹭蹭地,終於晃悠到了西子湖邊上,趙治急不可耐地下了馬車,見那書院一側,留出了偌大的一片空地,空地四周熙熙攘攘都是人。

隨著小黃門的一聲高喊:“吾皇駕到~”,呼啦啦跪了一地。

趙治掃了幾眼,見北邊空曠處立著明黃色的巨傘,傘下放了紫檀木桌椅一套,商大儒老態龍鐘地跪在一旁,立刻疾走幾步,扶起商大儒,和顏悅色地道:“商大儒真辛苦了,垂暮之年尚為我****教書育人,商大儒之所作所為,當為後世表率!”

話罷,跟在身後的馮順把手中捧著的明黃卷軸送上,商大儒恭敬地接過,輕輕展開,見卷軸上書了“為人師表”四個大字,下麵蓋著趙治的玉璽。

趙治吩咐了句:“叫眾愛卿都平身罷。”馮順高喊一聲:“平身~”那聲音有些尖細,傳了滿場,跪了半天的眾人方站了起來。

趙治坐到了椅子上,命人給商大儒另搬了椅來,抬頭一看,見南邊站滿了生員,旗幟鮮明地分成了兩邊,其中一邊人人手舉大旗,上書“進球!”二字;另外一邊三人一組,每人手舉一張僅寫了一字的大紙,連起來剛好是“球一進一了”,不由大感興趣。

接著向東邊和西邊望瞭望,猛地一驚,滿城權貴竟都在此!

觸目所及,俱是紅袍紫杉,剛剛朝會時有品級的大員來了十之**,三品大員還有個座,三品以外便隻能站著,趙治心道,怪不得今日早朝如此迅速,原來你們打的和我一樣的主意,可惡!

還以為占了個便宜,不滿之色溢於言表,趙治喚過馮順,道:“去告訴那邊的幾個侍郎大人,”抿了抿嘴,一字一頓道:“朕—是—坐—著—的。”

片刻後,趙治眯著眼見原來坐著的諸位大人都站了起來,心中暗自得意,轉頭對商顯懷道:“商大儒,天時不早,開始儀式罷。”

商大儒人老成精,如何不明白皇上心中所想,既得了個乖,便賣皇上個便宜,咳了一聲,道:“皇上,待老夫宣佈這書院正式成立,便開始比賽罷。”

趙治頗有些意外地看了商大儒兩眼,緩緩地點了點頭,心道:這老頭倒是個溫柔體貼的。

得了趙治首肯,商大儒扯著嗓子喊了句:“文淵書院成立了!”,這足球比賽便正式開始了。

從東邊和西邊各有一隊生員進場,東邊的隊身著白色綢衫,看上去俊朗飄逸,舉旗的生員們高舉大旗,邊搖邊喊道“進球!進球!”;西邊的隊穿著寶藍緊身短打,神采奕奕,那些舉著白紙的立刻把手裡的字高高揚起,一字一人,齊聲道:“球”,“進”,“了”。

整個球場裡洋溢著激動人心的氣氛,趙治兩眼放光,商大儒察言觀色,上前低聲道:“這兩支球隊一名‘進球’,一名‘球進了’,各有支援的生員。每隊十一人,其中一人守門,另外十人要把球踢進對方球門,在半個時辰內,進球數最多的隊獲勝。”

趙治連連點頭,看著場上激烈地搶奪,隨口問道:“那些生員們胸前的錦繡天下和錦繡天外天是什麼意思?”

商大儒心中讚了下文家三女料事如神,麵不改色地道:“這是說皇上的江山錦繡,祝皇上早日開疆拓土,讓****外的化外之民也知曉何謂錦繡山河。”

趙治龍顏大悅,再看場上生員,卻是怎麼看怎麼順眼,嗯,都是國之棟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