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之上七彩燈光閃爍,忽地一起熄滅,天花板上打出八束強光,光線中,文家姐妹穿著同一款式的蓮花白長裙從天上徐徐落下。

雙胞胎蹦蹦跳跳地上前,一人一句道:“尊敬的各位來賓,”“電視機前的各位觀眾,”

又一起道:“大家晚上好!”

文家大姐優雅地從姐妹們走出,舉起話筒,聲音響遍全場:“歡迎大家來到錦繡之夜,文家布店‘超級偽娘’選秀最終PK場正式開始。”

掌聲雷動,台下的粉絲們大喊“文曉菊,文曉菊,我們要蘿莉。”

文梅尷尬地將話筒遞到文曉菊嘴邊,她漠然地掃了一眼台下,輕輕吐出四個字:“一群傻瓜。”

粉絲們一陣尖叫,立刻有人喊道:“快,快打120,有人昏倒了。”

台上的保鏢喝道:“喂喂,那邊的粉絲,禁止爬上舞台。快,快,攔住曉菊姑娘,搶下她手裡的鐵算盤,OMG,都叫你不要爬了,被砸暈了吧?!120叫了冇?這邊還有個,一起帶走吧。”

台上台下一片混亂之際,一聲清脆的琴聲響徹天空,文菊十指揮動,台下的觀眾不由自主地隨著琴音踏動著腳步,她越彈越快,觀眾們左腳踩了右腳,單腳跳了兩下,右腳又踩回了左腳,不到一刻鐘的功夫,所有的人都大汗淋漓,兩腳紅腫,卻都停不下來。

文菊十指齊動,猛地收了音,搶過麥克風,吼道:“誰再搗亂看看,老子彈死他。”

台下一片肅靜,所有的觀眾迅速地乖乖坐好。

文蘭甩了甩袖子,滿麵帶笑,打起了圓場:“現在就請年度最佳播音員,最佳媳婦,文曉梅小姐為大家介紹參加決賽的幾位選手。”

文曉梅從文菊手裡拽了幾下,終於拽出了話筒,吹氣如蘭,柔聲道:“第一位出場的是英明神武,日理萬機的皇帝陛下,趙治!”

燈光立刻打到了嘉賓席上,趙治掩著嘴巴嗬嗬笑了兩聲:“奴家,啊,朕怎麼可能會穿女裝嘛。”

文曉菊瞄了他一眼,不以為然地道:“傻瓜。”

文曉梅汗然地把麥克風從文曉菊嘴邊挪開,指著嘉賓席上的一個美男子,激動地喊道:“下麵出場的是我們最最親愛的老爹,文美男!”

文章一頭霧水:“我冇有穿過女裝啊,一定是搞錯了。”他滿臉無辜,一雙眼睛單純地看著鏡頭,瞬間迷倒電視機前億萬家庭主婦,她們顧不得文章已有四個老婆,組建了超級後援團,就叫章娛。

文曉梅蓮步輕移,走到了台上的角落處,猛地掀開簾幕,指著一個俊秀少年道:“大家看,舉世無雙的超級美少女洛大家!”

洛見被髮現了,索性光明正大地走到文竹身後,一雙手毫不客氣地環住文竹的腰,湊上去輕聲道:“等會兒看電影去?非常勿擾。”

文曉梅到這裡突然靜了音,身後的大螢幕開始回放三個人身穿女裝的樣子,矯情的大腳丫鬟趙治,宮裝睡美人兒文章,絕代風華的冰塊洛,最後畫麵定格在了優雅的大家閨秀身上,文曉梅激動地喊道:“最後一個出場的,也是奪冠呼聲最高的,祈元殿下!”

隨著她的話音,所有的聚光燈突然都打到了嘉賓席上的一個男子身上,他一張娃娃臉,笑的乖巧無比,斷然否決道:“那個是我走失多年的雙胞姐姐啊。”

台下的觀眾們再度沸騰,紛紛喊道“洛美人兒,”“章娛,章娛,”“祈元姐姐!”

文竹輕咳一聲,掙脫掉洛的手臂,從文曉梅手裡拿過話筒,發言道:“額,剛剛接到某人飛鴿傳書,鑒於還有許多優秀的偽娘冇有出場,比如說,孫慕白,陸載安,再比如說XX,和XXX等,所以本次比賽暫停。”

台下飛起番茄炒蛋無數。

某無良作者的惡趣味持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