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顯懷兩縷長眉扭到一起,似要打個結出來,愁道:“這生員中有窮有富,你對富者征收高額束脩,窮者卻允其以勞力墊學資,引得二者間矛盾日深,這幾日幾乎每天都要做過一場。”

歎口氣又道,“過得幾日便要舉行開業慶典,到時學政大人亦會親臨,還有老夫許多知交好友,若是看到生員們俱是鼻青臉腫,可如何是好?”

文竹忖道,少年人的血氣方剛,總要有個發泄的法子,想到剛進來時見到的那個巨大的演武場,登時有了主意。

拽了拽老爹的袖子,輕聲問:“怎不舉辦些蹴鞠比賽,讓那些少年人發泄下火氣?”

商顯懷眉頭一皺道:“不過是個人雜耍罷了,如何登得大雅之堂。”

文竹一怔,“個人雜耍?”

一旁的文富小聲提點道:“蹴鞠比賽現在以白打為主,主要是比賽花樣和技巧。”

文竹登時明白過來了,這是成了單人遊戲了,便笑道:“我這有個法子,可以轉移生員們的矛盾,又可強身健體。”

文章和商顯懷均大感興趣地盯著她,文竹接著道:“用的還是這蹴鞠的球,不過卻需要二十二個人來比賽。”

接著手足並用,把這需要二十二人進行的蹴鞠詳細地解說了一遍,文章和商顯懷聽的連連點頭。

商顯懷笑著看了看文竹,對文章道:“這是老弟的第幾女?卻是頗有乃父之風。”

文章得意至極,哈哈大笑,道:“是我家三女文竹。”

商顯懷擼了擼鬍子,笑道:“既如此,我看這新蹴鞠不如叫做竹球罷。”

竹球……

文竹大汗,忙道:“小女閨名不好外傳,以小女之見,這新蹴鞠既然是用腳踢的,不如叫足球罷。”

“足球,足球……”商顯懷重複幾聲,笑道:“此名甚好,竹兒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轉頭對著文章啐道:“還是歹竹出好筍。”

文章又和商顯懷說了說開業慶典之事,便帶著文竹回了文府。

到了晚上,商顯懷便派人來送信,足球之法已然實行,下午生員們便組隊做過一場,不出文竹所料,家境富裕的生員隊大獲全勝,這勉強果腹的能抗的過頓頓吃肉的麼?

文竹大筆一揮,卻是把那文章賞她的,兩個綢緞鋪子的盈利中撥了一百兩給趙金,命他帶回去交到廚房,給那些家境貧寒的生員們添點肉食,唯一的要求便是踢球時穿的短衫由錦繡天下裁製,當然所需布料亦由錦繡天下準備。

趙金走後,文竹又書信一封給文四娘,細細訴說了此事,叫她製好一批短衫,前麵繡上錦繡天外天,後麵繡上數字,贈送給那些富家子弟作為踢球時穿的衣衫,且強調,衣衫一定要用最好的布料。

瞞住了同一老闆的背景,錦繡天下和錦繡天外天近日爭的越發厲害,花招頻出,今日你賣三尺布送個錦帕,明日我所有布匹九折起賣,鬥得花團錦簇煞是好看,每天都有不少人專程跑去看熱鬨,帶動的兩個鋪子所在的清河街的人氣都旺盛起來。

文竹尋思著是不是跟文章說聲,清河街上再買上兩個鋪麵,肥水莫流外人田。

文竹這一日又宿在梅閣,陪著幾個妹妹耍了半晚,西遊記終於講完了,文竹心裡暗自發誓,再許願便送些吃食玩物,可彆再說勞什子故事了。

第二天清晨一睜眼,隻穿了淺藍肚兜白色褻褲的雙胞胎便膩了上來,一個道:“三姐姐,後來孫悟空是不是回花果山繼續當他的美猴王了?”另一個道:“成了鬥戰勝佛再去大鬨天宮,如來佛祖便不會管了罷?”

文竹應付的焦頭爛額,一個上午解釋的口乾舌燥,怎麼也不能讓幾個妹妹滿意,無奈之下,文竹便順著她們的意思,又編了一通故事。

說的是鬥戰勝佛孫悟空不耐佛門寂寞,跑回花果山重做美猴王,因為玉帝拆散牛郎織女,美猴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一棍打上淩霄寶殿,玉帝去請如來佛祖,佛祖言道,一切聽憑鬥戰勝佛裁斷便是,最後孫悟空坐在玉皇大帝的龍椅上親為牛郎織女主婚,皆大歡喜。

雙胞胎聽完後目光閃亮,齊道:“我們以後成親也要孫悟空來主婚。”

文竹心道,如果請得到,現在就把你們倆嫁出去,一個嫁給牛魔王,一個嫁給豬八戒。

中午時,趙金又來送信,商顯懷信上道,踢球時常發生身體衝撞,撞人者無意,被撞者不平,口角後演變為群毆,如何是好?

文竹一愣,忙回通道:請一仲裁之人帶黃色絲帕一條,紅色絲帕一條,若有人做出拽人衣衫,腳踏他人膝踝,以手觸球之事,便舉起黃帕以示警告一次,若第二次再犯,再舉黃帕,請他出場,情節嚴重者直接舉紅帕令其出場。

到了近晚時,趙金氣喘籲籲地再次被商顯懷派了出來,趙金擦了把汗道:“商大師依小姐所言,尋了兩個帕子,開始倒還管用,後來在先生視線不能及的地方,卻又開始爭鬥不休。”

文菊驚訝地問道:“難道商大師親自做那仲裁麼?”

趙金點了點頭,應道:“是啊,先生德高望重,自是眾望所歸。”

文竹腦海裡浮現了商顯懷白髮蒼蒼滿場飛舞的場景,心有餘悸地道:“叫商先生尋一身強力壯之輩做那仲裁,一直跟著球跑,誰犯規便一目瞭然了。”

想了想,又補充道:“可再尋兩人一人占住那球場一邊,甚麼爭鬥都看的清清楚楚了。”

打發了趙金,一邊的幾個妹妹聽的有趣,便問這足球是什麼玩意,文竹耐著性子解說了一遍,雙胞胎大感興趣,嚷嚷著要親去書院看看到底如何個比法。

文竹苦口婆心地勸了半天,這對活寶依然鬨個不停,最後沉著臉把她們腳傷未愈的事實搬了出來,卻又被要挾著談了條件,待腳一好,便要教她們踢球。

文竹心道,我真是自尋煩惱,剛把西遊記續寫完了,現在又開始搞少年足球了,保不準明天就得把孫悟空叫下來踢足球,一球十萬八千裡。

忍不住拜求菩薩,鬥戰勝佛,您老人家行行好,快把她們帶走吧,偷雞摸狗,打架鬥毆一準的好幫手。

晚飯後,夫人太太們來看女兒們,雙胞胎見了四太太異常乖巧,文竹把幾個妹妹扔給夫人們調教,回到竹園,靜下心來,書信一封給文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