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爾登家有四個孩子,老大麗敏,是個標緻的小美人兒,難得人又溫柔懂事。

老二國爾敏,看著麵相是個老實孩子,因為是長男,最受父母偏愛,總是說這個給國爾敏,那個也給國爾敏。

老三江容,前世名衛九,是個不肯吃虧的主兒,同時也不會去占旁人便宜,信奉人人為自己,井水最好不要犯河水的人生信條。

老四多尼,一歲多的奶娃,長的白白嫩嫩,肥嘟嘟的惹人愛,總是流著口水喊著姐姐抱抱,江容心情好時會陪著他耍耍。

正月十五,烏爾登家的孩子們要去看花燈。

額娘瓜爾佳氏數了四十個銅板出來,交給國爾敏,一旁的江容憤憤不平地嚷道:“為什麼隻給國爾敏,我們便不是額孃的孩子了嗎?”

瓜爾佳氏敲了敲她的腦袋,笑著推她出去:“你們每人十文,叫哥哥拿著啊。”

江容越發憤怒,掙紮著喊道:“那我要自己拿,麗敏也可以自己拿。”

瓜爾佳氏露出了頭疼的表情,抱著多尼的麗敏忙拉著江容出去了。

到了燈市上,各式各樣的花燈五顏六色,看的人眼花繚亂,江容漸漸忘了心中不快,跟在姐姐身後蹦蹦跳跳,又時時逗弄逗弄弟弟,卻看也不看國爾敏一眼。

逛了半天,江容肚子餓了,集市上有許多賣小吃的,她便站在一家鴨血粉絲的攤子前不走了,對著前方的國爾敏喊道:“國爾敏,我要吃鴨血粉絲。”

國爾敏似乎冇有聽到,********的往前走著,江容生氣了,嚷嚷道:“國爾敏,你上次尿床卻說是多尼尿的,我要去告訴額娘。”

國爾敏止住了腳步,麵色鐵青的回過頭,對著江容揮舞了兩下拳頭,江容得意地指著鴨血粉絲道:“我要吃鴨血粉絲,”頓了頓,又看了眼姐姐,補充道:“麗敏也要吃。”

國爾敏問了下價錢,猶豫半天,最後摸出兩個銅板給江容:“一小碗的鴨血粉絲。”

江容眼睛瞬間睜大:“額娘出來的時候給了你四十文,我和麗敏一共二十文,一大碗鴨血粉絲隻要三文錢,你的良心被狗吃了麼?!”

國爾敏不耐煩地道:“你吃不吃?不吃我走了。”作勢要收回銅板,麗敏忙伸手接過,安慰江容道:“我不吃了,你自己吃吧。”

江容吃粉絲的時候,國爾敏悄無聲息的溜走了,把江容氣個半死,這個混蛋,他的良心喂狗,狗都不要吃。

回家後冇幾天,江容弄了個瓦罐來,擦的錚亮錚亮,仔細地放在枕頭旁,麗敏見了,好奇地問她:“這個罐子作甚麼的?”江容白了旁邊的國爾敏一眼,嘿嘿一笑,不說話。

國爾敏哼了一聲出去了,江容方對麗敏說道:“這個罐子是個神仙給我的,一文錢放在裡麵,第二天就會變成十文錢。”

門外的國爾敏咧嘴笑了,老三是個傻貨。接下來的幾天,卻見江容給多尼買了不少吃食,又給麗敏扯了布,不禁起了疑心。

終於趁著江容不注意,偷偷放進去五文錢,第二天,竟然真的變成了十文。

國爾敏心裡惦記上了,可是江容每天和罐子形影不離,真是傷腦筋。

冇幾天,瓜爾佳氏出去串門,叫江容在家看著多尼,多尼又鬨著出門耍,江容便捧著罐子帶多尼出門了,國爾敏鬼鬼祟祟地跟在後麵。

多尼活蹦亂跳,江容累的滿頭大汗,就是不放下手裡的罐子,把國爾敏氣得直咬牙,跟在後麵也累的要死,一個閃神,江容和多尼竟然不見了。

江容扶著坐在瓦罐上的多尼,握住他肥嘟嘟的小手,哄道:“嗯嗯啊,嗯嗯完了姐姐帶你買糖果去啊。”

國爾敏氣喘籲籲地追上來時,剛巧看見江容給多尼提上褲子,自言自語道:“要帶多尼去買糖果,罐子太沉了,就先藏起來,回來再拿吧。”

國爾敏大喜,見江容走遠,忙抱起瓦罐一路狂奔,進了家門,翻出所有的私房錢,掀開瓦罐的蓋子,一股腦的都丟了進去。

扔完錢,他鼻子動了動,哪裡來的臭味,低頭看去,見瓦罐裡一片金黃,他的銅子在裡麵沉沉浮浮……

撈,還是不撈?

[bookid=1551839,bookname=《文衛紀事》]百萬字的種田文,女主堅強自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