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子忽地抽起一匹布,左手拿尺左右一拓,卻是已將那布扳平,尺子在布上顛了幾下,右手捏白石在布上疾點,片刻後,扔掉白石,又抓了一把剪刀,三下兩下,那布便零碎成一片一片,用手一攏,又從旁邊的針線筐裡抽出針線,兩手上下翩飛,穿花引蝶般一氣嗬成,一刻鐘後,手提衣領抖了一抖,卻見一件直領湖綠外袍已然成了。

文竹等人俱看的心曠神怡,此人動作瀟灑無比,一舉一動渾然天成,這世間果真多奇人異事,文竹心下折服,立時起了結交之心,上前一步道:“先生……”

那人身子一僵,隨後緩緩轉過身來,眉目如畫,卻是比他那手藝還俊上三分,文竹一怔,片刻後已然風淡雲輕,轉身對文豐吩咐道:“洛師傅如果願意,就請他簽上終身長契,如果不願,咱們這小廟卻是容不得這尊大神了。”

話罷,文竹抬足便走,片刻也不待多留。聞得身後剪刀哢嚓哢嚓一陣響,文豐心痛地道:“洛師傅,這好好的衣服剪它作甚。”

洛冷哼一聲,從袖中摸出一錠銀子,隨手一丟,卻是大步向外走去,終在馬車前追上文竹。

洛一臉苦楚,低聲問道:“無論我做什麼都冇用嗎?”

文竹喉頭湧上一股澀意,亦是低聲道:“天涯何處無芳草。”

洛嘴角一揚,卻是越發悲慼,一雙薄唇蠕動半天,終吐出了兩個字,“晚了。”

在馬車上文竹心神略有些不寧,閉上眼,便是洛那張寫滿痛苦的臉,深深吸了一口氣,心道,隻要你不再出現在我麵前,時間自會消融一切。

恍惚間,卻是已經回到了文府,剛一下馬車,文富家的便迎了上來,愁眉苦臉地道:“三小姐,你可回來了,四小姐把五姑娘給關起來了……”

文竹大奇,招過文富家的細細問來。

原來文曉梅一早便坐著馬車和孫慕白一起到了文府,孫慕白留在前廳與文章敘話,文曉梅徑往了書齋尋姐妹們。

文曉梅輕推開書齋門,雙胞胎歡呼一聲,立刻衝了過來,一人一邊把她霸在中間,一齊道:“五姐姐,我們好想你呢。”

文曉梅笑著應了,把手裡提著的點心遞給她們,輕道:“這是孫府的廚娘做的,我嘗著還算味美,便給你們帶了一些。”

雙胞胎立刻兩眼放光,道:“就知道五姐姐最疼咱們了。”接了點心卻仍然霸在文曉梅兩邊。

文菊笑著站起,伸手去拉曉梅,卻見曉梅臉上顯出一絲痛苦,文菊大奇,強拉過文曉梅,挽起袖子一看,見那白皙的肌膚上青青紫紫遍佈淤青,不由大怒。

文菊冷聲道:“可是那孫書呆做下的好事?”

文曉梅怔怔地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文菊冷哼一聲,怒道:“孫書呆呢?孫書呆在哪裡?”

說著,一邊擼起袖子一邊向外走,卻聽得文曉菊冷靜地道:“四姐,帶上算盤,空手打人冇甚麼效果的。”

文菊立刻回身拿起桌上算盤,雙胞胎亦抓住自己的算盤,滿麵陰寒,文曉菊又道:“莫拿鐵算盤,打的起不了床還要五姐伺候著,最好便是躺也躺不得,坐也坐不得。”

文家諸姐姐努力地點了點頭,紛紛換上木算盤,浩浩蕩蕩地便往外走,文曉梅徒勞地想攔住文菊,卻被她輕輕推開,喚來幾個婆子,冷冷地吩咐道:“把五小姐給我關起來,誰要是敢把五小姐放出來,我便把她賣到教司坊。”

話罷,卻是徑直找那孫書呆算賬去了,曉梅急的不行,那婆子卻被駭的不敢言語,曉梅無奈,隻得道:“不放我出去,去找我三姐姐總成罷,若是姑爺出了事,你擔待得起嗎?”

於是便有了文富家的來等著文竹。

卻說孫慕白和文章閒話片刻後,文章有事要出府,孫慕白知文老太爺一代大儒,垂涎文府藏書已久,得了文章許可,便去了書樓。

那書樓僅有兩層,外觀看卻也不甚打眼,孫慕白邁步而入,見那第一層也無非常見的經史子集,他家中俱有,便向著第二層而去。

隻見若乾個紅漆書架直頂到房梁,隨手抽出一本,不由睜大了眼睛,這,這竟是唐朝大家韓愈的手寫卷,再抽出一本,卻是大詩人李白的私人文稿,哪本都不捨得放下,便往懷裡一塞,卻冇想到,一一看過去,這整個二層,居然全是絕版書籍。

最後行到角落裡,卻發現有一書架,擺放著若乾竹簡,竟然是春秋戰國時諸子百家的文集,孫慕白不由激動無比,把懷裡那兩本唐朝大家的詩集往地上一丟,抓起一個竹簡就往懷裡一揣,恨不能把整個書架都搬走。

孫慕白大腹便便地在二樓磨蹭到夕陽西下,因那樓內禁火燭,孫慕白實是看不清楚字跡了,方依依不捨地下了樓。

剛行到一樓,不妨腳下一緊,被絆了個結實,一個巨大的床單從天而降,把他結結實實地罩在了裡麵。

孫慕白掙紮不休,耳邊聞得一個少女道:“咦,這孫書呆肚子怎地如此大?”“莫不是有了孩兒?”

文菊白了雙胞胎一眼,拿起手中算盤便是一陣扁,文曉菊低聲道:“莫打臉,莫打臉。”

孫慕白隻覺萬千冰雹落在身上,避無可避,隻得儘量蜷縮了身體,嘴裡喝問道:“爾等何人,快放開我,我定不告訴你家老爺。”

躲在門外的文竹點了點頭,心道,這孫慕白倒也有幾分急智。卻是聽了文富家的稟報後,故意放任幾個妹妹自行其是,心裡暗暗算計著時辰,預備孫慕白再捱上幾下便進去。

卻聽得文曉菊淡淡地聲音傳來:“娘說若有男子欲行不軌,便向他兩胯之間狠踢。”文竹不由一顫,趕緊推門而入。

隻見文曉菊兩手空空,一隻腳提的老高,再晚得片刻,這孫慕白便要斷子絕孫了。

文菊一見文竹到來,底氣更足,剛要開口,卻聞得文竹喝道:“你們這群丫鬟在這裡做什麼,還不趕緊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