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風繁體小説 >  待字閨中 >   雙子

剛生下來就能看出兩個小妮的不同來,一個跟小狗似的,張牙舞爪嗚嗚的叫喚著,另外一個安靜地任人摟在懷裡,被人逗弄的急了就細細的喵兩聲。

貼身伺候的丫鬟有四人,嬤嬤兩個,四太太堅持親自餵奶,所以冇有請乳孃。

大丫鬟萍兒抱著喂完了奶的文曉竹回來,文曉竹吃飽喝足精力越發充沛,手舞足蹈興奮異常。萍兒把她放在床上,剛抱起文曉蘭,便聽得另個丫鬟蘆兒的喊聲:“萍兒姐,六小姐又拉了。”

正要放下文曉蘭,聽得水流嘩嘩的聲,手裡這個也尿上了,二人一陣忙活,換了尿墊以後,看著床上長的一模一樣的兩個小姐,麵麵相覷,“剛纔喝了奶的,是哪個?”

卻見其中之一突然哇哇大哭起來,萍兒忙抱了起來哄著:“囡囡乖,囡囡不哭……”又掉頭對蘆兒道:“想必是餓的,我抱著去尋四太太。”

看著再次被抱走的文曉竹,文曉蘭無辜地叫了兩聲,喵,肚子好餓好餓好餓……可惜聲音太細小,叫了兩聲,見無人搭理她,便合上眼睛委委屈屈地睡去了。

文曉蘭和文曉竹五歲時,家中的梅樹結了許多梅子,墜的枝條都齊齊地彎了下來,文曉竹在樹下看了半天,流了一嘴的口水,咬了咬下唇,一口童音,稚嫩地問道:“六姐,你真的不跟我一起爬上去摘梅子麼?”

文曉蘭小小身體沿著樹一點點的落了下去,春風習習,一雙眼已經閉上,聽到文曉竹的問話,迷迷糊糊地回道:“你自己爬吧,好睏,我要睡會會。”

文曉蘭睡的正香,朦朧中感覺有個軟軟的小東西靠在了她的懷裡,她費力地睜開眼,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見是八妹曉菊,三歲的曉菊正以姐姐的身體為梯子,努力地向樹上爬去,上麵傳來了文曉竹的喚聲:“八妹,梅子好好吃啊,趕緊上來。”

曉菊聽到七姐的叫喚,越發堅定的向上爬,可惜腿短手短,撲棱撲棱爬了半天還是原地踏步,倒是把文曉蘭踩出了一身腳印。

猛地傳來一聲叱責:“曉蘭曉竹,你們倆又帶壞妹妹。”

文曉竹哧溜一下從樹上滑了下來,很有義氣地站到了文曉蘭身邊,準備一起迎接氣勢洶洶的老孃。

四太太倒也公平,對著兩個女兒每人屁股上都狠狠拍了一巴掌,轉過來換了張笑臉抱起文曉菊,哄道:“曉菊乖乖,以後莫要和姐姐們一起胡鬨。”

文曉菊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原來六姐七姐在胡鬨,剛纔四娘那一巴掌很痛吧,看六姐眼淚都出來了,她暗自下定決心,以後一定看好六姐七姐,不叫她們再胡鬨了,這樣就不會捱打了。

文曉蘭和文曉竹手牽手跟在抱著文曉菊的四太太身後,文曉竹癟著嘴巴,眼淚嘩啦啦的流,文曉蘭亦是淚眼汪汪,不知為何,看著曉竹就很生氣,她狠狠地白了曉竹一眼,低聲罵道:“哭甚麼哭,不許哭。”

文曉竹瞬間好感動,六姐真凶,真疼她,以後有甚麼好玩的一定也要拉著六姐一起。

文曉蘭覺得實在委屈,每次都是這樣,冒失的曉竹犯了錯,她便要一起挨罰,為什麼呢?!反正也要挨罰,以後跟著曉竹一起胡鬨好了,嗚嗚。

PS:根據調查結果寫了雙胞胎的番外,謝謝乃們的打賞和催更票,還有一直默默投票的童鞋,讓我覺得自己寫的東西得到了認可,與有榮焉。

另外,剛剛從編輯那裡得知,十號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