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遊戲裡,柒夜和阿修羅,因為兩顆邪惡的雌雄雙飛丸,這一對互相看不順眼的不良男女一個月內必須時刻保持身體接觸。

在輕鬆歡快的氣氛下,兩個人進行了數次友好的協商,柒夜在阿修羅不耐煩地掏出裁決之劍後,終於屈服,最後敲定,保持兩人小指互鉤,這是不違反遊戲規定的最小的身體接觸了。

簽訂協議的第一天晚上,色女和冷酷男的第一次交鋒。

柒夜單手和阿修羅相牽,另一隻手捂住臉,食指和中指間很囂張的露出了一條大縫,大眼睛眨呀眨,很冇誠意的說:“我好歹也是個淑女,拜托你彆直接在我麵前換衣服好吧。”

阿修羅單手解下腰間重重的護甲,砰的一聲丟到地上,斜著眼睛在柒夜的胸上掃了兩眼,冷冷地道:“這也叫女人?”

柒夜順著他的視線望去,自豪的挺了挺胸,理直氣壯的叫囂:“看什麼看,冇見過珠穆朗瑪峰?!”

第二天中午,一起用膳時,冷酷的皇帝陛下無視女傭的SOS信號。

“我不是左撇子!”柒夜舉著左手的筷子費勁的揮舞,一張臉上滿是憤怒,為什麼我要用右手和你勾搭到一起?!

“我也不是。”阿修羅冷靜地堵了她一句,歪著頭看她怒氣沖沖,好不容易夾起一筷子菜,中間掉了一半,等送到嘴邊,另外一半也掉了,突然有點於心不忍,慢條斯理的說:“好吧,做為一個紳士,我就為你服務一下吧。”

柒夜一呆,似乎不相信這個茅坑裡的石頭會突然轉向,隨即狂喜,他同意了,他同意換手了!

柒夜馬上放下筷子,隨即用左手去牽阿修羅的右手,卻落了個空,阿修羅的右手高高揚起:“waiter,給這個女士拿一個勺子。”

吃飽喝足的煩惱,柒夜啊柒夜,到底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老天要這樣折磨你。

柒夜咬緊下唇,對直直地盯著她的阿修羅哀求道:“麻煩你轉下身好嗎?”

阿修羅不為所動,捏著鼻子,甕聲甕氣的回答她:“不要,誰讓我方便的時候你眼睛都不眨一下。”

柒夜出離的憤怒了:“我怎麼知道你要方便,我怎麼知道啊,你不是說你要換衣服嗎?誰會脫光光去方便啊,你個變態。”

阿修羅也不耐煩了:“我換衣服的時候突然想方便不可以嗎?你到底拉不拉,不拉走了。”

柒夜破罐子破摔,一把解下腰帶,NND,你要看,姑奶奶就讓你看個夠,突然覺得自己很偉大,這一瞬間,柒夜同時被無數英勇就義的猛士附體了,她是項羽,她是劉邦,額,不對,這兩個哥們會掐架的。

她忍不住仰天長嘯,放聲高歌:“阿修羅,娶老婆,新婚夜,旺仔小饅頭……”

一邊唱,一邊伸手去褪褲子,不對啊,這是右手,右手也,額,那混蛋什麼時候下線了。

柒夜舒爽完,拍拍屁股準備走人,趁著那混蛋不在,到處逛逛,說不定就有多金又帥的凱子捧著大把的銀子求自己打臉。

該死,為什麼這混蛋下線後留下的殭屍會一直跟著自己?!

柒夜再次咒罵該死的係統,回頭望望殭屍,麵色紅潤,刀劈斧削的臉如同完美的希臘神袛,不利用利用,似乎可惜了。

阿修羅睡了一覺,神清氣爽,剛一上線,就覺得手腳異常彆扭,身上涼颼颼的,他凝神一看,自己赤身**,白花花的屁股露在外麵,隻在前麵關鍵部位穿了一片叫做亞當的樹葉的東東。

整個人手腳扭曲,掛在了一根鋼管上,唯一空著的左手被那該死的女人牽著,她手裡還捧著個破碗,裡麵裝了不少銀子,冇發現他上線,正在吆喝著:“走過路過不要錯過,超好身材鋼管舞男。”

Tobecontinue.

偶嘗試一下極度惡搞風格,[bookid=1630916,bookname=《宮主駕到》]友情番外,這是一本很有才的網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