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竹鎮定自若地答道,“女兒偷懶,不愛寫那些繁瑣的漢字,便自作主張用了些簡單的記號。”

文章大感興趣,指著冊中若乾記號一一詢問,片刻後已經瞭然於胸,大喜,“竹兒此法甚妙,大大節約了時間,且不容易出錯,為父這就去向其他賬房推廣。”

話罷,吩咐文竹把此法傳給幾個妹妹,便興致勃勃地去了。

文竹看著幾個妹妹,大感頭疼,今日還要兼職做一次老師麼?

從何入手呢,文竹歪著頭想了半天,敲了個響指,站到了書桌之上,拍了拍手,見幾個妹妹都看向自己,文竹笑眯眯地道:“今兒個咱們不在書房裡算賬了,且去院子裡,父親要姐姐教你們好玩的東西。”

雙胞胎歡呼一聲,立刻便奔了出去,麵露喜色的文曉梅牽著文曉菊緩緩跟在後麵,文竹提起裙襬最後一個走出。

到了院子裡,微風習習,文竹眯著眼,隨手一指,卻是院子東南角的一棵百年老樹,喚進來丫鬟仆婦,在那樹蔭下放了幾個矮椅,擺成一個小圈。

待幾個妹妹坐好後,文竹伸手從樹上折下一截樹枝,便在地上寫下了從零到九,十個阿拉伯數字。

文竹逐一指著地上的數字,念道:“1象毛筆,細條條,2象小鴨,水上漂,3象耳朵,聽聲音……”

當她唸到第三遍的時候,文曉梅已經可以跟著她一起讀了,第五遍所有的妹妹都記下來了。

文竹笑眯眯地道:“誰要是能把這十個數字最先寫下來,姐姐便允她吃點心。”

雙胞胎兩眼發光,一起開口道:“姐姐此話當真?”

文竹笑的越發燦爛,也不說話,伸出兩手小指,卻與麵色凝重的雙胞胎拉了鉤鉤。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雙胞胎分彆揀了塊石子,蹲在地上,挽起袖子,抿緊嘴巴,小臉憋的青紅,在地上一筆一劃的學著寫那十個數字。

文曉菊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撿起文竹放在地上的樹枝,一隻手拉著袖子,認真的看上幾眼,便寫下一個數字。

文曉梅回房拿了筆墨紙硯並兩本賬冊,把賬冊墊在膝蓋上,抿嘴對文竹笑了笑,對著地上的數字臨摹起來,還不時抬頭望望其他幾個妹妹,見雙胞胎蹲的腳麻,又回書房取了幾個墊子。

文曉梅寫了會便停了筆,文竹一直站在她身邊,見她隻寫了九個數字,知她心意,文竹輕輕拍了拍她的肩。

又過得一會兒,“哇~”雙胞胎一起蹦了起來,開心無比,卻是一起學會了。

看著文曉菊有些沮喪的臉,文竹走了過去,見地上從0到9一個不拉,隻不過東倒西歪,模樣不大周正,文竹彎下腰,抱了抱這個最小的妹妹,道:“姐姐第一次寫的時候還不如曉菊呢。”

見文曉菊重新露出笑臉,文竹也跟著淺笑,卻聽得雙胞胎急急地催道:“姐姐,點心!”

文竹麵露困惑,“什麼點心?今天不是吃過點心了麼?”

雙胞胎不依起來,一人拉著文竹一隻手使勁兒地搖。

被晃得頭暈的文竹笑著連道:“知道了知道了,姐姐這就叫人拿點心。”走到門口,喚過招財,細細地吩咐了幾句。

片刻後,招財端著點心並幾個大小丫鬟一起走了進來,雙胞胎望眼欲穿,馬上奔了過去,卻一起幽怨地看向文竹:

“三姐姐騙人。”“隻有三塊點心。”

文竹理所當然地道:“我隻說了給你們吃點心,可冇說幾塊。”不理撇著嘴兒的雙胞胎,轉過頭來,命幾個丫鬟給小姐們淨了手,把點心與曉菊和雙胞胎一人一塊分了。

自己拿起曉梅手中賬冊,放了一摞紙,提筆寫了十個大號的阿拉伯數字。

命那些丫鬟們過來,一人拿起一張紙,舉在胸前,這些丫鬟俱是各小姐的貼身丫鬟,倒也不怕她們多嘴。

文竹又取出一張白紙,裁成了一條條,笑眯眯地道:“現下咱們做個遊戲,卻是百以內的加減法,姐姐先出題,曉梅來答,從這十個丫鬟中挑出正確的答案,若是十息內答不出來,便往臉上貼個紙條。”

見幾個妹妹尚不明所以,文竹咳了聲:“二十七加三十六。”文曉梅在心裡盤算了下,便脫口而出道:“六十三。”看向幾個丫鬟,卻是有點昏頭,一時間數字竟是對之不上。

十息轉瞬即逝,文竹毫不客氣的把紙條往文曉梅臉上一貼,文曉梅白皙粉嫩的臉蛋上多了這麼個紙條煞是可笑,雙胞胎大感有趣,咯咯地笑了起來,道:“姐姐快些出題。”

文竹笑嗬嗬地道:“該五妹出題了,你們兩個一起答,答的慢的那個便貼個紙條,十息之內,答不出來便一起貼紙條。”

雙胞胎未覺有詐,立刻答應了下來,倒是文曉菊,眨了眨眼睛,小嘴一抿,等著看兩個姐姐的笑話。

玩了一個下午,姐妹幾人俱是香汗淋淋,雙胞胎臉上已冇有落紙之地,便是脖子上都貼滿了,文曉菊也甚為狼狽,文曉梅臉上紙條最少,卻也甚為可笑,多怪文竹有意為之,故意在她臉上左右各貼了三條,加上額頭的,便活脫脫是隻母老虎。

文家姐妹術數本就不凡,一個下午的玩樂,均可熟練使用阿拉伯數字了。

文竹看幾個妹妹均出了一身汗,便對曉梅說,“且帶她們去沐浴,然後再去探四妹吧。”

文曉梅點點頭,牽著幾個妹妹去了浴堂,文竹把丫鬟身上的字貼收了起來,便命她們去伺候幾個小姐沐浴了。

把字帖仔細的疊好,收在香囊裡,文竹晃悠著先到了文菊房中。兩個人閒話著,片刻後,文曉梅帶著洗的香噴噴的幾個妹妹過來了。

雙胞胎一人霸住文菊一邊,炫耀地道:“今天三姐姐帶我們耍了一個下午。”

文菊疑惑的望向曉梅,曉梅笑道:“學了些叫數字的記號,以後記賬便方便許多。”

文菊的目光頓時黯淡下來,文竹笑嘻嘻地從懷中摸出香囊遞給了她,道:“不過十個數字,都在這裡了,便叫她們說給你聽吧。”

文菊眉目一輕,歡快地接過香囊,打開抽出一張張地看了,每抽出一張,便聽得幾個妹妹念道:

“1是毛筆,細條條。”

“2是鴨子,水上漂。”

……

待到文章進來,看到的便是這麼熱鬨的場麵,不由雙眼微潤,咳了兩聲,掩蓋了情緒,道:“竹兒,你且隨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