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燕淩雲注:慎入

最近冇有戰事,大軍固守營地,每日按時操練,火頭們也跟著定時作息,做好一日兩餐。

營頭見燕三不愛說話,卻很老實,吩咐他的事情都儘力去做了,刷盤洗碗一點也不比那些滑頭們慢上一點,漸漸對他另眼相待,就分了些輕省的活計給他做。

喊著他一起采購蔬果或是叫他去洗青菜這些,引得火頭班的一眾火頭們忌妒萬分。

這天,營頭出門去采購,因路途遙遠,事先已說了晚上不會回來。火頭們刷了鍋,準備好第二天的米糧,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三三兩兩地拿著一條汗巾皂角,到營地後麵的小河裡洗去一身油膩。

卻有三五個人,湊在了一起,其一個生的矮小的低聲問道:“李老大,這樣做不大妥當罷?”

那喚作李老大的生的膀大腰圓,很是魁梧,一顆腦袋寸毛不生,油錚發亮,卻是個老兵油。因為怕死,這麼大的個死活賴在了火夫營。

李老大啐了一口,道:“那小細皮嫩肉,我就不信,你們就不心動?”

那矮個的小不再說話,眼前浮現出燕三那嬌嫩的皮膚,他摸過的女人裡隻有紅媛樓的小桃仙可以媲美,幾個人對視一眼,李老大惡狠狠的說:“咱們不下手,這軍可有的是狼,冇看到打飯的時候那些混蛋的眼睛都盯著那小麼?!”

軍限製油燈的使用,到了晚上,除了有品階的軍官和火夫這種可以監守自盜地營地外,俱都漆黑一片。

燕三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營帳,裡麵是大通鋪,睡了十好幾號的人,他的鋪位是靠近營門的地方,一到晚上,風呼呼的吹,冷的滲人。

幸好他年紀小,可以把軍裡發的薄對摺一下蓋在身上,他素來把自己裹的緊緊的。

他摸上自己的鋪,衣服也懶得脫,閉上眼睛就睡死過去,睡的正香的時候,身上一陣瘙癢,他伸手去抓,卻抓到了一隻溫熱的手,立刻睜開眼睛,馬上就有人低聲喊道:“這小醒了,快堵住他的嘴巴。”

一雙臭襪被丟了過來,團成一團塞進了他嘴巴裡,一股腥臭衝入口鼻,他噁心的隻想吐。

更噁心的是在他身上的七八隻手,瞬間把他剝了精光,又有人擦著了火石,他睜眼看去,發現他們準備充分,已經用棉被擋住了窗戶,他逆著光看不清這些人的臉麵。

李老大看著燕三赤luo的身體,目眩神迷,伸出手去摸了摸他胯下,流著口水說:“這小居然還真是個公貨,冇想到生的這麼細皮嫩肉的。”

白日裡和他一起的幾個人亦是連連點頭,幾人的手已經不老實地在燕三身上摸來摸去,那個矮個解起了自己的腰帶,一雙賊眼盯住了燕三的菊花。

燕三死死盯住這些人,從小見慣了齷齪事兒的他自然知道這群同袍想做什麼,他悲憤難當,恨不能就此死去,卻又在心裡發誓,若是他能活下去,今天這些人,有殺錯,無放過。

那矮個雖然率先脫了褲,露出了白花花的屁股,卻被李老大等人阻止了,幾人吵做一團,最後以猜拳決定,李老大手氣不佳,悻悻地排在了最後。

幾人玩的興起時,連燕三口的襪也被拿了出來,又怕他心生恨意,一口咬斷命根,動手卸了他的下巴。

也不知玩了多久,燕三早已經昏死過去,李老大估摸著天色差不多了,叫兄弟們收拾收拾,一個個精疲力儘地躺回床上,卻覺得這小兔比窯裡的姐兒還來的解火。

燕三轉醒之後,掙紮著爬了起來,看清楚自己一身青紫,又有不少白漿掛在身上,隻覺得噁心無比,他穿上衣服,打了水去洗漱。

數寒天裡,一盆盆冰冷地河水直接澆到了身上,他卻彷彿失去了知覺,一張嘴唇也變的青紫,最後卻想到,那些欺辱他的人還好好的活著了,他立刻從河裡爬上了岸,又熬了一大碗薑湯,狠狠地灌了下去。

火頭營的營頭已經回來了,卻很奇怪,燕三這小比以前還要沉默,又多了怪癖,死活不肯回營睡覺,賴在夥房角落裡,見他乾活還算勤勉,營頭也不去管他。

李老大見燕三風平浪靜,得意地對其他人說:“看罷,給他十個膽也不敢告狀,再說了,說不定營頭也早就惦記這小了,他若是告狀,把自己又搭進去一次。”

幾個人心照不宣的笑了起來,都在心裡尋思,甚麼時候找個機會再玩一次。

可惜燕三的防備心極強,這些人一直冇找到機會下手,營頭卻帶回了大軍起拔的訊息。

火頭營雖然是後勤,卻不跟輜重一起,一營火頭搭著大車跟著軍一路。

段將軍禦下甚嚴,各營排列有序絲毫不亂,隻一個白衣小將時時縱馬往返,營頭見燕三一臉羨慕,輕聲說:“那個是段將軍的獨,雖然隻有十幾歲,一身武藝已經大成。”

這次又是北楚小兒無故騷擾邊疆,段家軍得了皇令,日夜兼程趕往長江兩岸。

還有一日行程時,前鋒來報,北楚軍已經突襲而來,段將軍臨危不亂,發下數條軍令,各部迅速地進入了作戰狀態。

北楚軍亦不是吃素的主兒,何況最近幾年,他們軍將星頻出,尤以一藍姓小將為甚,隱隱得了軍神的雅號。

短兵相接就是一片混戰,到了戰鬥結束時,統計傷亡,火頭營居然陣亡了個之多,火頭營的小鬼居然趁亂收割了三個敵酋。

段將軍聞聽了燕三的悍勇,令親兵喚他一見,段將軍本是棄從武,見他生的白淨,心裡有了幾分好感,遂問他如何殺的敵酋,燕三張口,清脆地答道:“小兵個生的小,隻在地上爬動,時時裝著死屍,人人皆不防備,最後暴起一擊,與不隨即遠離。”

段將軍聽了他的回答,大是讚賞,待親兵送了他的官牒上來,見他父母俱已不在,起了愛才之心,徑直問道:“老夫有意收你為義,你可願意?”

當天晚上,火頭營發現逃兵一名,據說是那個喚作李老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