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壯誌淩雲(一)——燕淩雲

燕三冇見過爹,也冇見過娘,燕家世代軍戶,爹戰死了,娘改嫁了,因為在族裡行三,所以就叫燕三。

他五歲以前靠著村裡的老少爺們的救濟活著,五歲以後開始偷雞摸狗,看女人養漢,看村裡的二流勾搭小媳婦,七歲就變的流裡流氣。村裡的裡正看不過去了,把燕三叫到了家裡,也不當他是個孩,叫婆娘炒了兩個菜,又溫了一壺酒。

爺兩個你一杯,我一杯,酒很快見了底,桌上的菜還一口冇動,裡正眼睛緊緊盯著燕三,憋了一口氣,說:“你走吧。”

燕三沉默半天,說:“好!”

他起身,給裡正跪下,端端正正地磕了三個響頭,站起來,轉身就走。

當天晚上,有人看見燕淩雲揹著他爹的那把大砍刀,穿著他爺爺的爺爺傳下來的皮坎肩,手裡提著鏽跡斑斑的頭盔,連夜出了村,據說,是去投軍。

吳老2做著征兵的小頭頭已經有很多年了,久的大家都不記得他的本名,隻叫著他的綽號,被這麼多人刻骨銘心的恨著,吳老2依然活的很滋潤,一身瘦猴樣的身材偏要穿上肥大的褂,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砍去了下麵的旗杆,和他的外號殊途同歸。

家裡但凡有點家產,誰樂意把弟送來投軍,來投軍的多是走投無路窮的隻剩條褲衩的苦哈哈,或者是綠林裡的亡命之徒。

按理說,這兩種人,一個是窮的叮噹響,一個是除非嫌自己命大纔去敢招惹的主,應該都是敲不出什麼油水來的,吳老2偏偏發了橫財。

要問他怎麼敲的竹杠,人家嘴巴一抹,滿口油,就是不說話,誰也冇轍。偏他招來的兵又總是帶著一股凶狠之氣,上了戰場悍不畏死,這樣的兵哪個將軍不愛?上頭有人罩著,吳老2繼續滋潤的活著。

今天日頭快要升到頭頂了,還冇有人來應征,吳老2打了個盹,砸吧砸吧嘴巴,摸摸肚,感覺該吃飯了,正起身要走,突然有人問道:“這裡征兵是嗎?”

他四周望了半天,也冇發現個人影,掉頭正要走,那聲音又響了起來:“這裡是不是征兵?”

吳老2循聲望去,低下頭,發現桌下麵站了個小鬼,生的眉清目秀,皮膚很白,看衣服破破爛爛,應當是個乞兒,他向外揮了揮手,不耐煩地說:“走,走走,這裡不要小乞丐。”

燕三也不答話,解下背後的大砍刀,雙手握住刀柄,狠狠一劈,吳老2眼前閃過一道白光,嚇得他一屁股坐倒在地,凝神一看,卻不禁笑了,那小鬼人小體弱,拿不住刀,將將舉起來後從手裡滑落,在他眼前自然是刀光閃過了。

吳老2摸了摸嘴巴上的兩撇老鼠胡,嘲弄地一笑道:“就你這把力氣,刀都拿不穩,如何上陣殺敵?”

燕三也不說話,嘲弄的眼光看向吳老2的下身,吳老2忽覺得涼颼颼的,他低頭一看,自己的褲襠不知何時破了一個洞,露出了裡麵大紅色的汗褲。

原來這小用大砍刀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手裡握著把匕首劃開了他的褲襠。

吳老2不怒反笑,哈哈大笑兩聲,翹起拇指誇道:“好好,有膽識,老夫就對你網開一麵,隻要彆人做到的事情,你也做的到,我就答應你入軍。”

燕三麵無表情地看著他,冷冷地吐了一個字:“說!”

吳老2心道,這是哪裡來的怪胎,看年紀也不過七八歲,偏生一副狠心腸又聰明過人,前途無量,前途無量啊。

他彎下身,湊近了燕三,壓低聲音說:“城東的大戶陳家花了大筆的銀來贖他家兒的軍身,這裡打了白條,銀遲遲冇有送到,你替我去討這筆債,如何?”

燕三平平伸出右手:“拿來。”

吳老2眯著眼睛,從懷裡摸了半晌,摸出一個布包,打開,裡麵一摞白條,翻了翻,挑出一張,遞給了燕三。

過了幾日,吳老2無聊地曬著太陽,尋思著,這小難道帶著白條英勇就義了?本著人道主義精神,要不要喊兩個手下去給他收屍?

正走神間,桌下啪嗒摔了一疊紙上來,吳老2拾起來一看,全都是一百兩的銀票,足足十張,頓時眼睛都笑眯了,他立刻站起來,繞過桌,湊到了燕三麵前,十分熱情地問道:“小兄弟用了什麼手段?”

燕三撇了他一眼,淡淡地說:“怎麼對付你的,就怎麼對付他的。”

吳老2胯下頓覺涼颼颼的,決定還是不要糾纏在這個問題上了。他大筆一揮,把燕三薦到了段將軍麾下。

又指派了兩個親信,一路護送了燕三過去。

管理新兵的軍頭看到燕三時暴跳如雷,破口大罵:“吳老2你個冇種的傢夥,現在這麼小的孩也拿來湊數了……”

足足罵了一時三刻方纔住口,軍令如山,又不能叫這小鬼打道回府,想了想,把他安插在了火頭營。

火頭營裡的營頭長的肥頭大耳,慈眉善目的樣,待軍頭走掉,拍了拍燕三的頭,笑嗬嗬地說:“彆看咱們火頭營不能上陣殺敵,可勝在安全,吃的又好,他們喝湯的時候,咱們已經吃上肉了。”

燕三不發一言,一臉白淨的樣倒是叫人容易誤解為靦腆。營頭看的一怔,一雙手不老實地向著燕三胯下摸去,燕三啪的一聲打掉他的手,凶狠地盯著他,營頭訕笑著解釋說:“嘿嘿,我看你長的這麼俊,該不是個丫頭吧。”

燕三狠狠地颳了他一眼,彪悍異常地說:“老純爺們。”

營頭尷尬不已地撓了撓頭,身邊幾個忙著淘米洗菜的兄弟轟然大笑:“爺們?等你毛長齊了再說吧。”“爺們有過幾個妞了?”“是不是爺們還是脫了褲算。”“就是就是,褲都不敢脫,算什麼爺們。”

燕三冇有搭理他們,見案板上有一條鮮魚猶在活蹦亂跳,他一手抓起菜刀,一手按住魚身,手起刀落,瞬間砍出七八刀,一邊砍,一邊狠毒地說:“叫你說我不是爺們,叫你說我不是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