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最是年少多情時(完)

趙野怔怔地摸著臉頰,陳陽洛這個耳光甩的很用力,半邊臉都火辣辣的疼,他卻突然意識到,這一切都是真的,她就活生生地站在了麵前,他突然間淚流滿麵,不爭氣地拿袖抹了一把臉,肆無忌憚地放聲大哭起來。

他凶,她可以冷漠對待,他殘忍,她可以堅強還擊,麵對他孩般的大哭,她心裡最柔軟的地方瞬間塌陷,陳陽洛抽出帕,仔細地給他擦著淚水,趙野越發放肆,長臂伸出,擁了她滿懷,喃喃自語道:“太好了,你終於是我的了。”

陳陽洛默默無語,若是趙野此時抬起頭來,定可看到她一雙清澄的眼無悲也無喜,世間的一切似乎已經從她身上抽離,留下的不過是個軀殼罷了。

趙野得回陳陽洛,今生彆無所求,當下就明令班師回朝,大軍緩緩起拔,他霸道地不許陳陽洛離開他半步,同吃同睡,卻又恪守禮節,不曾越過禁池半步,閒暇時,看著陳陽洛,眉眼間都是笑意,自信滿滿地說:“我要把你帶回去,鳳儀鑾駕聘你為我的皇後。”

陳陽洛一如當初冇有出宮前,每日裡默寫佛經,誦讀**,一任趙野在耳邊嘀嘀咕咕,趙野自己說著說著啞了聲,一雙眼睛隻看著陳陽洛的側臉,心的暴戾之氣漸漸平息下去。

行了半月有餘,陳陽洛卻開始暈車,吃什麼吐什麼,人迅速地憔悴了下去,最初兩天,趙野要喚大夫,她卻堅決不肯,暈車而已,何必勞動大夫,後來自己累的脫了形,再也無法拒絕趙野的好意。

因是禦駕親征,隨軍的大夫自然有太醫院的禦醫,陳陽洛的存在,早已成為北楚軍公開的秘密,大夫忐忑不安地進了皇帳,見裡麵設了一道珠簾,珠簾之伸出了一隻女的手,手上卻又覆蓋著錦帕,楚皇的佔有慾由此可見一斑,太醫心惶恐更甚。

待他手按上陳陽洛的細腕,心大定,為了把握起見,足足診了一炷香,趙野已經走到他背後來了,方把手抬起,一臉喜色地道:“恭喜皇上,賀喜皇上,娘娘有喜了。”

趙野臉色大變,憤怒,委屈,怨恨,嫉妒,無數種情緒交加一起湧上了他的心頭,眼前一陣天旋地轉,他伸出手扶住旁邊的柱,方將將站穩了身。

他對身後的親信使了個眼色,數日後,太醫的家人接到了太醫軍急病暴斃的訊息,皇上親厚,賞賜了不少田地珠寶。

趙野呆呆地站在了珠簾前,卻不敢掀開珠簾看一眼陳陽洛,他怕,他怕會忍不住親手掐死她。半晌,趙野終冷冷地道:“我喊人熬了藥給你吃,打下他。”

陳陽洛聞言,身體一震,隨即抬起頭來,斬釘截鐵地道:“孩冇了,我也不活了。”

珠簾內外,兩個人僵持半晌,趙野眼一垂,一身陰冷之氣漸濃,終還是甩手而去,卻從此不肯再踏進皇帳半步,到達京城之後,又找了十二個經驗老道的嬤嬤,十二個手腳伶俐的宮娥,仔細地伺候著陳陽洛。

他日日飲酒為樂,一次酒後糊塗,卻寵信了一名下邊進送的美人,長的傾城傾國,看在酒醒後的他眼有如白骨,過了幾日就被他拋諸腦後,過了兩月,宮人來報,美人有喜。

趙野沉默半晌,突地放聲大笑,笑聲卻充滿了陰冷可怖,他笑罷,陰森地道:“如此也好,你負了我,我亦負了你。”

話罷,大聲道:“美人若是生得皇,晉為麗嬪!”

幾個月後,陳陽洛產下一,又兩個月,麗嬪誕下一,趙野兩個兒都冇有去看上一眼,隻淡淡地對管著皇族宗牒的吩咐了句,長名陽,次名洛。

一想到她,趙野心就如同萬箭穿心,卻控製不住自己不去想她,不去念她,思念刻骨銘心,日日夜夜折磨著他,他終於耐不住寂寞,跑到陳陽洛居住的棲鳳宮。

二人再相見之時,趙野略顯侷促,陳陽洛一如往昔,淡淡地掃了他一眼,隨即專注於抄寫佛經,趙野很快坦然。

次年一月,冊封陳陽洛為慧慈皇後,母儀天下。

到了三月,傳來了陳陽洛有喜的訊息,趙野喜不自勝,未幾,麗嬪收買了熬製補藥的宮娥,陳陽洛流產,太醫診斷,從此之後,再不能生育。

趙野大怒,麗嬪被打入冷宮,隨後瘋癲,不慎跌落井身亡。

趙野回想這一切,都是自己酒後失德,以致毀了自己和心愛的人的親生骨肉,悔恨日日疊加,終無法抵禦,他遷怒於趙洛,來尋時,卻被告知,二皇被抱到了皇後處。

趙野臉一沉,徑直來尋陳陽洛,遠遠地望見兩個兒玩耍,長趙陽粘著次趙洛,太陽的照射下,次那張臉白若骨瓷,晶瑩剔透,長大以後不知道是何等的禍國殃民,他心厭棄。

大步行過,到了趙洛麵前,一把將他拽起,看著他那張肖似其母的臉,怒從心起,兩隻手不覺用勁,眼見趙洛的一張小臉由白轉青,一旁的趙陽嚇得呆呆地立在一旁。

最後還是急急趕來的陳陽洛死命掰開了趙野的雙手,把趙洛一緊緊護在了懷裡。

趙野看一眼趙洛,那是自己背叛的證明,又看一眼趙陽,是她背叛的證明,心裡恨意滔天,陰森森地道:“休要讓這兩個東西出現在我麵前,不然生死難辨!”

趙陽和趙洛自幼就與母親親近,卻與父親不睦,由來於此。

到了兩個兒成年,趙野終於發現了有兒的好處,把偌大的江山丟給了親生兒趙洛,帶著陳陽洛雲遊四海,又通過暗衛,抹平了二人行過的痕跡,叫兩個兒找不到孃親,從此後,陳陽洛就是他一個人的了。

這日,從趙洛和竹的院裡出來,看著前麵閒自得的陳陽洛,趙野心抑鬱,低聲道:“一個女,隻有極愛一個男,纔會為他生吧?”

陳陽洛腳步不停,道:“若是我們的孩兒還活著,現在也該娶親了吧。”

PS:這個應該說是前傳更恰當些,今天寫完了。還會寫一些其他人的番外,我會在章節名字裡註明是誰的番外,不感興趣的就不要訂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