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最是年少多情時(四)

陳嬤嬤帶著一眾太監宮女出去後,外麵的躁動平息,宮內宮外一片肅靜。夜晚很快降臨,陳陽洛和兩個宮女擠做一堆,不敢點燃宮燈。

一片昏暗,陳陽洛毅然站起,低聲道:“總在這裡躲著也不是個事兒,咱們溜出去。”

兩個小宮女冇有異議,三個人畏畏縮縮地從側門出了宮,見外麵一片混亂,四處是無頭蒼蠅般亂闖的太監宮女們,其甚至還摻雜了有品級的宮妃。

陳陽洛隻看了一眼,就大膽地加入其,順著人流方向前行,擁擠混亂之,她也不知道行了多久,那兩個小宮女早不知去向。

每過一條岔路,人流就稀少一些,漸漸地,她的身邊隻有三五雜役,陳陽洛抬起頭來,發現竟是到了禦花園。

樹影憧憧,在一片混亂異常地安靜,陳陽洛止住腳步,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猛地口被人捂住,腰上一緊,整個人跌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她一陣心悸,正要掙紮,耳邊響起了熟悉的聲音:“妹妹,是我。”

章哥哥!

陳陽洛安靜下來,捂住她的口的手鬆開了,腰間那隻強而有力的手臂卻依然扣著,陣陣熱流從腰間傳到了全身,她麵上一紅,暗自慶幸此時天黑難辨。

章轉過身來,從腰上解下一個布包,打開活結,拎起裡麵的衣物輕輕一抖,卻是個小太監的服色。

陳陽洛知道他的意思,迅速地把這身衣服套在了外麵,又解下發上珠釵,把一頭秀髮都盤到了帽裡。

章退後兩步,上下打量了半晌,見她雖然一身太監服飾,一張臉上依然白裡透紅過於粉嫩,他蹲下身,從地上抓了把泥土,胡亂地在陳陽洛臉上抹了兩把,她的臉登時花成一團。

章滿意地點了點頭,微笑道:“如此甚好,咱們走吧。”

陳陽洛乖巧地跟在他後麵,也不問他所去何處,一心一意地知道,這個哥哥,絕對不會害她。

章一手緊緊牽著她,在前麵左拐右拐,也不知道行了多久,先還撞見三五慌亂的太監宮女,越往後來卻越是荒涼,最後到了一堵宮牆麵前。

這牆高約丈餘,漆成紅色,遠遠地望不見首尾,陳陽洛知曉,這是整個皇宮最外麵的一道宮牆了,隻要跨過這道牆,外麵就是海闊天空。

隻是這牆高且不說,又滑不沾手,牆頂還刻意做成了錐形,上尖下粗,攀爬不易。錐處又鑲嵌了無數細碎瓷片,讓人無處下手。

章鬆開她的手,從懷裡摸出一個哨,輕輕吹了一下,發出的卻是黃雀的叫聲,牆外麵立刻響起了同樣的叫聲與他呼應,就像是兩隻鳥兒互相求偶一般。

陳陽洛站在牆根處,仰起頭看上去,見宮牆頂端突然出現一鋪棉被,她暗自讚了聲,果然好計,棉被墊底,就不怕瓷片劃手,原本尖削的牆頂也易於攀爬起來。

接著兩個人頭出現在了牆的上麵,手腳並用地爬到了棉被之上,隨後丟下一團繩,章拽了拽,見那繩甚是結實,徑直栓在了陳陽洛腰間,牆頭上的兩個人緩緩地往上提著繩。

陳陽洛被拖拽到了牆頂後,見對麵卻是一道木梯,不禁鬆了一口大氣。

那兩個人又把繩放了下去,章正要攀爬,一聲厲喝傳來,牆頭的兩個人也顧不得牆下的章,收起繩哧溜滑到了牆的另外一邊,拉起恍惚的陳陽洛撒腿就跑。

隱隱聽到牆的另一邊傳來了質問聲:“桃花真是有雅興,難道是我那皇兄和你重修舊好了不成?”

陳陽洛被安置在了府花園之角落處的小院裡,原本是圓丁的居所。

第二天一早,章滿臉疲憊地進了院,抬頭望見陳陽洛直直地站著,一身白衣上沾滿了露水,她,竟是站了整整一夜。

章心一暖,嗓音沙啞地道:“勤王的部隊到了,二殿下率軍撤出了城外,一路向北而去了。”

陳陽洛抿緊嘴巴,不發一言地盯著章,章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牽著她的袖向房間裡行去,邊行邊道:“那個假冒你的宮女替你出嫁了,原本伺候你的都隨了去了。”

陳陽洛腳步一滯,章頭也不回,低聲道:“欺君是大罪,至少她們都保的了性命。”

待進了房間,章把她按到了椅上,摸了摸茶壺,還算溫手,就倒了杯茶水給她,陳陽洛接過茶杯,隻在手裡轉著。

章定定地看了她半晌,終於道:“他走之前,高聲宣道,定然還會回來,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陳陽洛微微一震,抬起頭來,與章對視半晌,一雙眼清澄如水,她徐徐道:“這世界上,從此再也冇有瀏陽公主陳陽洛了罷?”

章眼眶微濕,抿了抿唇,肯定地應道:“冇有了,”隨後又補充道:“隻有我章的妹。”

陳陽洛所住的小院成了家的禁地,人人都說章在此金屋藏嬌,風言風語越傳越烈,終有一日,一個一身火紅裙裝的女帶著丫鬟婆找上了門。

她生的頗為秀美,隻滿頭金玉壞了一身的味道,顯出了幾分俗氣,上下打量了幾眼陳陽洛,旁邊跋扈的婆已經上前一步,一指陳陽洛,氣焰囂張地說:“就是這個狐狸精,迷了老爺的心。”

陳陽洛一雙眼睛看透世情,猶如眾神俯視蒼生,那紅衣女被她看得無地自容,惱羞成怒,斷然道:“把這屋給我砸了!”

一眾丫鬟婆一起動手,隻把桌上的茶盞一翻掃地,旁邊供的菩薩,默寫的經書卻無人敢動。

等她們離去,望著滿地狼藉,陳陽洛也不去管它,自拿出了一本經書誦讀,心境祥和,榮辱不過是旁人強加於她頭上的罷了。

到了晚上,房門被人一把推開,一股酒氣直衝口鼻,章醉醺醺地靠在門框之上,迷迷糊糊地望著燭下的陳陽洛,昏黃的燈光打在她身上,憑空多了一圈黃色光暈,如佛光一般,整個人似乎都要羽化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