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妹妹,

陳則涵不喜歡弟弟妹妹,每次家裡添丁,娘要麼忙於照顧弟弟妹妹,要麼指天罵地詛咒那些姨娘們。

總之,弟弟妹妹不是好東西。

七歲的陳則涵一直堅定不移地深信著。

爹爹牽著小小的兮兮過來的時候,陳則涵正忙於整頓自己的螞蟻大軍,“涵涵,這是你兮兮妹妹。”

妹妹,也可以是這個樣子麼?

陳則涵使勁嗅了嗅,她身上帶著股藥香,是爹爹的味道,心中立刻便親近起來。

七歲男孩表達感情的方式有點奇特:

“兮兮,給你,這是我剛捉的螞蚱。”

“兮兮,剛掏的鳥蛋,摸摸,還溫著呢。”

“兮兮,爹爹又去哄弟弟了,真想揍他!”

……

幸好,這個妹妹善解人意,異常的配合,成年後,陳則涵才漸漸領悟,他是多麼幸運。

“唔,螞蚱可以入藥呢,得好好研究研究。”

“鳥蛋啊,燒鳥蛋很好吃的,咱們去叫廚娘燒來吃吧。”

“想揍就揍唄,反正你是哥哥的麼。”

不過小丫頭片子也有發脾氣的時候:

“兮兮,你為什麼蹲著尿尿……”

上了學堂,陳則涵和兮兮不再朝夕相處,剛剛學了幾個字,便跑到兮兮麵前賣弄,“兮兮,你看,你看,蘇珺兮和陳則涵。”

那字歪歪扭扭,蘇珺兮睜大了眼睛也隻辨認出了個兮字,其他的,不過是五團墨跡,敷衍地拍了拍陳則涵的頭,“不錯不錯,以後要更努力。”

如今,他寫的一手漂亮的楷書,卻再也寫不出那個名字,在心底徘徊千百遍,也隻敢手指在掌心輕劃。他怕,若是白紙黑字地寫了出來,那無處盛放的感情會讓他無地自容。

疼她,寵她,已成習慣,不知何時起,聰明的丫頭開始喚他哥哥,一聲聲的哥哥,卻把他推到遙不可及的彼岸。

他噓寒問暖,送上輕巧玩物,她不動如山,他終於忍不住問了那句:“我與你兩小無猜,難道你心裡就冇有一絲我嗎?”

她默然以對,從此,隻能觀望。

為了讓她放心,他開始流連花叢,聞著彆人的髮香,卻在尋找她的味道,總是在夜半三更被滿屋的脂粉嗆得出門,跌跌撞撞地跑到她的門前,癡癡呆呆就是一夜。

白天,神采奕奕,又是那個放蕩不羈的陳公子。

若可以,我願傾儘所有,換你喚我一聲名字。

“則涵,以後多多保重。”

你披著彆人的嫁衣,說了我夢寐以求的話。

我已經,一無所有。

PS:額,貌似偶很喜歡寫青梅竹馬的番外,慚愧。

[bookid=1662755,bookname=《妙手迴心》]古代女杏林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