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親

趙洛驚怒交加的聲音傳來:“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另外一個聲音卻是這女的相公,略顯低沉,自然帶上了三分威嚴:“天下之大,莫非王土,朕哪裡去不得?你個不肖,見到父親還不請安。”

外麵沉寂了下來,應是趙洛和趙野對恃,竹早已從趙陽那裡知曉了這一段過往,再看向眼前女,目光自然帶了幾分探究,傳奇女陳陽洛,亦是她名義上的生母,竹想到方纔還想與她結拜姐妹,不禁大為尷尬。

她訕笑兩聲,想要開口,卻又不知道叫甚麼,按照趙洛那邊,應是婆母,事實上又是她的生母,陳陽洛亦是同時知曉了竹的身份,縱然她心如止水,此時也不禁起了波瀾,當年嗷嗷待哺的嬰孩竟然這麼大了。

她眼眶微濕,見竹尷尬,溫和地出聲道:“你不妨跟著洛兒喚我一聲孃親罷。”

竹的尷尬情緒大是緩解,這兩日雖與陳陽洛十分親近,把她當成自己的娘卻還是困難,當成婆母卻毫無問題,當即便痛痛快快地喊了句:“孃親。”

陳陽洛鼻微塞,略有些哽咽,連聲應道:“哎,哎,好孩。”

竹見她情真意切,知曉她是藉著趙洛的身份想讓她喚上句孃親罷了,真想象不出,當初陳陽洛是如何的堅忍韌決絕,才捨得下猶在繈褓的女兒。

這邊母女相得,外麵一對父間溫度逐漸升高,趙洛鐵青著臉,喝道:“你出去,這裡是我的家,不歡迎你。”

趙野陰沉著臉,連連冷笑:“好,好,小兔崽翅膀硬了,連老也敢頂嘴了。”

聞言不妙,竹和陳陽洛對望一眼,二人一起出了房門,一見陳陽洛,趙洛立刻現出了歡喜的表情,親親熱熱地喚道:“母後。”陳野的臉卻又陰了三分。

陳陽洛一手牽著竹,一手就來拉趙洛,還冇碰到他的衣襟,半路上就被趙野截了去,他握住陳陽洛的手,看也不看竹和趙洛一眼,專注地盯著陳陽洛道:“咱們也該上路了。”

趙洛上前一步擋在了陳陽洛麵前,直麵趙野道:“要走你自己走,母後留下和我們一起住。”

趙野終於惱了,他一個巴掌過去,趙洛臉上立時出現五個紅色的指印,竹再也不能冷眼旁觀,她湊上前去,輕撫著趙洛的臉頰,怒視著趙野。

陳陽洛亦是惱了,她一把甩開趙野的手,站到了兒媳婦身邊,固執地扭過頭,淡淡地道:“要走你自己走,我不走。”

趙野氣急敗壞,顫抖著手在陳陽洛和趙洛竹之間來回擺動,終還是定格在了陳陽洛身上,怒道:“是不是因為見了女兒,就不捨得走了?”

陳陽洛默然,臉上一片淡然,大有你狂任你狂,我自巍峨不動的架勢。

竹輕歎一聲,這前前任楚皇倒果真是個情癡,往日裡冷靜自持,到了陳陽洛這裡就變的一塌糊塗,若是不捨得走,當年又怎會丟下繈褓裡的**?今時今日更加不會不捨得了。

趙洛一頭霧水,在幾人間來回掃視,最後看向陳陽洛,困惑地問道:“女兒?甚麼女兒?”

陳陽洛終還是跟著趙野走了,趙洛卻是因為半路收到傳信,得知楊花和衛燎已經離去,星夜兼程的又趕了回來。

晚上,他親自盯著竹喝下一碗苦藥,接過空碗,又往竹手裡塞了一顆蜜餞,見她吃的腮幫鼓鼓,寵溺地給她擦了擦嘴角的藥汁,輕聲道:“他們在你身邊我不放心,他們走了我卻是更不放心。”

竹很是理解趙洛的心情,卻不好發表甚麼評論,難道要她說她不捨得那兩個混蛋離開?隻能拚命地把那蜜餞在嘴裡多含上一會兒,趙洛又去為她倒了杯水來,遞給她時,狀似無意地問道:“他今天那句女兒甚麼意思?”

不得不說趙洛聰明絕頂,隻從陳陽洛急急地拉走趙野就看出了蛛絲馬跡,竹嘴巴一頓,含糊不清地道:“我怎麼知道,是你的父母,又不是我的,你都不清楚,我就更不清楚了。”

趙洛探詢的眼光在她臉上巡視許久,見她一片坦然,暫時放下了心事,竹略過他的眼光,轉移話題道:“你和你爹爹的關係似乎不是很好?”

一提到趙野,趙洛的臉迅速地陰沉下去,他悶不做聲地撥弄著手裡的茶盞,半晌過去,竹以為他不會說的了,他卻突然低落地道:“自我年幼記事起,他一見到我就擺了一張臭臉,似乎我是洪水猛獸一般,有幾次,許了由頭就罰我的板,執行的宮人下手又快又狠,要不是母親及時趕到,我一定會被活活打死。”

他頓了頓,抬頭望著竹苦笑道:“我和父母長的都不象,幼年時常常懷疑,自己不是他們親生的孩。”

他回憶往事,臉上露出了幾許困惑:“可大哥和母親生的極象,父親也很討厭他,甚至於超過了討厭我。”

他看向竹,求證道:“他對我還凶狠些,對大哥卻是不聞不問,是不是更討厭大哥一些?”

竹摸了摸他的額頭,心道,忒可憐的兄弟倆了,都是有爹生冇爹疼的,若不是陳陽洛護著,估計都被趙野一起揍死了。

相比之下,竹要幸福的多了,章疼愛女兒真個是如珠如寶,幾個夫人太太也是甚好相處的。

她輕聲勸道:“你爹爹應是有甚麼心事罷,至少你母親還是很疼愛你們兄弟的。”

趙洛把臉埋在了竹膝間,喃喃道:“我不在乎了,我已經有你了,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

夫妻兩個正說著話,傳來了三長兩短的敲門聲,二人同時坐起身,這是和家裡約定的暗號,若有急事就叫送信人如此敲門。

趙洛立刻站了起來,攔住了竹道:“你等著,我去看看。”話罷,徑直出了房門,片刻迴轉,手裡已是多了一封信箋。

交到竹手上,她馬上拆了來看,趙洛見她麵色越來越是凝重,不禁問道:“甚麼事?”

竹抬起頭來,看著趙洛,凝聲道:“妙兒離家出走了,留書說去尋她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