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燕好

趙洛湊到了竹耳邊喃喃道:“昨天的洞房花燭娘可是睡過去了……”

竹隻覺耳邊滾燙滾燙,偏他的唇碰過的地方又能覺得熱上三分,一時間心慌意亂,手腳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昨天迷迷糊糊的睡下了,這一身的衣服還穿在身上,卻不知何時已經被趙洛解開了外衣帶,露出了裡麵白色的褻衣,被趙洛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竹恍若了魔咒,身體絲毫動彈不得,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趙洛的牙齒落在她的衣帶上,一點點地把那個活結解開。

衣襟被他毫不留情地掀開,裸露的肌膚接觸到了涼涼的空氣,竹瑟縮了一下,神智略微清醒了些,抬頭望見天光大亮,喜床之上毫纖畢現,錦被被推到了二人腳下,趙洛似笑非笑地半趴在她腿上,修長的手指順著紅色肚兜一路向上,攀爬到了她的頸上。

他的嘴角上揚,食指半蜷,就在她的喉嚨上輕輕叩打,竹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口渴的厲害。趙洛微微向外傾身,單手拿起床頭幾上的茶壺倒了盞茶,竹下意識地伸手去接,他微微一笑,把茶杯送到了自己嘴邊,吞了一口。

竹傻傻地看著趙洛含笑向自己靠近,直到兩個人的唇距離不足一寸了方反應過來他要做什麼。

嘴巴上傳來了濕濕熱熱的觸感,接著一個柔軟的東西伸了進來,輕巧地撬開了她的牙關,一口茶水注入了她嘴,咕咚一下全嚥了下去。

趙洛卻並不放過她,唇依然在她的唇上摩挲,柔軟的舌更是伸了進來與她的舌交纏在了一起,竹微微垂下眼簾,看著趙洛長長的睫毛在眼前晃動,一雙深沉的眸始終盯緊了她。

她合上雙眼,專心感受著口舌間傳來的激情,身體似乎都不存在了,隻剩下了舌在相互糾纏,酥麻的電流從口傳遍全身,恍惚間似要飛到了霄雲外。

竹伸出雙手環住了趙洛的頭,在他頸後交叉又撫摸上了他的耳朵,身體的深處傳來了強烈的渴望,她雙手用勁,隻想把趙洛壓到身體之。

趙洛似乎知道了她的意圖,一雙大手伸入了她的肚兜裡,在她身體四處遊走,竹胸前一緊,敏感之處被他完全掌握,她身體微微顫抖,感受著這親密無間的愛撫。

趙洛放開她的唇,一手輕輕一挑,肚兜輕飄飄地垂落一旁,兩隻手微微有些變形的柔軟讓他目光越發深沉,他低下頭,含住其之一,細細啃咬起來,竹隻覺胸前又濕又癢,整個人都要融化在了他的唇。

她伸出雙手,略有些慌亂的抓住他的頭髮,身體變的灼熱不似平常的自己,兩腿微微分開,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趙洛亦是呼吸沉重起來,他的手不知不覺地伸向了她的雙腿間,竹一驚,雙腿猛地合起,卻把他的手夾在了當。

趙洛臉上浮現了惡作劇的笑容,他眉峰一挑,玩味地看著竹的臉色變化,竹感到雙腿之間似有一隻小蟲在爬,原來趙洛的食指曲起,故意挑弄於她。

竹咬緊下唇,任由那瘙癢從下身蔓延到了全身,她的臉上潮紅泛起,向下席捲了身體每一寸肌膚,十個腳趾微微蜷縮,一股戰栗之感從身體的最深處迸發而出。

她終於繳械投降,身體一軟,雙腿微微鬆開,趙洛抽出手,單手撐起身體,另外一隻手麻利地解下自己的腰帶,竹見他如此,身體一扭,反倒在了床上,隻露出了一片光滑的後背。

趙洛見她如此做派,喉嚨間傳出了陣陣低沉的笑聲,他毫不在意地把裡衣撕開丟到了一旁,整個人赤身**地覆到了竹的身上,竹隻覺得自己被一個巨大的火炭包圍,人完全燃燒了起來。

趙洛身下如饑似渴,他雙臂環住了竹的肩,側臉貼著她的臉,唇緊緊貼住她耳邊,輕聲問道:“給我好麼?”

竹全身繃緊,半個字也吐不出來,隻徒勞地擺了擺頭,趙洛如得將軍號令的先鋒,輕輕用手分開她兩股,對準龍口,一刺而入。

竹身先是一僵,異物進入的不適感讓她不安地扭動著身體,趙洛止住了全部動作,在她耳邊低喃,輕聲軟語,他有多麼的喜歡她,多麼的愛她,她是多麼的美麗動人……

同時一雙手從她頸後,經過她的後背,一直撫摸到了她的臀,如同溫柔的溪水緩緩流過山石,竹被他滿滿的愛包圍,身體漸漸放鬆,趙洛感受到了她的變化,開始慢慢地律動起來。

竹閉上眼睛,身體漸漸漂浮起來,在那大海之上,隨著波浪忽上忽下,一時拋上浪尖,一時又被高高的峰頭淹冇,她忍不住**出聲,低低淺淺,帶著無儘的**,直接衝擊著趙洛的耳膜。

他加快了動作,似有無窮海浪沖刷著海灘,一波又一波,前麵的還冇有消失,後麵的已經頂上。

竹已然喪失了神智,憑藉原始本能抓住了他的肩膀,兩隻腳盤上了他的腰,後腳跟不停地擊打著他的臀。

趙洛深深地憋住了一口長氣,他咬緊下唇,汗水順著髮梢滴落到了她胸前,在那粉紅色的櫻桃上化成了一攤水,晶瑩剔透,如此美景讓他再難自製,猛地低吼一聲,有如猛虎出閘,一瀉千裡。

趙洛完全癱軟在了竹身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竹一雙眼睛亮晶晶地看著他,咬緊下唇,伸出食指捅了捅他結實的肩膀。

趙洛抬起頭來,見她頭髮濕漉漉地貼在了額上,一張臉白裡透紅,眼角眉梢春意蕩然,一時間又是意動,竹感受到了他腿間的變化,大是尷尬地把他推向了一旁,隨手抓起二人衣物覆蓋在了身上,很是不好意思地道:“相公,我餓了。”

一句相公叫的趙洛心花怒放,他正要應了下來,猛地想到她似乎從來都冇有為他親手做過一碗羹湯,不禁賴在竹身上,和她額頭對著額頭,鼻尖頂著鼻尖,唇幾乎貼著她的唇說道:“娘不如給為夫做一頓飯食來罷。”

竹一凜,神智迅速回籠,這是什麼,婚姻戰爭的第一炮,話說,很久以前,已婚閨蜜曾再三叮嚀她,兩個人結婚以後,就看誰更懶了,誰要是忍不住開始動手做家務,那以後就會一直做下去了。

她迅速地警覺起來,臉上登時就換上了商談買賣時的笑容,真誠而坦然,略帶了幾分嬌意道:“可是我冇做過飯啊,還是相公下廚吧,我喜歡吃洛做的飯食啊。”

趙洛被她幾句相公叫的骨頭都酥了,立刻便應了下來,溫香軟玉在懷卻又不捨得下床,兩個人又撕磨了好一陣方在竹的再三催促下穿起了衣服。

趙洛又磨磨蹭蹭地偷了幾個香,竊了幾個玉,方拖拖拉拉地出了門。竹稍事洗漱,穿戴整齊,坐在梳妝檯前,見自己麵色依然潮紅,臉上春意盎然,不禁啐了自己一口,一定要警惕趙洛同學的美色攻擊啊,原則問題絕對不能讓步。

比如做飯裁衣之類的重體力勞動,交給無所不能的天才趙洛去做好了,像她這種高科技腦力人才,隻需要動動腦算算賬,看看家裡是否收支平衡,某人是不是私自設立了小金庫就可以了。

正琢磨著,趙洛端著托盤穩穩噹噹地進了房,竹趕緊站起身,迎了上去,領導要適當的體諒下情,群眾會很感激的,果然,趙洛笑的露出了一嘴白牙,連聲叮嚀:“你坐著彆亂動,小心燙著了。”

話罷,把托盤裡的幾樣小菜逐一擺到了桌上,竹站起身來,見是一碟梅菜扣肉,一盤的糯米排骨,再加上一小碟紅油泡椒,不禁食指大動,伸出指頭拈起了塊排骨就丟到了嘴巴裡,卻燙的立刻張了嘴連連用手扇動。

趙洛連忙倒了杯水給她,竹喝了幾大口後端著茶杯看了眼滿臉緊張立在一旁的趙洛,幾乎幸福的要流淚,多好的相公啊,又體貼又溫柔,會烹飪會裁衣,最最關鍵的,是不要薪水的啊。

如此一想,竹不禁殷勤了幾分,連連為趙洛佈菜盛飯,趙洛亦是滿心歡喜,這種平凡夫妻的日是他從很久以前就一直想要的了。

用罷了飯,趙洛牽著竹的小手,正要出去散步,卻聽得外麵傳來了敲門聲,兩個人麵麵相覷,事先已經商量妥當,成親後暫時過上幾日平靜的夫妻生活,凡間瑣事儘皆丟下,下人們也被打發的遠遠的,隻平日裡有專門送些柴米油鹽的仆役來往。

趙洛鬆開竹的手,整了整衣襟道:“你且在這裡等著,我去看看來者何人。”

竹點了點頭,卻知來的必是二人的熟人,明裡這山坳之人煙稀少,暗裡不知多少護衛在看護著二人,能被暗衛放行的定是二人的熟人,隻是,會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