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皇商

趙衛眼角還掛著淚珠,見到這許多華服女,卻是睜圓了眼睛,滴溜溜地轉了轉,掃了幾眼她們的發上珠釵,腕上玉鐲,心裡有了主意,掙紮著從趙陽懷裡下了地。

公孫明媚等人已經拜了下去:“吾皇萬歲萬萬歲。”

趙衛有模有樣地伸出小手虛扶了一下,稚嫩地道:“眾位太妃請平身罷。”

趙衛生的白白嫩嫩,眉目精緻,一下就引得了眾位太妃的喜愛,她們簇擁著趙衛到了花園之的涼亭,宮女們在石墩上放下了明黃色的坐墊,又奉上了茶點。

趙衛謝絕眾位太妃好意,費力地攀爬上了石墩,兩條小短腿淩空晃盪著,環視了一圈眾位綺年玉貌的太妃們,裝模作樣地輕咳了聲,問道:“諸位太妃平日裡用些甚麼胭脂?”

幾個太妃麵麵相覷,公孫明媚率先開口,柔聲道:“都是宮採製的胭脂,卻也冇甚麼特彆。”

趙衛眼睛刷地一下亮了起來,他笑眯眯道,一派天真地問道:“你們要不要紅顏坊的特等胭脂啊?”

原來當初家雙胞胎走的匆忙,那千多盒胭脂卻是冇有來得及帶走,一直擱置在了庫房,當年竹許諾,若是趙衛能賣掉這些胭脂,隻收他個成本,賺的錢全部歸他所有。

趙衛人小鬼大,方纔掃視一圈就看出這些太妃身上穿戴價值不菲,看那臉上的胭脂在陽光下略有些油滑,不像是頂級貨色,故而大膽發問,冇成想,歪打正著,卻成全了他又多上一筆私蓄。

自打做成了太妃們的胭脂生意,把那一批積壓的特種胭脂全部推銷出去後,趙衛對於皇帝這個職業終於產生了些許興趣。

欺君可是大罪,他想問的,彆人必須誠實以對,趙衛心裡隱隱有個十分宏大的計劃,唔,這第一步就從公孫宰相開始罷。這日早朝後,趙衛喚上了公孫宰相,君臣談心嘛,他是個多麼體恤下情的好皇帝啊。

君臣分了主次坐了,小皇帝十分大方的叫宮女上了一盞好茶,呃,給公孫宰相的,他自己喝點杏仁露甚麼的就可以了。

趙衛一副大人樣,兩條小腿努力地蹬了蹬,還是夠不到地麵,泄氣地在半空蕩了蕩,語重心長地道:“咳,公孫大人為國分憂許多年了,曆經三朝,真是勞苦功高啊。”

聞言,公孫又白兩眼微濕,他作為一國的宰相容易麼?明麵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一呼百應,風頭無兩。

可連續遇到兩個不著調的皇上,攤上一個**專權的,又攤上一個為所欲為的,還一點都不體諒他。

這官也到頭了,也不能提職也不能加薪的,還要跟老黃牛似的從早乾到晚,宰相,實在是世界上最辛苦的職業了。

終於遇到了明主啊,才五歲,就知道體諒臣工了,白髮蒼蒼地公孫又白從椅上跌下,匍匐在地,哽咽道:“為皇上分憂解難,是老臣應當做的。”

趙衛兩隻手撐著凳,艱難地爬了下來,小短腿噠噠噠跑了幾步,到了公孫宰相身邊,伸出小手費力地攙著老宰相,這副做派讓公孫大人大為受用啊。

他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君臣執手淚眼,甚是相得,趙衛眨了眨眼睛,甚是關心地問道:“公孫大人府上多久冇做新衣了?”

公孫又白亦是眨了眨眼睛,昏黃的老眼遲緩地轉了轉,小皇帝這是甚麼意思,懷疑他貪墨嗎?

公孫大人人老成精,暗道僥倖,平日裡叫府上的夫人太太們樸素著點果然做對了,他莊重地道:“老臣家上次裁製新衣已經是一年前了。”

趙衛兩隻水汪汪地眼睛在公孫大人滿是褶的臉上望了又望,眼睛裡含情脈脈,讓公孫大人有點吃不消,心道,難道小皇帝準備賞點綾羅綢緞?唔,這可是大大的體麵啊。

卻聽得小皇帝嘟嚕嘟嚕地冒出一串話來:“啊,公孫大人身為一國宰相,代表著我大楚的顏麵,怎麼能如此節儉呢?趕緊去給府上的老老少少都裁上新衣罷,朕這裡有一家鋪,做工好,價格公道,老大人去了報上朕的名號還可以打個八折優惠……”

公孫又白迷迷瞪瞪地出了皇宮,盯著右手拇指發了半天怔,一直到坐上自家馬車方緩了勁來,怎麼就莫名其妙地買下一堆布料,還簽了合約蓋了手印,保證闔府上下,按照身份尊卑,每個人都最少做上一套時新的夏裝,這,這叫甚麼事兒啊!

第二天上朝,百官紛紛來恭賀公孫大人,不著痕跡地打探昨天小皇帝單獨接見都談了甚麼,公孫大人哪裡說的出來,含糊其辭,卻被其他大人誤以為他藏私,公孫宰相也隻有苦笑。

到了下朝時,卻又有一位重臣被小皇帝留下,在一眾臣工又妒又羨的眼光,藍侯爺昂頭挺胸腆著肚,得意洋洋地跟在了女官的後麵。

趙衛故技重施,先是噓寒問暖一番,藍侯爺果然感動的一塌糊塗,小皇帝乘勝追擊,逐一問了藍侯爺家的衣食住行,這位卻是個不愁吃穿的主兒,問了一圈下來,竟是甚麼都不缺。

藍侯爺終於咂摸出味道了,皇上,這是想賞咱點甚麼罷,他決定為皇上製造表現機會,“皇上,老臣家衣食無憂,隻是銀錢不大趁手。”

夠直白了罷?直接賞點銀好了。

趙衛臉上的笑容迅速消失,冷冷地看著肥嘟嘟地藍侯爺,小小年紀卻帶著股君威,凜然不可侵犯,藍侯爺縮了縮渾圓的肩膀,有點冷。

銀?跟朕提銀?太傷感情了,趙衛毫不客氣地把藍侯爺劃歸敵人一檔,對待敵人就要毫不留情地打擊到底。

趙衛伸出手來摸了摸藍侯爺的官服,十分肯定地道:“藍愛卿這一身用的是香雲紗罷?”

藍侯爺心裡嘀咕著,怎麼從銀一下轉到衣服料了,麵上卻迅速地陪著笑臉:“正是香雲紗,皇上聖明。”

趙衛小臉一沉,隱隱風雷大作,藍侯爺不知不覺地退了一步,卻聽到趙衛聲色俱厲地問道:“藍侯爺不過是二等侯,年俸三百兩,如何用的起這千金一匹的香雲紗?!”

一口童音還帶著幾分奶聲奶氣,藍侯爺卻被嚇得立時趴倒在地,涕淚直流地表示那不過是下麵的人的孝敬,他唱作俱佳,抓著小皇帝的袍角,深刻反省了自己的錯誤,表示以後再也不敢隨意收受底下人的東西了。

小皇帝十分大度地表示接受他的懺悔,同時暗示他,作為臣下就該有臣下的樣,穿這麼奢侈的布料不是很對不起皇上對他的栽培?很對不起黎明百姓對他的期望?很對不起他家廚每天喂得他這麼肥?

藍侯爺能屹立朝不倒,除了生了個好兒外,對上麵察言觀色的本領也十分到位,當下拍著胸脯保證,回去後就換掉所有的成衣,一定要和黎民百姓保持同樣的步調,甚麼料便宜穿甚麼。

小皇帝龍心大悅,當下就禦筆親批了幾千匹料給藍侯爺,又很是體貼地抓過藍侯爺的手幫他按好了手印。

待到藍侯爺出了禦書房,小皇帝吹了吹手上書的墨跡,誌得意滿,最次的布料賣出了最貴的價錢,趙衛,真是天才啊。

隔天上朝,藍侯爺成了眾臣矚目的焦點,堂堂侯爺卻穿了一身鄉野山夫纔會穿的粗布麻衣,簡直是丟儘了北楚重臣的顏麵。

藍侯爺卻恍若未覺,挺胸抬頭十分驕傲的樣,隻在無意間接觸到了公孫宰相的視線時,尷尬地彆了下頭。

當天下朝,又有一位重臣被趙衛留下。趙陽知曉外甥的把戲,卻也不去拆穿,至少這小不再哭爹喊娘了,死群臣不死本王。

如是每天都有一個重臣被小皇帝留下,第二天卻又甚麼都不肯說,隻把其他人急的心癢癢的,一來二去,都生出了彆樣心思,一個個爭先恐後地專心政事,希望做出一番功績好被小皇帝點名留堂。

眾位大臣均思進取,政績斐然,北楚朝上下歌舞昇平,百姓拍手稱道,都說好一個太平盛世。

小皇帝自己臥房之堆滿了金,每日裡都有若乾銀兩送到,閒來無事,趙衛最愛的就是縮在寢宮之數錢。

那對冇有良心的父母似乎已被他拋諸腦後,隻偶爾會聽到他抱怨聲,趙陽就拿出竹臨走時的書信安慰他,“你母親說了,若是能生個弟弟,就把你替換出來。”

於是,小皇帝再次歡天喜地的去數他的私房錢了。

竹和趙洛兩個人把兒丟到了楚都之後,一路上遊山玩水,向著寧都行進,卻是想著,無論如何也當叫家長輩見一見三女婿,尤其是父親,縱然他不大認得人了,竹心依然冇有半分不敬。

兩個人冇有了後顧之後,每日裡卿卿我我,行走間甚是緩慢,往往風景秀麗之地都要盤旋個三五日方繼續前行。

這日貪看風景,行走山路間,卻是越來越偏僻,隱隱傳來了陣陣鑼鼓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