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麟兒

史記,四月初三,晉陽王入宮拜見吾皇,吾皇拒絕見之,晉陽王大慟,哀泣於午門之外。

後人雲,北楚武帝素來無情,由此親不認可見一斑。

竹一身布衣,斜靠車廂一角,瞥了一眼晉陽王趙陽剛剛削好的蘋果,不滿地道:“塊太大了。”

趙陽聞言,又用刀仔細地將蘋果削成了一個個小塊,逐一遞到竹麵前,她方接了過去,一口口吃了。

趙陽滿臉不捨之情,猶豫半晌,終於問道:“姐姐和他就冇有半點可能麼?”

竹輕歎口氣,神色黯然地道:“他既然能喜歡上另外一個我,自然也能喜歡上旁人,也許,他很快就會發現那些女的美好之處了,我得了這個孩,已經心滿意足,至於他,且隨緣罷。”

趙陽亦是歎了口氣,他心知這是竹的心結,旁人無計可施,轉而道:“姐姐一定要回去麼?”

竹苦笑一下,輕輕撫摸腹部,嗓音低沉地道:“現在不回,等肚大了被他發現端倪就不妙了。”

趙陽急急道:“都過去三個月了,他一直冇甚麼動靜,一定以為姐姐已經被杖斃午門了,姐姐就留在這裡罷,我一定會照顧好姐姐的。”

竹欣慰地摸了摸趙陽的頭,輕聲道:“這裡離他太近了,太危險了,等我生了孩,再來看你,你也可以來看我們母啊。”

說話間,馬車已然行到了江邊,趙陽扶著竹下了馬車,江風狂野,吹得她衣裙飄起,鬢髮淩亂,人卻是神采奕奕,趙陽伸出手來為她理了理頭髮,依依不捨地道:“姐姐,多保重,我得了空就去探你。”

竹笑著點了點頭,又低聲囑咐了他一番,在趙陽的攙扶下上了渡船,趙陽見她的身影越來越小,逐漸消失在了江麵之上,一雙眼睛使勁眨了眨,抹了一把臉,轉身登上了馬車,向楚都駛去。

個月後,寧都郊外的一個小院之,竹望著繈褓之的愛,滿臉溫柔,楊木遠遠站定,用帕捂住口鼻,每次來此都受不了那一股奶腥氣。

他甕聲甕氣地道:“楚皇的暗哨一年前均已從家撤走,這一年以來再無任何刺探,應是死心放棄了。”

竹手裡握著撥浪鼓,逗弄著孩,平靜地道:“過幾日,就搬回去罷。”

話罷,用手指勾著孩肥嘟嘟的小手,笑道:“衛兒,要回家嘍,高興麼?”

衛被她逗弄的咯咯直笑,這孩雖然才三個月大,眉目間卻肖極了父親,已然可以有了傾城禍水的影。

三日後,一輛馬車緩緩行入了府,一眾女眷儘皆來迎,看到白白嫩嫩又眉清目秀的衛,一個個掙著搶著來抱,衛絲毫不怕生,睜著一雙大眼好奇地打量著四周。

竹一身布裙,儼然一副女打扮,隨在一旁,徐夫人執了她的手,惱道:“你數月不見人影,躲起來生了孩,也不管家人是否擔心,”竹心道,她身體瘦弱,生孩死一生,怎麼敢和家裡說?正不知如何介麵,四太太上前來打了圓場,笑的依然溫柔地道:“孩回來就好,母平安,就彆說那麼多了。”

徐夫人兩眼含淚點了點頭,卻是握緊了竹的手,哽咽道:“你四妹妹也是,一出去就是兩年,連孩也不回來看一眼,世間怎麼會有這麼狠心的娘。”

竹反手擁住了她,低聲勸道:“等她心結解了,自然會回來了。”

話罷,一群女眷儘皆進了竹園之,這園卻還和往日一般,打理的乾淨整潔,始終為竹留著,竹一一望去,一草一木曆曆在目,放佛一切猶在昨日。

因顧慮著竹舟車勞頓,幾個夫人太太率先退下了,隻留了家的幾個姐妹與她聚首,梅此時在將軍府,尚未得信,家裡隻有二姐,五妹和七妹。

姐妹幾人互訴彆情,蘭話裡有話,費勁心思地想要打探衛的父親是何人,都被竹四兩撥千斤地帶過去了,蘭問了半天,最後急了,乾脆單刀直入:“三妹,孩的父親到底是何人?”

竹苦笑道:“二姐,我既然為他取名衛,就是希望他守衛家,又何必追問他父親何人呢?他是家的孩,還不夠麼?”

曉梅眉目間始終掛著一層清愁,卻是多了幾分婉約之美,自從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對姐妹的孩越發疼愛,妙的衣食住行向由她親自打點。

眼見衛在她懷裡咯咯直笑,曉梅心甚喜,她抱著孩到了蘭身邊,把衛塞到了蘭懷,蘭一陣手忙腳亂,衛以為她與之玩耍,笑的越發開懷,一張嘴巴幾乎咧到耳根,蘭抱著他軟軟的小身,聞著陣陣奶香,心莫名地軟了,退了一步道:“姐姐是怕將來人家來討回孩……”

竹麵不改色地道:“不會的,他已經死了。”

曉梅和蘭麵麵相覷,見竹一派平靜,不似作假,對懷裡的嬰孩不禁又添了三分憐愛。

曉竹始終不發一言,一雙眼睛圍著衛打轉,竹看到她渴望的眼神,抿嘴一笑,伸手從蘭懷抱過孩,遞到了曉竹麵前,曉竹小心翼翼地接了過去,竹打趣她道:“七妹如今倒是沉穩許多,將來去了草原,隻怕要生上十個八個,現在就開始幫姐姐照顧衛兒,學習如何帶孩罷。”

蘭和曉梅率俱都撲哧一笑,曉竹被她說的滿麵通紅,手裡又抱著衛,想躲出去都不成,索性大大方方地讓她們笑。

竹反倒止了笑,帶著幾分新奇的眼光重新審視這個妹妹,心道,看來楊木的教育很是成功啊。

竹初回家,每日裡照顧衛,三天兩頭和楊木互通訊息,又常常覈對賬冊,忙的足不沾地。

這日裡,見天色晴好,手邊事情處理完畢,想著帶衛出去曬曬太陽,她當先而行,奶孃手裡抱著衛,幾個丫鬟媳婦護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跟在後麵。

到了花園之,遠遠聞到嬉笑之聲,聽聲音,似是幾個夫人太太帶著章一起,竹一時心急,抄起了小路,準備從草窠之穿過,卻不妨滾出了一個球,嚇了她一跳,竹定睛一瞧,這哪裡是甚麼球,不過是個女孩,胖的不成樣了。

那孩約莫兩歲左右,一雙眼睛被臉上的肉擠的幾乎不見,腦袋和身俱都圓滾滾,幾乎望不見脖。

竹和她對視半晌,那女孩身後傳來了呼叫聲:“妙兒小姐,妙兒小姐……”

竹心道,這就是她那外甥女?!怎麼會胖成這副樣!她回來後這幾日忙於安頓,卻是無暇去探望妙,楊木的訊息裡每次都說她身體安好,冇想到兩年不見,這丫頭從體弱多病變的這麼圓潤。

伺候妙的丫鬟嬤嬤們終於趕來了,見了竹駭了一跳,一齊躬身行禮道:“見過表小姐。”

竹無視她們的拜禮,蹲下身,笑眯眯地道:“你是妙罷。我是你表姑姑呃,以後你就要和我一起住了。”

妙小小年紀,還不懂大人間的表裡不一,見這個姑姑笑的和煦可親,心裡生了幾分親近之意,小嘴巴一撇,不滿地道:“妙兒要和五姨姨一起住。”

恰在此時,衛第一次見到表姐,一雙眼睛甚為好奇地打量妙,心裡著急,鬨騰起來,奶孃卻是抱不住他,掙紮著下了地,卻還站不住,一個屁股坐了下去,腰又是彎的,瞬間就匍匐在了地上,一雙夜般的眼睛卻還向上盯著妙。

妙居高臨下地看著小嬰兒,亦是十分好奇,她蹲下身來,伸出胖乎乎地小爪捅了捅地上的衛,衛以為她在和他玩耍,咯咯笑了起來,妙見他如此有趣,亦是咯咯笑了起來。

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兩個孩,低沉著嗓在妙耳邊誘惑道:“到表姑姑那裡住的話,每天都可以玩這個弟弟哦。”

玩……

半歲大的衛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孃親毫不留情地賣掉了,依然笑的陽光燦爛,妙見他生的可愛,頗有些意動,略有些猶豫地道:“可是五姨姨……”

竹極有耐心地繼續誘哄道:“你五姨姨也可以時時來看你啊。”

妙聞言,下定了決心,狠狠點了點頭,可憐她腦袋太大,脖又粗,這幾下點頭卻不過像是歪了歪罷了,竹見狀,再次震驚了,神啊,你還敢讓她更胖點麼?隨即狠狠地想道,這些混蛋把個小美女生生毀了。

當下,竹費力地抱起妙向回行去,抱了兩步就累出一身汗來,兩條手臂痠麻,來回顛倒了幾次,隻覺得懷裡的妙越來越沉,一旁的媳婦見了,趕緊上前接過去。

竹細眼看去,見跟在妙身邊的俱都是些身高體壯的媳婦,心知是姐妹們特意安排的,心怨恨更深,既然知道找些身強力壯的下人,為甚麼就不能管管這丫頭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