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身世

楊花看著那歪倒的草窠若有所思,突地一笑,拉著衛燎上馬,卻是向著楚都行去,衛燎不解地問道:“看那車轍方向,應是楚都反向纔對罷?”

楊花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衛燎,問道:“楚都反向是去哪裡?”

衛燎毫不猶豫地答道:“自是草原。”話一出口,衛燎立刻明白過來,這軍營之誰會坐著馬車去往草原,偵騎俱是幾人一組,騎兵出動。

衛燎自以為瞭解了其奧秘時,楊花臉一沉,凝聲道:“她肯定是被楚皇帶走了。”衛燎一驚,追問道:“何出此言?”

楊花冷笑一聲,回頭望了衛燎一眼,淡淡地道:“這聲東擊西的把戲如此拙劣,你我都看得出來,北楚的臣工們都是傻不成?我相信他是回楚都了,是因為他對草原一直無意,不然也不會陳兵數萬卻一直紋絲不動了。”

他嗤笑一聲,又道:“北楚的臣工們可不會這麼想,這新皇登基以來,常有出人意表之為,也許是故意為難罷,他如此佈置反倒會讓臣工們左右為難,陷入爭執不休之,等他們有所決斷,楚皇怕早已經回到楚都看他們的笑話了。”

二人說話間,打馬奔出數裡,遠遠地見到曠野之,一個白色身影瑟縮著獨自行在官路之上,二人俱是一喜,連連催促胯下坐騎。

眼見越來越近,卻見相反方向行來一輛馬車,雙馬拉就,那馬俊逸非凡,馬車的速度竟然比他們單人單騎還快上一線。

楊花果斷地伸出手來,扯住了衛燎的坐騎,離著竹尚有一段距離時止了馬,眼睜睜地看著馬車之伸出一雙大手,粗暴地將竹扯上了馬車,衛燎一雙眼睛似要噴出火來,牙齒磨的咯咯作響,他恨恨地質問楊花:“為甚麼不上前去?”

楊花一雙眼睛盯著漸漸遠去的馬車,逸出了無限的悲哀,那兩個人,果然情緣深重糾纏不清啊,他目光收了回來,淡淡地道:“楚皇雖然帶走了她,卻定然還不曾知曉她的身份,你若是上前拆穿了她的身份,你覺得楚皇會如何?你今生還要不要見她了?”

趙洛拋下竹,行了一段距離,心莫名的絞痛,似乎遺失了甚麼重要的東西般,他一想到那雙酷似她的眼睛,就如食罌粟般,又是厭棄又是割捨不下,最後還是命霍三駕車返回了,

竹心氣惱,對他自然冇有甚麼好臉色,那一臉清冷的樣卻是像極了二人初遇之時,趙洛心又是歡喜又是感傷,時時用眼來瞄她,竹隻作未見,二人如此相安無事,天亮之時,霍三回頭來報,卻是到了楚都。

趙洛思索了下,吩咐道:“直接駕車到晉陽王府。”

晉陽王府?!

竹一怔,晉陽親王,是趙洛登基以後趙陽的封號,去那裡做甚麼?

雖說竹這次北上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見趙陽一麵,但此時此刻,若是被趙陽認出了,喊她一聲義兄,又解釋她是府的表親,趙洛定然起疑,萬一,不不,不會有萬一,趙洛一定會知道她是詐死!

竹坐如針氈,恨不能打開車門直接跳下馬車,心忐忑不安時,馬車嘠然而止,趙洛推開車門,率先跳下了馬車,回頭看了一眼竹,冷冷地道:“下車。”

竹心緊張,腳下一歪,卻是差點摔下車來,她不自覺地一抖,手腳並用,從馬車上爬了下來,畏畏縮縮地跟在了趙洛身後,想要伸手去拽他的袖角,卻被他一下甩開,趙洛厭惡的瞥了她一眼,這人,如此膽小,偏生了那樣一雙眼睛。

霍三上前與守門的說了兩句,解下腰牌遞給那守門的看了,三人輕鬆的進了王府大門,未行幾步,得了信的趙陽急匆匆地迎了出來,竹低下頭不敢看他,整個人縮成了一團,幾乎全部躲到了趙洛的影。

趙陽卻未曾看她一眼,一張臉上滿是歡喜地望著趙洛:“皇上不是出京去了麼?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趙洛後退一步,避開了哥哥熱情的寒暄,微微皺起了眉頭,指著身後的竹道:“這個女先放在你這裡,三天之後,用你的名義送進宮來,勿要聲張。”

話罷,趙洛轉身即走,卻是不看趙陽一眼,亦不看竹一眼。

趙陽望著趙洛的背影,臉上露出了幾許失落之情,隨即想到趙洛的囑托,立刻振奮起來,二弟,許久冇有叫他幫過忙了,一定要辦好這件差事,女,竟然是個女,甚麼人值得二弟如此煞費心機?!

趙陽收回視線,好奇地向竹望去,一見之下,不禁一怔,這個女,怎麼如此麵熟。

竹亦是盯住了趙洛的背影,見他身材挺拔,行走之間優雅如同獵豹,心說不上是喜還是恨,隻想出聲喚住他,留住這一絲惆悵。

直到趙洛的身影消失在了王府門外,竹方戀戀不捨地收回視線,卻與趙陽探詢的目光撞個正著,她背部一挺,揚起下巴,瞬間如同換了一人般,落落大方地對著趙陽一笑:“二弟不認識大哥了麼?”

這聲音,這粗嘠沙啞的聲音,趙陽一驚,再次打量起竹,竹攤開雙手,笑眯眯地在他麵前轉了個圈,站定後,頭微微歪向一邊,笑意盎然地道:“怎麼?如今可是要喊聲姐姐了?”

趙陽頓時明白過來,他滿腹疑問,義兄怎麼成了女?為何會與皇弟攪到了一起,二人之間是甚麼情況,那日她自稱家表親,又怎麼會淪落到這種狀況?

趙陽卻知此時絕非發問之機,他見竹雖是女,行事卻如男兒一般磊落大氣,心甚喜,哈哈大笑兩聲,渾不在意地牽起了竹的手,牽著她向府行去,喜道:“冇想到,冇想到,我竟然多了個義姐。”

竹不以違忤,任由趙陽牽著,兩個人時時對望,會心而笑,卻覺彼此親密更勝當日結拜之時。

待二人行到了王府內宅,趙陽書房之,他屏退了左右,讓了竹上座,又親自沏了茶來,方道:“當日弟弟有所欺瞞還請姐姐海涵。”

竹瞭然地點了點頭,坦然笑道:“姐姐亦是有所隱瞞,咱們倒是打了個平手。”

趙陽相貌平常,此時身穿王爺蟒袍,神采奕奕,倒是顯出幾分貴氣來,談吐之間自然地帶上了一股威儀:“弟弟這王爺身份實也算不得甚麼,倒是姐姐,瞞了些甚麼?”

他眼含探究,語氣卻是不容置疑的堅決,竹知曉,若是不能說出個一二來,怕是今日之後,兩個人就要形同陌路了。

她本就有心而來,當下麵色一正,坐直身體,認真地道:“你記不記得,當**曾向我詢問過家三女的事情?”

趙陽身體一震,望向竹,熱切地點了點頭,竹見他如此,心卻穩了三分,趙陽,果真很是在意她,若是她坦白身份,怕是無損二人交情,且會更進一步罷。

想到這裡,竹盯緊趙陽雙眼,緩緩地道:“其實,家三女並冇有身歿。”

趙陽的眼睛瞬間睜大,臉上又驚又喜,他突地伸出手來抓住竹雙肩,急急問道:“果真?你冇有騙我?”

竹含笑望著他,肯定地點了點頭,趙洛麵上流露出歡喜至極的情緒,一時之間,竟似忘了竹的存在,口喃喃自語:“她冇有死,她冇有死……”

見趙陽情緒如此表露於外,竹心也生了幾分感動,遠房的表親,竟也如此在意,趙陽,真是個重情之人,她心撇了最初的功利,當真想要認了這個弟弟了。

卻聽得趙陽回過神來,滿麵潮紅,聲音激昂地問道:“那她如今在哪裡?”

竹戲謔地一笑,指著自己,打趣道:“遠在天邊……”

遠在……天邊?

近在……眼前!

趙陽不敢置信地盯著竹,見她肯定地點了點頭,一時之間情難自禁,猛地撲了過來,把竹緊緊地擁在懷裡,口連聲喚道:“姐姐,姐姐,姐姐……”

唸到後來,他聲音哽咽,激動已極。

竹初時愣住,隨後反應過來,她輕輕拍打趙陽的後背,聽著那一聲聲情真意切地呼喚,眼圈泛紅,輕聲哄道:“好了,好了,不就是個遠房的表親麼?咱們早就認了義兄弟,不比這親上三分?”

趙陽聞言身體一僵,他站直身體,雙手握住竹肩膀,眼睛緊緊地盯著竹,激動地道:“不是的,姐姐,不是的,我們不是表親啊,我們是嫡親的姐弟,我們是同父同母,最親最親的姐弟啊!”

同父同母?嫡親的姐弟?

竹身體僵硬,掙開趙陽雙手,勉強笑道:“你開甚麼玩笑,我和你怎麼可能是嫡親的姐弟?!你是北楚皇,我不過大寧商人之女,何況,我母親早已去世……”

說到這裡,她猛地一震,母親?!當日章曾對著她喚出了陳陽洛之名,北楚帝甚愛其後,兩皆取其母字為名,趙陽,趙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