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養女

竹怒氣沖沖地上前,費力地擠進了人群,果然,楊花笑的異常溫柔,側耳傾聽著少女們的嘰嘰喳喳,時時點頭附和,他本就長的極乾淨,今日裡穿著一襲白衣,越發飄然出塵。

圍在楊花四周的少女們漸漸地閉上了嘴,風帶著些許水汽輕輕吹過她們的麵龐,耳邊隻有沙沙的樹聲,眼前的男的笑似乎凝固在了臉上,靜靜地,如畫一般,那笑裡的溫柔足可抹平一切傷悲。

竹輕歎一聲,像是一點星火瞬間燎起了一堆乾柴,楊花臉上的笑容驟然放大,周圍的少女們紛紛側目,如果剛纔這個男柔的似水,現在卻像是無數的陽光射進了水裡。

楊花環視了一圈身邊的少女,每個少女都覺得自己是他注視的焦點,臉上散發著夢幻般的光彩,耳邊傳來了楊花的輕聲低喃:“讓我的朋友過來,好麼?”

少女們如被催眠一般點了點頭,自動地讓出了一條通道,竹拉著曉蘭小心翼翼地從行過,打開車門,蹦上馬車,低喝道:“起車!”

楊花對圍在身邊的少女們略帶歉意地笑著點了點頭,一揚鞭,馬車疾馳而去。少女們從夢驚醒,空留了一地的輕歎聲。

馬車行出了少女的包圍,曉蘭放下車簾,咂舌道:“這個駕車的好有魅力啊。”竹嘴巴一撇,似笑非笑地看著她道:“那個你在一品堂遇到的大師傅就是他的兄長。”

想起了某段並不愉快的經曆,曉蘭乖巧地粘上了竹,轉移話題道:“咱們現在是去哪裡?”

竹摸了摸鼻,不懷好意地道:“去大胡商阿卜巴斯那裡,某人被照顧了這麼多天,連阿爹都喊上了,難道不該感謝一下麼?”

曉蘭沉默起來,握著竹胳膊的手緩緩鬆開,她坐直身體,昂起頭,直視竹,坦然道:“阿爹待我十分親厚,姐姐確實應當拜謝。”

竹忽地哈哈大笑起來,一把摟住曉蘭,不以為然地道:“難道你以為姐姐是去找麻煩的麼?”

阿卜巴斯的品味一如既往,一汪碧波之,屹立著一座尖頂的清真式宮殿,全部用大理石搭建,殿前一座長堤通到了湖邊,卻又比大寧之時更為奢華,遠遠望見宮殿之胡人少女穿梭往來,手捧各式珍饈,又聞到絲竹陣陣。

曉蘭這幾日住在這裡,對這宮殿格局爛熟於胸,當先引路,竹和楊花緊隨其後。一路上,遇到的侍女們紛紛對曉蘭躬身行禮,又偷眼瞄著竹和楊花。

曉蘭徑直行到最大的那座宮室前,守在外麵的烏拉一見她,大喜過望,語無倫次地道:“太好了,主人正要叫烏拉去尋小姐,烏拉還以為把小姐丟了,嗚嗚~”

曉蘭安慰地拍了拍烏拉的背,回頭望了竹一眼,問道:“阿爹喚我何事?”

烏拉的大嗓門響遍了整個宮室:“還能有甚麼事,老爺又把他的珍藏翻了出來,說今天叫小姐見見甚麼是絕世玉璧。‘

竹一陣咳,心道,有這麼個活寶侍女,阿卜巴斯家裡早晚得進賊。

曉蘭進到了宮殿之,見阿卜巴斯端坐正的雪白的羊毛毯上,身前一片珠光寶氣,癡癡地拿起一個玉杯看上半天,放下後,又拿起另外一個翡翠盤,不禁出言喚道:“阿爹!”

阿卜巴斯抬頭見她,麵上一喜,連連喚道:“快來,快來,看看阿爹的這塊玉璧。”

曉蘭尷尬地看了眼竹,見她臉上一副看好戲的神情,無奈再次出言道:“阿爹,我的家人來尋我了。”

阿卜巴斯聞言一驚,抬起頭來看了看竹和楊花,隨即對曉蘭若無其事地道:“你哪裡來的家人,快到阿爹這裡,他們一定是騙!”

曉蘭哭笑不得,竹挑了挑眉毛,這個老兒倒是有趣,明目張膽地訛起人家妹妹來了,她咳了一聲,毫不客氣地道:“本來想謝謝閣下照顧我妹妹多時,既然如此,這便告辭了。”

話罷,拉起曉蘭作勢要走,阿卜巴斯立刻站起身來,光著腳就追了來,一把拽住曉蘭另外一條胳膊,竹順勢放了手,看阿卜巴斯努力地把曉蘭藏在他瘦小的身體後,啼笑皆非。

阿卜巴斯瞪視竹,惡狠狠地道:“你開個價罷!”

開……價?

要富可敵國的家開價?誰人買得起?楊花捂住嘴巴,喉嚨裡發出了咕咕的聲音,竹瞪了他一眼,隨即不懷好意地想,若真開了價,這老兒會破產罷?!

曉蘭掙了兩掙,滿臉不快地看著阿卜巴斯,真是丟臉丟大發了。阿卜巴斯亦是個聰明人兒,馬上反應過來,可憐兮兮地問道:“你們不要錢麼?”

見竹十分肯定地點了點頭,阿卜巴斯突地撲倒在了竹腳邊,打著滾嚎哭出聲,“你怎麼忍心從我這麼個老頭身邊搶走我唯一的寶貝啊,我一無所有,隻有這麼一個女兒,你怎麼忍心,怎麼忍心啊!”

竹翻了翻白眼,看了看這金碧

輝煌的宮殿,又看了看殿那堆成了小山的珍寶,心道,這要是一無所有,隻怕大理王都是乞丐了。

曉蘭大窘,手足無措地看著竹,竹不忍她為難,咳了一聲道:“妹,還不把你阿爹扶起?”

阿爹?阿爹!

卻見阿卜巴斯一個打挺,從地上迅捷地爬了起來,老臉上喜笑顏開,熱情地道:“哎呀呀,既然是蘭兒的家人,就是小老兒的家人,來人,上美酒,歌舞!”

看著他瞬息萬變的表情,竹徹底無語,眼見一隊隊少女頭頂各色籃瓦罐款款行了進來,籃裡裝滿了鮮果,烤肉,瓦罐裡則是滿滿的琥珀色美酒。

竹剛剛被阿卜巴斯讓了上座,烏拉急惶惶地奔了進來:“老爺,老爺,大理世來啦!”

阿卜巴斯板起臉來,對竹等人正色道:“世雖然對蘭兒有意,但今天不是他選妃的日麼?小老兒是萬萬不會把蘭兒嫁給他的,哪怕是就此絕了商路!”

竹大讚,心最後一絲疑惑也消失殆儘,她從座位上站起,舉起杯來,對著阿卜巴斯誠懇地道:“多謝老丈對舍妹一直以來的照顧,請飲此杯。”

阿卜巴斯和她一乾而盡,放下杯,麵色凝重地道:“待小老兒去打發掉他,再和貴客共飲。”

竹點了點頭,笑嗬嗬地補充道:“我和老丈一起出去。”

阿卜巴斯心起了嘀咕,雖然早看出這個養女家教不凡,也不至於會和王室扯上關係罷,你去了能有甚麼用?

他見竹堅持,卻是不好拒絕,楊花和曉蘭也要跟著,四個人一起出了宮室。

段佑心忐忑不安,在殿前焦急地來回走動,見阿卜巴斯和竹出來,立刻上前,單膝跪下,甚有誠意地道:“段佑誠心想讓曉蘭姑娘做我的王妃,還請表兄成全。”

竹見他誠懇,和阿卜巴斯對視一眼後,一起看向了曉蘭,問道:“曉蘭,你喜歡這人麼?想做他的王妃麼?”

曉蘭麵無表情地看了一眼段佑,肯定地道:“我不想做什麼王妃,”此話一出,段佑臉色大變,他滿麵慘白地看向曉蘭,心道,這些日,她,她竟然一點都冇有感動過麼?

卻聽到曉蘭又道:“但是,我很想要他做我的廚。”

竹若有所悟,出聲問道:“一輩麼?”

曉蘭肯定地點了點頭,口是不容置疑地堅決:“一輩。”

竹看向目瞪口呆地段佑,心道,算你小好運,也罷,就成全你了。

她輕柔地道:“世殿下也知道我們家在大寧是甚麼樣的人家,”見段佑點了點頭,竹淺淺一笑,又道:“今日的比試對我妹妹來說,實在是失了身份的,”段佑又點了點頭。

竹拋出最後一句:“那今日曉蘭做了甚麼,還請世也同樣做上一遍罷。”

曉蘭,做了甚麼?

段佑眉頭微皺,仔細回想,唔,賽歌大會之上,技壓群芳,之後,比拚才藝?!這個,要他如何效仿呢?

段佑猶豫片刻,立即答應了下來:“好,一切聽憑表兄安排。”

大寧家?!阿卜巴斯恍然大悟,這個養女果真來曆非凡,他方纔還試圖用錢去收買人家,怪不得那兩個少年竊笑不已,想到這裡阿卜巴斯老臉微紅。

隨即想到,曉蘭在珠寶鑒彆上的天分,隻怕是自幼見慣了諸多珍奇瑰寶所致,又打得一手好算盤,定也是家教使然,哎呀呀,真是天造地設地良才美玉,繼承他的珠寶家業再好不過了,想到這裡,卻是打定主意,無論如何也要把曉蘭留在身邊。

對著竹越發熱情,連連敬酒,若有所指地問道:“小兄弟出了這題目,莫非就真的打算叫曉蘭嫁給世了麼?”

竹一雙眼看過來,那目光犀利無比,阿卜巴斯隻覺心所想一眼就被她看穿,卻見竹擺了擺手,笑道:“老丈多慮了,就算嫁了大理世,舍妹不也依然姓,不也依然要喚您一聲阿爹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