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入宮

嚴十手持教鞭,頂著嚴慎行的下巴強迫他轉頭看向窗外:從二樓看下去,嚴記錢莊總店大門處,一溜十個兵痞七歪八倒地橫成一排,將錢莊大門堵的嚴嚴實實。

門外滯留了一群客商,敢怒不敢言地瞪著那群兵痞,門裡的掌櫃急的跳腳,送錢也收了,這幫兵痞就是嬉皮笑臉地賴著不走。

嚴十平淡地道:“你不與我商議,擅自動用錢莊的護衛力量,做事又拖泥帶水,留下馬腳讓人家追上門來,你有甚麼解釋麼?”

嚴慎行坐立難安,從那天晚上開始就失去了蘭的下落,早知道就不去燕府搶人了,如今他心急如焚,哪裡還有心思應對嚴十,他頭一偏,惱道:“我家娘不見了,老哪裡還有心情管那許多。”

嚴十咧嘴笑了,突地想起竹說他牙長的不好,忙又斂了笑,癟著嘴巴道:“你要是把這群兵痞打發走,我就告訴你嫂夫人的下落。”

嚴慎行聞言眼睛一亮,他一把抓住嚴十肩膀,急切地道:“你知道她的下落?她在哪裡?”

嚴十卻不回答他,一雙眼睛向著樓下瞄去,嚴慎行順著他的視線看去,那群兵痞叫了酒菜,劃起了拳,還有人大聲問道:“接替的兄弟怎麼還不來?”

嚴慎行冷哼一聲,嗤笑道:“你處心積慮不就想見識下我的本事麼?”

話罷,單手撐著窗沿,竟然從二樓飛躍而下,幾個閃身就消失在了人群。

兵痞們滿口流油,吃的酒足飯飽,仰麵躺在了地上,呼聲如雷。睡的正香的時候,頭上一片清涼,睜眼看見一群頑童正脫了褲小解,氣的從地上蹦起來去抓這群小兔崽。

偏偏湧來了一群販夫走卒,恰好擋了一擋,頑童們隨即閃進人群,不見了蹤影。

兵痞們罵罵咧咧地回到錢莊門口,不禁一愣,錢莊門口居然被一群老兒牢牢霸占了,老頭老太太,俱都白髮蒼蒼,臉上的皺紋堆起來幾千層,相互攙扶著,癟著嘴巴嘮著閒嗑。

這群大兵平時也是被人喚作一聲兵爺的主兒,一個個氣勢洶洶地上前就要把老兒們轟走,離那些老兒僅有三尺之遙時,有半數老兒齊齊跌坐地上,另外半數嘴立刻大喊:“殺人了,殺人了啊,有當兵的殺人了。”氣十足,絲毫不像是行將就木的主兒。

這嚴家錢莊本就在鬨市街頭,一個上午被大兵們堵住門口,早已經傳遍了整個街區,專程跑來看熱鬨的人不少,馬上就有一堆路人來指指點點,又有好事的喊來了城捕快。

這群老兵油眼見事不可為,對著那群老兒揮了揮拳頭,恨恨地離去了。

老頭老太太們身手敏捷地從地上爬起,矯健地閃進了人群,片刻功夫,蹤影全無。

嚴慎行和那群販夫走卒湊到了一起,遠遠地看著,見狀,拱了拱手道:“多謝各位兄弟支援了。”

仔細看來,那群販夫走卒一個個麵生橫肉,長相凶狠,絕非善類,對著嚴慎行鬧鬨哄的亂叫道:“大哥見外了。”“應該的,應該的。”“多虧了大哥才養活的了一家老小。”

衛燎身體站的筆直,一絲不苟地向燕淩雲稟告了兵痞們禍害嚴家錢莊的事情經過,燕淩雲一雙眼睛微微眯起,射出幾許寒光,冷哼一聲:“算了,此事應與嚴家無關,師姐來信說有人去搶孩,哼,肯定是家所為了。”

他眼睛一轉,斜瞥著衛燎,厲聲質問道:“那日晚上,你為何故意攪亂府防衛?!”

梅這幾日身體漸好,府富家的偷偷傳了信來,四小姐和五小姐的身體也穩定下來了,竹放下心事,隨楊家大郎學起了偵測之術。

楊木令竹淨了三次手,直到手被熱手泡的起了皺,才勉為其難地遞了一本賬冊給她,又再三叮囑竹一定要墊著手帕翻閱。

竹趁著他轉身的功夫,伸手在賬冊上狠狠地抹了兩把,方斯地拈起帕,輕輕翻閱著賬冊。

見那賬冊條目分明,卻也冇甚麼稀奇,不過是一個大戶的多年累積記錄,她想起了剛入書齋時,曉梅曾告訴她,大筆買入賣出的是大戶,會另外造冊的,之後卻一直未見,竟然是在楊木這裡。

竹三兩下翻完,滿麵疑惑地望向楊木,這個有什麼看頭?

楊木倒冇有任何的不耐煩,他指示竹翻開賬冊,逐一解釋道:“這裡,新做女袍襖,四季各三套,看出來什麼了麼?”

竹一頭霧水,很誠實地搖了搖頭,楊木舉起手摺扇狠狠地敲了敲她的頭,沉聲道:“這家的家主娶了一個小妾。”

竹瞬間睜大眼睛,把那賬冊翻了又翻,仔細地看了看,有些明白地道:“這新衣服一下就做夠了四季,可見是增了新主,又冇有做下人的衣服,說明新主地位不高,”她抬起頭來,眼睛晶亮,問道:“可是如此?”

楊木見她有些得意,迎頭便是一盆冷水潑上:“那為什麼是家主娶妾,不是他的兒?這納的又是第幾房小妾,受寵不受寵?”

竹默然,收起了輕忽之心,突地站起,深深一揖,言辭懇切地道:“還請先生賜教。”

楊木離她遠遠地坐了下去,喝了一口茶水,方道:“從每個大戶家訂製的應季的衣服的數量可以判斷出人口增減,從衣服的材質可以看出各房的地位,從下人們的衣服可以辨彆這家的近況,是蒸蒸日上還是日落西山。”

……

不知不覺一個下午過去,終於結束了今天的課程,竹活動了下僵硬的頸肩,楊木從袖抽出手帕,擦了擦手,看了一眼竹,指著那桌上賬冊道:“今天晚上你把這本賬冊給我重新抄一遍。”

竹一怔,問道:“為什麼?”

楊木瞥了她一眼,道:“臟了,我不要了。對了,你抄的時候一定要先淨手,再墊上帕,若是你碰了一下,就給我重新抄。”

話罷,楊木丟下鬱卒的竹,將要推門而出時,頭也不回地又補充道:“明天檢查。”

日就這樣一天天過去,竹夜夜抄賬本到三更,**的時候累的話都不想說了,白天又聽楊木講課,一旦分神,頭上便被摺扇敲上一記,也不知道楊木扔掉了多少把摺扇了。

竹每日裡如同海綿吸水般學習著楊木所教的各種知識,她有一種迫在眉睫的危機感,家,不能就這麼倒了,章的計劃一定要實施,孫家,徐家,燕淩雲,汝等今日加諸我身,他日十倍奉還。

曉菊端坐花廳主位,徐夫人陪坐一旁,聽她井井有條的安排各項雜事,臉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待一眾管事回稟完畢,悄然退下後,徐夫人安靜地看著她半晌,輕歎口氣道:“若是你姐七姐入了宮,你覺得會怎樣?”

曉菊想了片刻,毫不猶豫地答道:“為非作歹,禍及全家。”

徐夫人直視曉菊雙眼,緩緩道:“若是你替她們入宮呢?”

曉菊沉默半晌,一雙眼直直地回視著徐夫人,堅定地道:“我去。”

竹得到訊息的時候,木已成舟,徐祈元要把雙胞胎搞進宮的事情隻有家姐妹和徐夫人知曉,曉菊要進宮選秀的訊息卻是鬨了個天下皆知。

竹被搞了個措手不及,她呆呆地坐在那裡,一雙手抓著桌上的賬冊,不知不覺間蹂躪成團。

楊木雙手背在身後,麵向窗外,似乎陶醉在了夕陽暮色之,平淡地道:“先皇有遺詔,為防後宮結黨,一戶人家隻許一個女兒入宮為妃。如此一來,小姐和七小姐卻是不用入宮了。”

竹猛地抬頭,問道:“那徐祈元為何可以一次安排我兩個妹妹入宮?”

楊木轉過身來,凝視著她,一雙眸深沉似海,“皇後私選的婢女是不被內廷登記在案的,徐祈元果真厲害,這遺詔唯一的漏洞也被他抓住了。如今徐祈元已經升任正二品祭酒,聖眷正濃。”

竹咬牙切齒地唸叨:“徐祈元,徐祈元……”一遍又一遍,這個人的名字,一定要牢牢的記住,將來索債時,莫找錯了仇人。

恨之入骨!

木已成舟,曉菊入宮總比雙胞胎省心的多,竹接受了事實後,立刻開始謀劃起來,家為宮供應布料衣褂已有多年,和各殿各宮的首領太監以及諸位女官關係良好,為了幺妹,竹不惜動用了家多年累積下來的所有資源。

凡是在宮裡當差的都送上了紅包,各宮娘娘那裡也都走了門路進了份,事先都打好了招呼,隻要曉菊落個最低級的宮女稱號,再找個輕省的冷門差事,最好是皇上永遠不會涉足的地方,呆個幾年,二十歲出宮,依然青春正好。

竹甚至在曉菊入宮前冒險與她見了一麵,曉菊不知道竹已經死了一次,隻當她可以下床了,見她形容憔悴,還連連地要竹回去靜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