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章家主

段佑和徐祈元均微有醉意。上得馬車,徐祈元親自倒了杯茶,送到段佑手上:“這次多謝世了,家老三拜托的事情實在是不能不辦。”

段佑哈哈一笑:“表兄何必如此見外,家那邊還要表兄多多美言了,我是真心想叫家小姐做我的王妃的。”

徐祈元嘴角輕揚:“這個自然,隻不過,若是有一天為兄有了甚麼難事要去大理避難,還請世擔當了。”

這段佑,竟然是大理世!他一臉輕鬆地回道:“你我表兄,何須客氣,到時候,我一定倒驢相迎。”

徐祈元咳了兩聲,眼睛飄向他處,輕聲提點:“是倒履相迎。”

段佑:“……”

府,竹園。

竹無意識地玩弄著手裡的請柬,那請柬做的頗為精緻,全部用純銀打造,又融了金來鍍了名字,可謂奢華已極。這便是嚴家昭告天下,嚴慎行即將出任嚴家家主的宴席請柬。

一旁的富家的恭恭敬敬地回稟著:“二小姐說。來客甚多,非富即貴,她一個人忙不過來,請姑娘去幫下忙,主要統籌下酒席,歌舞等諸般雜事。”

竹想到嚴家比試折騰了幾個月,蘭總算心想事成,心亦是欣慰,她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應了下來:“回話給二姐,我在宴席頭一天便到。”

二月初七,夜色籠罩了整個寧都,各家各戶炊煙升起,時時聞到犬吠之聲,竹坐著馬車行到了城東的一戶大家門口,自從嚴慎行被定為下任家主,就和蘭搬到了這嚴家主宅之。不愧是開錢莊的,整個大門鑄鐵打造,塗以黑漆,望過去厚重無比,一看就是極為保險。

通報了門房,馬上閃出個婦人,一身利索的長裙小襖,精明的臉上滿是笑意:“姑娘可算來了,我家奶奶命我等待許久了。”

竹對她隨意的笑笑,也不答話,馭下之道。近則遜,遠則失威,不鹹不淡方顯得高深莫測。

那婦人心知這是個不好糊弄的主,臉上笑的自然許多:“妾身喚作燕娘,這兩天要聽候姑娘差遣了。”

見竹微微頷首,燕娘知道獲得她的認可,心懸著的大石落地,新進的當家主母為人和氣,聽她吩咐請未出閣的妹妹來幫忙時,還以為是個不諳世事的千金小姐,今日一見,才知是個厲害的主兒,不禁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伺候著。

蘭忙的足不沾地,見燕娘引了竹來,頓時大喜,立刻拉著竹,把手裡的單分了一半過去:“姐姐在覈實賓客人選,這酒席和歌舞安排就交給妹妹了。”

竹揚了揚手裡的單,沉穩地道:“交給妹妹,姐姐就放心罷。”

二人分頭去忙,卻是到了就寢時也冇有再見上一麵。就連晚膳也是分彆用的,匆匆幾口即對付過去。

明日嚴府席開百桌,來的人非富即貴,若是為官,三品以上方有請帖,若是在野,必是一方大豪,家資百萬纔有資格。

前院款待男賓,後麵招待女客,客人間關係錯綜複雜,蘭必須仔細覈對誰和誰交好,甚麼人之間又結仇,好方便安排坐席,故而忙的焦頭爛額。

竹也不輕省,蘭給她的單上列出了所有出席的客人名字,同時名字後麵又標記上了各人的口味和愛好,必須安排妥當,保證每桌酒席上至少有三個菜是客人愛吃的,而每桌的食譜又必須統一起來,省的客人抱怨厚此薄彼。

有的客人實在是口味挑剔,竹就畫個圈單列出來,後來見圈圈太多,索性每個客人都單獨供上一小碟客人喜歡的菜,如此一來,廚師便不夠了,竹又連夜安排人去請各大名酒樓的大廚。

就寢時,已是半夜三更,竹累的沾枕即睡,到五更時。燕娘又按照竹事先的吩咐把她喚了起來。

竹把帕在燕娘早早準備好的涼水裡浸了浸,抹了把臉,一陣冰涼刺骨,立刻睡意全無。

到了蘭所在的院,見裡麵燈火通明,不時有下人匆匆而來,匆匆而去,竹進得門,見燈下的蘭眼眶泛青,異常憔悴,她皺了皺眉頭,問道:“姐姐竟然一夜未睡麼?”

蘭苦笑:“你叫我如何睡得著?”

竹一把拽起她,不由分說地向臥室推去:“明日裡人家見了你如此模樣,定然要看低三分,不是掃了姐夫的麵了?”

最後一句話讓蘭心一動,卻又猶豫道:“可是那些客人和食譜還冇有覈對過……”

竹索性大包大攬下來,堅定異常道:“交給小妹罷,姐姐快去休息。”

竹怕蘭又不聽話的起身,索性就在她隔壁房間覈對起來,正看的專心致誌時,房門被人一把推開,帶進一股冷氣,竹抬頭。見一臉怒氣的嚴慎行,不禁一怔。

嚴慎行板著臉,冇有向她看上一眼,一邊回頭去關門,一邊粗聲粗氣地道:“娘還不休息,若是總這麼辛苦,明天我也不要當甚麼家主了。”

話音剛落,聞得身後撲哧一聲,他立刻轉身,見到三小姨,不禁大為尷尬。麵上通紅,雙手互搓,卻是不知道說甚麼好。

竹和嚴慎行一直不熟,此時見他為了二姐,賭氣的家主都不要做了,心溫暖,不禁開起他的玩笑來:“二姐夫怎地不說話了?二姐辛苦便該休息,小妹就要做牛做馬累死活該?!”

嚴慎行訕笑兩聲,知曉他鬥不過這個伶牙俐齒的小姨,索性一言不發,隻去倒了杯茶水,恭恭敬敬地放在竹麵前。

竹又是一笑,舉起茶杯來晃了晃,一乾二淨,放過這個可愛的二姐夫,“二姐在裡麵睡著呢,姐夫就放心罷。”

嚴慎行聞言,躡手躡腳地進了裡屋,給蘭掖了掖被角,又癡癡地望了她半晌,刻意放緩了腳步,輕輕地倒退了出來,帶上房門時卻見竹倚著門框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頓時又是大窘,心道,今日在這小姨麵前是丟儘了人了。

竹心卻是滿滿的,她柔聲道:“我會看顧好二姐的,姐夫放心罷。”

嚴慎行感激地看了她一眼,伸出食指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悄然地出了門。

竹知曉二姐夫妻伉儷情深,心歡喜,再忙起來時效率提高不少,雞鳴頭遍時,她伸了個懶腰,終於全部做好。

進房間又看了眼二姐,見蘭睡的正香,命人全部撤了出去。不許發出半點聲音,自己開始安排各項宴客事宜。

天色大亮時,睡足了覺的蘭起了床,見時辰已晚,心慌亂,匆忙洗漱了即來尋竹。

遠遠的見竹鎮定自若,安排的井井有條,蘭不禁放下心來,轉身回房細細打扮,等會就要有客人上門了。

日上三杆時,陸陸續續地來了客人,男賓由嚴慎行負責款待,嚴家現任家主因病臥床,命了嚴十協助他。每來一個客人,嚴十就在一旁小聲提點著來者的身份和嚴慎行應該如何接待,便是同時來了三四個客人,嚴十也能及時說出主次,竟然絲毫無錯。

女客由婢們引了,徑去了後宅,蘭明豔,端著一張笑臉,叫人看了便覺得三分親,卻也博了個滿堂彩。

竹安排好了酒席,又派人去接事先請妥的歌舞大家,便來後宅探望蘭,見她遊刃有餘,頓覺與有榮焉。

蘭見她來了,毫不客氣地抓了壯丁:“我在這裡迎客,妹妹去後麵看看,那些夫人小姐們可有甚麼要求,彆怠慢了茶水。”

竹笑著應了,燕娘為她前麵開路,卻是行到了後宅花廳。

遠遠便聞到裡麵的笑鬨聲,竹起了好奇心,駐足傾聽,隻聽見一個尖利如同喇叭的嗓喊道:“據說這位續絃夫人一上來,便命人打掉了妾室的孩,又把人賣進了青樓。”

另外一個輕柔的聲音響起,語氣卻比那高音喇叭還惡毒百倍:“所以呢,壞事做絕遭了報應罷,嫁進來三年,連個屁都冇有,是個不會下蛋的母雞呢。”

話音剛落,便響起鬨堂大笑聲。

竹心憤怒,言語無法表達萬一,下唇被她咬出了血來,恨不能一腳踹開房門,把這一屋的惡毒婦人全部都丟進火爐。

一旁的燕娘死死地拉住她,一張臉上既驚且懼,竹做了幾個深呼吸,鎮定下來,用手一撥拉右臂,燕娘不敢不放手。竹死死盯住那房門,倒退著,悄無聲息地退出了這個院。

到了門口,剛好碰到趕來的歌舞大家,是個喚作安孃的女,帶著一隊舞姬,竹揮了揮手,對燕娘吩咐道:“先派人把安大家送到客房稍後,我另有安排。”

燕娘聽了吩咐,卻不敢離開竹,喚了個下人來領路。竹麵色如常,又下了一串命令,燕娘眼睛漸漸睜大,一張臉煞白,猶豫道:“姑娘……”

竹一雙眼望來,燕娘隻覺得惡毒至極,刻薄至極,若是自己不答應,立刻便會被拉下去仗斃。

身心一凜,燕娘行了個大禮,不敢有半分違背,急急地下去傳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