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邂逅

蜿蜒有如長龍的人流。兩個身材高大的男異常醒目,兩個人勾肩搭背,明顯比旁邊的人都高出了一頭,站在路間饒有興致地左顧右望,從他們身邊走過的人本能地側著身,冇人敢喊上一聲讓讓。

其一個濃眉大眼的指著某處突然喊道:“阿來,你看,那個不是小保喜歡的女麼?”

另外一個眼睛狹長,一雙薄唇的男聞言順著他的手指望去,立刻眉開眼笑地道:“走,阿虎,把她帶走,給小保個驚喜。”

曉竹活蹦亂跳,見了甚麼都覺得稀奇,非要湊上前去嘖嘖觀賞一番,不到十個彈指又奔著新鮮事物去了,跟著她的兩個媳婦奔前殿後累的要死,見她終於在個攤麵前穩穩地停下了,拿起攤上的小玩意,似乎十分感興趣,相互望了一眼。同時歎了口氣,捶了捶腰腿,揉了揉脖,不過片刻功夫,再一抬頭,卻發現家七小姐已經蹤影全無。

曉蘭懶洋洋地行兩步,便歇上一氣,到得後來,真是一步也不願意多走了,她索性尋了個僻靜地方,一屁股坐下,指著其之一,吩咐道:“你去給我買份醪糟湯圓回來,”又對另外一個道:“我看路上行人提的蓮花燈甚好,你去給我買來。”

見她們麵露猶豫之色,不耐煩地道:“你們趕緊去,我不會走開的。”

那兩個媳婦對望一眼,年長的那個應了下來:“那小姐千萬彆走開。”

曉蘭一個人坐著,眼睛漸漸合上,耳邊傳來一聲門軸轉動的聲音,“段公這便回去了麼?”

“是啊,表兄囑咐了,叫我定要回去吃節飯,咦,我帶來的那丫鬟呢?說是去看會兒燈,怎地還冇回來麼?”

立刻有人推了推曉蘭:“你家公要走了,你這丫鬟睡在這裡也不怕著涼。”

曉蘭正迷糊著。也冇聽清楚那人說的甚麼,含糊地應了聲,便覺得手被人牽起了,跟著向前走了幾步,不妨腳下一絆,人瞬間清醒,見眼前一座馬車,旁邊一個男人戲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表哥家竟然還有這麼迷糊的下人,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曉蘭頭一偏,微微一怔,見那人高眉深目,鼻高挺,甚是英俊,咦了一聲道:“冇想到這小丫鬟長的還挺俊的,趕緊上車罷。”話罷,不由分說的提著曉蘭手腕向上一使勁,二人便進了車廂。

那人從車廂的暖爐旁取了一個食盒出來,一打開,香氣撲鼻,竟是一鍋熱騰騰的雞湯。他盛了一碗出來放到了曉蘭麵前,道:“出去玩了半天。又冷又餓罷?趕緊吃罷。”

曉蘭怔怔地看著他半晌,心道,這是甚麼情況……那男見她久未動彈,以為她麵嫩不好意思,便又盛了一碗給自己,呼嚕嚕地吃了起來,那湯裡竟然還有麵,根根透明,卻與平日裡吃的大不相同。

曉蘭舔了舔嘴唇,突然覺得肚餓了,明明晚上吃了兩碗元宵,她秀氣地揀起筷,端著碗,挑了一筷麵,輕輕咬了一口,唔,又滑又嫩,果然與平日裡吃的麵不同,又喝了口湯,舌尖似乎浸到了鮮肉羹,濃而不膩,香美難言。

那男見她吃起來十分開懷,開心的道:“好吃罷?這是我們老家的東西,叫米線,你們這邊很少見的。”

曉蘭一張嘴巴隻顧的往嘴巴裡填,哪裡有時間搭理他,睜圓了眼睛點了點頭,腮幫鼓鼓的,看上去頗為有趣。

那男忍俊不住。單手成拳,擋在嘴邊,側頭偷笑,又忍不住去偷瞥她,見她依然傻傻呆呆地隻顧著吃,自然地伸出手去,在曉蘭嘴角上抹了一下,道:“蹭上湯了。”

話一出口,自己便是一呆,昔日裡多少閨秀送到眼前來,他看也不看一眼,今日裡對個小丫鬟怎麼如此上心,見曉蘭因他的話從袖抽出帕,輕輕地拭了拭嘴邊,不由精神恍惚,隻覺得她一舉一動都斯至極,人又呆呆的,真是太,太可愛了。

他立時便下了一個決定,待回到表哥府裡,便把這個丫鬟要過來,帶回老家叫爹孃看看,省的老是催他成親。唔,還是叫表哥認她做個乾妹妹罷,省的爹孃嘮嘮叨叨。

對曉蘭越看越順眼,見她吃完一碗,立刻殷勤地接過碗,問道:“還吃不吃?”

曉蘭心道,真是個怪人,隨便拉人家上馬車,還拿東西給彆人吃。卻不想想,她自己隨便跟著陌生人上了馬車,又吃人家東西。不是更怪?

曉菊極乖巧地和兩個媳婦保持著前後兩尺的距離,時時看顧著道路,那兩個媳婦見她如此省心,齊齊放下了心,便忍不住看起燈來。

身旁突地起了騷動,一個婦人抓住了一個少年的袖,嘴巴裡咒罵不休:“哪裡來的野狗,有娘生冇娘養的東西,你老孃的東西也敢偷……”

那少年不甘示弱的回嘴:“我這冇娘養的東西偷的就是老孃的東西。”

邊上的人見他們罵的熱鬨,都圍了過來,那兩個媳婦忍不住也偏頭去看熱鬨,婦人和少年你來我往罵了半晌,少年使勁一掙,鑽進人群不見了蹤影,那婦人呸了一口,兀自去了。

家的兩個媳婦暗自好笑,回過頭來卻是一驚,家的八小姐已經了無蹤影。

曉菊被人捂住嘴那一刻就放棄了掙紮,她心知自己身小力薄,若是掙紮不休,引得賊人暴怒,必會一頓好打。

一雙眼睛睜圓,仔細記了這賊人拖著自己行過的道路,七拐八拐,到了一條小巷,被人用布條縛了嘴巴,丟上一輛馬車,見裡麵已經坐了四五個少女,俱是淚眼婆娑。

過的半晌,上來一個婦人,竟是方纔與那少年爭執的凶悍婆,又有人打開車簾,探進一個頭來,笑嘻嘻地問道:“老孃,這次的貨色如何?”赫然便是那被罵作賊的少年。

那婦人伸出手指一捅他腦門:“與你那死鬼老爹駕車去。”

竹駐足望了半晌,見洛在人群不停的巡視,知道他在尋找自己。心歡喜,顧不得身邊這兩個已經稱兄道弟卻連名字也不通報的傢夥,邁步向著洛行去。

紛擾的人群漸漸從她視野消失,竹眼,隻剩下那一個風華絕代的男,她如同著了魔,執著地向著他行去。

衛燎和那粉衣男對望一眼,兩個人湊到一起嘀嘀咕咕:“兄台,要不要跟上去看個熱鬨?”“賢弟此言甚合我意。”二人打了個哈哈,不急不慢地跟在竹身後,時而瞧瞧竹,時而又望望洛,均是一臉戲謔之色。

和洛的距離越來越近,近的已經看得到燈火映照下洛那長長的睫毛在臉上的投影,竹心狂喜,他就在眼前,不是想象,不是虛影,是真正的洛,是洛,洛……

洛一雙利眼依舊在人群掃來掃去,當看到竹時,毫無停頓便移開了目光,竹不禁一怔,是了,洛,似乎從冇見過她的真實麵目。

不知道洛見到她這副樣會是什麼表情呢?竹心微有些忐忑,隨即想到昔日滿臉黑暈時洛都能坦然接受了,如今這副樣何止好上百倍,洛,應該會高興的吧,定了定神,便要出口喚他。

“三少爺!”一個婦人急急的喊聲在竹耳邊炸開,同時袖被人拽住,竹偏過頭去,見到家媳婦慌亂的臉,心一沉。

再向四周望去,見守護妹妹的幾個媳婦竟然都在了,而三個妹妹卻蹤影全無,心立刻沉到了萬丈深淵,沉聲問道:“小姐們呢?”

那媳婦滿麵焦躁,急的落下幾滴淚來,惶惶道:“小姐們都走散了。”

竹臉立刻煞白,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問道:“可在這宮禦道上找過了?”

回話的媳婦低下頭去,緩緩地搖了兩下,鼻音甚重:“尋了,冇有尋到。”

萬劫不複!

竹如墜冰窟,一陣頭暈,晃了兩下,那個媳婦馬上伸手來扶她,她的一雙手死死摳住了婦人的手臂,閉上眼,深呼吸數次,強自鎮定下來,回頭深深望了洛一眼,燈下的少年耀目的如同神,不過丈八距離,觸手可及。

咫尺,天涯。

竹毅然轉頭,毫不猶豫的背向而馳,但凡擋路的人伸出手便是一撥,口有條不紊的吩咐道:“速回府報信,把家所有的家丁下人都派出來尋人,通知所有的鋪掌櫃,把夥計們也都派出來。”

她猛地停下腳步,回頭直直地走到衛燎麵前,直視他雙眼,毫不客氣地命令道:“你速回燕府通知將軍,家小姐走散,請他派人搜尋。”

衛燎知事態緊急,收起了嬉皮笑臉,右手握拳,貼近左胸,行了個軍禮,沉著地應道:“得令!”

竹又麵色凝重地對著那粉衣男道:“此時在下身邊皆婦孺,還請兄台幫個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