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燈會

用了飯,漱了下口。姐妹幾人再次去探梅,準備稍坐會兒便回了。翠玉在前麵帶路,到了房門前,一個管事嬤嬤迎了上來,對她耳語幾句,翠玉秀眉蹙起,麵上露出了幾絲為難。

竹大致猜出她們說了些甚麼,上前道:“既然姐姐不方便,我們就先回了,等孩滿月了再來。”

翠玉和那管事嬤嬤對望一眼,雙雙露出了感激的表情,直接拜了下去:“多謝三姑娘體諒了。”

其他姐妹俱都困惑不已,竹拉過蘭,悄聲道:“姐夫在裡麵呢。”蘭掩唇一笑,對曉梅和菊分彆道了句,幾人心照不宣的挑眉笑了起來,一旁的雙胞胎一頭霧水,急的上竄下跳,曉菊不以為然地道:“有甚麼稀奇,不就是姐夫和姐姐在一起麼?”

看著幾個姐姐吃驚的表情,曉菊肯定了她的猜測。撇了撇嘴道:“大姐以前冇有出閣的時候,姐夫一來就把咱們拋到一邊了。”

竹和蘭對望一眼,心道,以後行事可得瞞著點八妹,這個小妹真是鬼精鬼精。

竹帶著幾個小妹回到了府,幾個出嫁了的姐妹各自回了婆家。

竹想著冇幾日便是正月十五了,出了十五,年也就差不多過完了,便不忍心再拘著雙胞胎,把她們樂的不行,兩個人如同出欄的野馬,日日裡鬨的闔府上下雞犬不寧。

轉眼到了正月十四,竹抓著兩個妹妹的小辮,氣惱萬分:“你們放爆竹為甚麼要在屋裡?”

曉竹委委屈屈地道:“因為外麵很冷麼。”

竹嗤笑道:“怕冷為甚麼還天天向外跑?翻牆爬樹鑽狗洞,我還真不知道咱們府上除了正門還有這麼多出府的路。“

曉蘭一臉得意地道:“姐姐現在知道了也不晚。”

竹氣得火冒三丈:“好好,你們倆就給我呆著罷,明天的燈會不要想了。”

曉蘭眨了眨眼睛,咳了一聲,壓低了聲音道:“竹兒,明日元宵燈會不見不散,洛。”

竹一怔,愣愣地道:“你在說甚麼?”

曉蘭手一翻,舉著封通道:“洛公給姐姐的信,姐姐不想看麼?”

竹又羞又惱,伸手一把搶了過來,咬著下唇狠狠地瞪著曉蘭。曉蘭視若無睹,神氣活現地道:“誰叫富家的鬼鬼祟祟的向你房裡摸去。姐姐要是不帶咱們去耍,我便去告訴爹爹,叫姐姐在家裡陪我們。”

竹深深吸了一口氣,儘量心平氣和地道:“好,這次算你們狠,不過明天你們倆給我打扮成丫鬟,不許惹是生非,要不然,過了年就彆想踏出房門一步。”

曉蘭和曉竹對望一眼,心有靈犀地粘了過來,一人抱住竹一條胳膊,撒嬌道:“好姐姐,莫要生氣了,叫三姐夫給咱們買糖葫蘆吃罷。”

一句三姐夫喊得竹臉一紅,亦喜亦嗔地白了她們兩眼,這對雙胞胎真是讓人又愛又恨。

正月十五,天還矇矇黑,竹悄無聲息地從床頭爬起,光腳下床,擦著了燭台,把房裡衣箱的衣裙全部抱起。丟到床上去,燭台放在床頭,就在床上不停的試著衣裙。

衣箱裡收著的都是她平日裡愛穿的,今天試起來,卻哪件都覺得不滿意,不是顏色太素,就是樣式過於繁瑣。

天色微明時,竹泄氣地把一堆衣服攏到一起,喚道:“招財,招財……”

招財早醒了,耳朵支愣著,聽到自家小姐一直在折騰,這時聽到她召喚,哪裡不明白什麼意思,忙推了推進寶,兩個人披上件袍,便去了偏房,把竹的衣服一箱箱的抬了進來。

到傍晚時,竹終於把所有的衣服都試了一遍,也冇有挑出件滿意的。人卻疲了,癱倒床上,想到洛的絕世姿容,自己就算不穿衣服站在他旁邊也一定會被忽視掉,索性破罐破摔,翻出套男袍穿上了。

因知道竹要帶妹妹們去逛燈市,家的夫人太太們便吩咐了今天不聚餐了。廚房煮了元宵送了上來,竹見一湯清水飄著幾個白白糯糯的團,不禁胃口大開,用勺舀了一個。吹了吹,輕輕一咬,流出一團濃濃的紅色漿汁,嘴裡酸酸甜甜,是山楂,唔,還加了桂花,異常的香糯。

竹連吃兩碗,從口到胃俱都暖洋洋,從早上持續到傍晚的鬱悶心情煙消雲散,心滿是即將見到洛的喜悅。

天漸漸的暗了下來,竹帶著三個妹妹坐在馬車裡,仔細地吩咐了:“這次帶了八個媳婦,等下每個人都要有兩個人跟著,彆走散了,”見幾個妹妹乖巧的點了點頭,竹又接著囑咐道:“若是走散了也莫要慌張,尋個人多的地方好生呆著,姐姐會找到你們的,莫要跑到犄角旮旯裡去。”

是時大寧已經久未經曆戰火,民富國強,但曆來節儉,往日裡日落便息。除了少數王公貴族,豪門巨賈少見有燈火通明的宅,因此每年的元宵燈節就成了比除夕還要熱鬨的盛會。

大街小巷人潮洶湧,家家戶戶門口都掛了燈籠,各出新意,奪人眼球,有玉兔搗藥的,有七仙女下凡的,有一家極有趣,門口掛足了十二生肖的燈籠,在耗旁邊卻特意放了個貓。偏那耗做的又比貓大上整整一倍。

連路上的行人都人手一個小小的蓮花燈,抬眼望去,緩緩流動的人潮似乎是天上的銀河般,眾多燈光如同星光般熠熠閃閃,映的黑夜越發朦朧。

家姐妹初還坐在馬車上看個不停,竹隻覺得一雙眼都用不過來了,漸漸的人流擁擠,前麵車上的媳婦上了前來,請示道:“前麵車已經過不去了,要去那宮禦道,小姐們隻好步行了。”

竹探頭見人確實多,便率先下了馬車,逐個把妹妹扶了下來,再三叮嚀:“千萬彆走散了,走散了記得找個顯眼的地方呆著。”

猶自不放心的交代那個媳婦:“看好各自的小姐,要是出了岔,把你們一家都送進軍營。”

那幾個媳婦趕緊應了,又不敢伸手去抓小姐們的手,隻好一人在前一人在後,緊緊的護好了間的小姐。

竹開始還盯著三個妹妹:“曉竹,慢點。”“曉蘭彆懶洋洋的,走快點。”

漸漸的眼睛被街上眾多的花燈吸引,和幾個妹妹距離有些遠了,待她回過神來,忙囑咐跟在她身邊的兩個媳婦道:“你們去吩咐聲,若是走散了,等會兒到宮禦道食為天的門口彙合。”

轉眼間,那出去傳話的兩個媳婦便被人群淹冇,竹一個人自得其樂的順著人流往前,倒不怕走失,何況又穿了身男袍,應該不會被賊人盯上。

一路花燈漸漸精彩,從小家小戶門口掛著的單個燈籠,開始見到數個燈籠並列一起剛好講了一個故事的大家手筆,有一家八仙過海做的精緻,圍觀叫好的人眾多,那家主人喜不自勝。竟然命人捧了一盤銅錢,當眾撒了出去。

待到了宮禦道上,又是一番景觀,遠遠便望見了若乾丈高的燈籠立在商家門前,上麵繪了飛仙,百獸,龍鳳,不一而足,食為天的門前燈籠最為巨大,共有三個,竹望去不禁啞然失笑,又是福壽祿三星,看來這三個老兒深得民心哪。

福壽祿三星前裡外三層圍滿了人,俱是想求神保佑的善男信女,竹遠遠駐足,左右四顧,想起洛信上所道,正月十五,宮禦道上,食為天前,心道,這次他會怎麼出現呢?

忽見前方人群如潮水般分開,間留出一條通道,遠遠的,從銀河的儘頭,一個錦袍公步星而來,他腰束玉帶,頭戴黃金冠,劍眉星目,顧盼間神采飛揚,舉手投足帶著無上的威儀,恍若天上仙君。

竹見過洛的各種打扮,傾倒眾生的女裝,眉目生花的街邊攤販,傲氣凜然的大師傅,以及謙謙君的書生扮相,卻是頭一次見到洛的本來麵目,天生皇,貴氣十足,凡間庶人儘皆俯首。

洛行到了食為天的門口,便停住不動,本來圍得密密實實的人群為他漏出了一條縫,便像是無邊的黑暗最初的那一束光,無論多遠,無論多黑,也掩擋不住他的存在。

竹遙遙地望著,洛的臉依然俊美無儔,膚色潔白如玉,忍不住想到,如果可以摸摸就好了。

“如果可以摸摸就好了。”耳邊傳來一人的笑語,猶在發呆的竹下意識地應道:“是啊。”

竹話一出口,猛地反應過來,側頭一看,身邊的男帶著一抹溫暖而乾淨的笑意,不含絲毫雜質地望向她,依然穿著一塵不染的淡緋長袍。

“原來三小姐喜歡這種貨色。”竹一驚,掉頭看向另外一邊,一張讓人恨不能一拳打爛他笑容的臉近在咫尺,兩顆小虎牙熠熠發光。

竹掉轉頭,一雙眼眨也不眨地看著洛,嘴裡冷冷地道:“關你們屁事。”

兩個男人都抬起了手,訕訕地摸了摸鼻,不經意對上視線,發現對方正做著與自己一樣的動作,眼睛登時一亮,大生知己之感,隔著竹便開始寒暄起來:“兄台……”“賢弟……”

推薦好友力作《妙手迴心》,溫馨小,書頁上有傳送門,

簡介:一雙妙手回春,她並無濟世之誌,

小心翼翼寄於杏林世家籬下,隻求此世安穩,

誰知惹上腹黑妖孽,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