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金孫

過了片刻,院裡人聲鼎沸。鬧鬨哄的出來一群人,領頭的把看門的童一頓斥責,又再三懇請僧人入府,那僧人似對眼前場景習以為常,緩緩起身,把草墊摺好,依然背到身後,雙手合十,高頌了聲佛號:阿彌陀佛。

陽光給他鍍上了層金邊,一派佛法精湛法相尊嚴的高人樣。

管事的口呼大師,恭敬的請他入內,嚴慎語輕輕一笑:“走罷,估計要用了齋飯纔會出來。”

嚴十抬頭望去,見那家的宅院也鍍上了一層金邊,便像是被佛祖祝福了一般,開口問道:“化緣一戶可得多少銀兩?”

嚴慎語自得的一笑:“三五兩到幾百兩不等。”

嚴十定定地看著嚴慎語:“僧人有幾?”

嚴慎語臉上的笑變得僵硬起來:“十弟,非要打聽這麼清楚麼?”見嚴十堅持地望著他,嚴慎語無奈,回道:“打扮個僧人從頭到腳約莫一兩銀,總共尋了十個僧人。”

嚴十點了點頭,拋出最後一個問題:“若是老丐貪財。捲款私逃又如何?”

嚴慎語臉上的笑完全收起,陰沉地道:“十日以後,休要被我抓到。”

竹回家,想起白日所為,覺得做的有些過了,老老實實地呆了幾日,到了正月十一頭上,蘭喜孜孜地坐車來尋她。

竹見她笑容滿麵,便知姐夫定然過關了,開口即道:“恭喜姐姐,恭喜姐夫了。”

蘭笑的越發明媚:“多虧了妹妹的主意。”

竹忍不住問道:“姐夫可是賺錢最多的?”

蘭笑容一斂,皺眉道:“這倒不是,你姐夫十日內去掉本金,盈餘三千餘兩,我也以為穩操勝券了,誰知族有人竟然籌得八千兩紋銀。”

竹大奇,不禁起了興趣,坐直了身體追問道:“怎麼會?他怎麼做的?”

蘭想了想,低聲道:“三妹聽了就算了,切莫告訴他人。嚴家老大一向劍走偏鋒,這次從街上尋了十個老丐,扮作十個僧人,專選那些虔誠禮佛之家化緣,十日內竟然募集了這麼多銀。”

竹默然,果然,大家想的都是無本的買賣。

蘭又道:“第三次考題已出,便是令城的胡商把錢都存到嚴家的票號裡。”

竹一怔。這比的是各人的人脈麼?

卻聽得蘭又道:“第二次比試本來有三人過關,不知為何,其一人一聽到第三次比試與胡商有關,便自動棄權了。”

蘭神經兮兮地靠近竹,滿是期待地道:“據說那胡商油鹽不進,十分難纏,三妹想個好法罷。”

竹啞然失笑,一個指頭杵向蘭眉頭:“二姐你傻掉了,這個事情去尋爹爹多好。”

蘭瞬間睜大眼睛,叫了兩聲,連罵自己糊塗,急急忙忙地便去尋章,卻與正要進門的富家的撞了個正著。

兩人同時跌倒在地,竹一把扶起蘭,一麵斥責富家的:“何事如此驚慌?!”

富家的顧不得腳痛,爬起來,歡喜的道:“剛纔燕府來信,大小姐生了個公!”

家的第一個外孫,自然金貴無比,整個府的熱情都被調動起來了,竹去把雙胞胎放了出來。喚了曉菊,又派人去接菊和曉梅,家的夫人太太們也一陣忙活。

日上三竿時,家姐妹彙聚一堂,打扮妥當,竹左右望瞭望,見冇有甚麼遺漏的了,家姐妹逐個上了小轎,一路行到了府大門前,竹下了轎,見門前一溜馬車,一眼望不到儘頭,看樣比菊出嫁的嫁妝隊伍還要長上幾分,不禁咂舌。

富家的手裡捏了一摞單,忙迎了上來:“這裡麵有各房夫人太太備下的禮物,還有幾個嫁出去的小姐們帶回來的……”

竹點了點頭,在來來往往的下人們掃了幾眼,看到其兩個抬著木盆的下人時,微微一怔,指著他們問道:“這拿的是甚麼東西?”

富家的順著她的手指望去,立刻笑著答道:“是給小少爺洗澡用的澡盆。”

竹揮揮手,皺著眉頭道:“孩那麼小,用的上這麼大的澡盆嗎?足夠坐進去兩個成人了,何況,”竹頓了頓,加重語氣,指著跟在後麵的另外兩對下人道:“有必要準備三個嗎?”

富家的忙解釋道:“每個夫人太太準備了一個,這還是大夫人說四不吉利,換了旁的東西。才隻有三個了。”

竹默然,繼續打量著下人們捧著的東西,單單衣服就十箱,估摸著從繈褓到壯年足夠穿上幾十年了,又有給孩玩的木馬,大大小小各個規格一應俱全,果然,和她預料的一樣,木馬隊列走在最後的是家裡駕馬的小廝,手裡牽著匹活蹦亂跳的小馬。

她木然看了半晌,終於按捺不住,指著個梳妝檯模樣的東東問道:“那是梳妝檯罷?如果我冇記錯,大姐似乎生的是個男孩?”

富家的陪著笑臉道:“那個是大夫人準備的,說是將來娶媳婦用的上。”

竹忍不住抓狂,有錢也不是這麼折騰的罷?!沉聲問道:“是不是還給我這外甥將來的孩準備了東西?”

富家的翻了翻單,低聲下氣地道:“隻二夫人預備了套長命金鎖和金手鐲。”

竹徹底無語,仰頭望天,罷罷罷,隨便她們折騰罷,反正這府還是老爹在當家,老爹?對了,老爹送了甚麼?竹好奇起來,要過富家的手裡的禮單。從頭到尾翻了一遍,冇有,她不信邪地又翻了一遍,還是冇有,甚感奇怪地抬起頭,問道:“老爺送了甚麼東西?”

富家的一臉無奈,低聲道:“老爺說讓孩姓,以後甚麼東西都有了,鬨了一個早上,最後幾個夫人太太一起出手,把老爺關了起來。”

竹打了個寒戰。立時便覺得手裡這一摞禮單如同燙手山芋,忙不迭的丟到了富家的懷裡,頭也不回地上了馬車,她還是安心當個無憂無慮的千金小姐就好,這些家庭瑣事還是留給老爹和他那四個強悍的娘煩惱去罷。

蘭挑了個最大的馬車,姐妹七人坐進去卻也不顯得擁擠,竹一上車,蘭便拉著她笑道:“三妹是不是看著這一列馬車覺得太奢侈了?”

一旁的菊懶洋洋地靠著曉梅,插話道:“三姐管家這麼久還看不出門道來,娘都插手了的事情最好還是袖手旁觀。”

竹撥出一口氣,悶悶地道:“你們就看我的笑話是罷?”

蘭一把摟住她,咯咯地笑著道:“這次隻是叫咱們打前站,等滿月了大娘她們纔去看孩,隻怕到時候送的還要多。”

難得見到竹吃癟,一眾姐妹儘皆來打鬨取笑於她,不知不覺,馬車行到了燕府門口。

竹第一次到將軍府來,不禁頗有些好奇,撩起了車簾一角,偷偷向外望去,見燕府大門樸素簡單,僅僅是兩麵石板,望去感覺異常厚重,門口有四名腰挎彎刀,全副武裝的兵丁,一動不動地立在門口,便是府的車隊停在了門口,也無人望上一眼。

竹見富已經下了馬車,湊上去交涉,那兵丁聽他說了半晌,做了一個稍待的手勢,進門去喚了個男出來。

那男一身戎裝,笑起來露出兩顆小虎牙,頗為可愛,看年紀也不過二十五,聽富說了幾句,轉頭向家車隊望了過來。正好對上了竹雙眼,他嘴角猛地擴大,笑的燦爛無比,兩顆小虎牙完全暴露,便像是吸血鬼的獠牙一般,竹一驚,放下簾,縮了回來。

蘭見她這幅模樣,好奇地湊了過來,瞧了一眼,笑道:“原來是衛燎衛副將。”

竹又是一驚,“副將?這麼年輕就已經是副將了麼?”

蘭睜大眼睛,高聲道:“你可不要小瞧了他,他十歲時便已經是百人斬了,比姐夫隻差了一點而已。”

十歲,百人斬?比燕淩雲還差了一點?那燕淩雲斬了多少人?竹默然,這個問題還是不要追問的好。

車隊緩緩動了起來,應是進了燕府,竹想起方纔衛燎看向她的一眼,似乎認識她一般,不禁有些困惑,忍不住掀起車簾,又向外望去,正正對上一張笑臉,那笑臉距她不足一尺,兩個小虎牙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著凜冽的白光。

她嚇得驚叫一聲,放下車簾,聽得外麵男低沉的笑聲:“三小姐還是這麼有趣,哈哈哈。”

竹一張臉陰的可以下場暴雨,姐妹幾個都笑了起來,蘭低聲道:“以前咱們來燕府,三妹見衛副將便厭棄地轉頭,惹得他總來逗你。”

竹垂下眼簾,若有所思,若是以前的三小姐,倒真有可能厭棄滿手血腥的武夫,尤其這衛燎又是這麼個性。

低聲問道:“我以前是不是也不喜歡大姐夫?”

蘭驚訝地看向她:“這倒冇發現,不過也不親近便是了。”

果然如此,竹咽不下胸這口閒氣,光明正大的打開車簾,見衛燎果然還跟在馬車旁,饒有興致地望向她,竹嫣然一笑,抓起車茶杯便是一揚,澆了他滿身茶湯,驚訝地叫道:“哎呀,我倒杯茶水怎地外麵有人?”

衛燎抹了把濕漉漉的臉,嘿嘿一笑道:“可惜不是三小姐的洗腳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