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紈絝

回到府,竹毫不客氣地叫富家的把雙胞胎帶回房。吩咐下去,正月十五以前不準她們出房,兩個人拖拖拉拉地行去,滿是哀怨的眼神被竹刻意地無視了——這兩個丫頭道行冇有章高,已經免疫了。

算了算日,蘭那裡也差不多了,竹第二天早早地起了床,翻出套月白色綴了金邊的袍,頭戴書生巾,又附庸風雅地拿了把摺扇,想了想,又喊進寶拿出個七彩香囊,裡麵塞滿碎銀,掛在腰間,洋洋得意地走上兩步,自我感覺很紈絝,很大爺。

喊上一對家丁,約莫二十餘人,竹坐上家的馬車,向著市集行去,路上浩浩蕩蕩的隊伍引了不少路人圍觀。有時難免衝撞,竹便拋下一塊碎銀,惹得不少人追在了馬車後麵,看上去蔚為壯觀。

到了市集裡,竹下車,前麵十個家丁開路,後麵十個家丁殿後,一路橫衝直撞到了嚴慎行的攤前,見他已經買下了左右及對麵的攤位,攤前被圍了個水泄不通,雇了幾個壯丁幫忙,依然忙的焦頭爛額。

竹手一揮,家的家丁立刻上前,嚴慎行大喜,吩咐了幾句,家丁們各司其職,疏導人群,買賣交付,很快便順暢了許多。

竹退到一邊,袖被人拽了下,她側頭,剛好對上笑的明媚的蘭:“你帶了這許多家丁,咱們可雇傭不起。”

竹揚起嘴角:“一個人一天,隻要一個銅板,如何?”

蘭笑眯了眼,連連拍著竹肩膀,不妨旁邊突地有人插口:“兩位姐姐在聊些甚麼呢?”

竹一驚。轉過頭去,對上了一雙清澈如水的眼,接著望下去,一身淡淡的粉紫長袍,人乾淨的如同一朵蓮花,是他!

這數寒天,怎麼熱的讓人冒汗,竹打開摺扇,搖了兩下,訕笑道:“兄台何出此言,弟弟我明明就是個大好男兒!”

那粉衣男一怔,眼角含笑,低聲道:“賢弟在勾引有夫之婦嗎?”

勾引?有夫之婦?

竹大怒,一把揪住他的領,惱道:“你看清楚,那是我姐姐,是姐姐!”

粉衣男露出了一副瞭然的神情,把她的手掰開,臉上一抹極乾淨的笑,那笑偏讓人火冒三丈,淡淡地道:“令姐如此美麗。倒是和你長的不象。”

竹手扇狂扇,卻覺得越扇越熱,陰沉地道:“我和姐姐不是一母同胞,自然不象。”

話罷,竹微微愣神,何必解釋這麼多,不過一個陌生人,想著,又打量了他幾眼,輕歎了口氣,這男人,氣質乾淨異常,很難讓人生起戒心。

那粉衣男倒也不過多糾纏,輕笑著,指著另外一邊饒有興致地道:“人人都在瘋擠,竟然還有人和賢弟一樣閒。”

竹順著他的視線望去,見一個穿著一身黑衣的少年正一手捧著摞紙,一隻手提筆,不時抬頭望望,又記下些東西。

竹納悶地踱步過去,探頭望了兩眼:喜帖,每貼一錢,上記有數字……立時臉色大變,她毫不猶豫地抓起那少年手裡的紙,隨手一撕。

那少年毫無感情地看了她一眼,提筆又重新記下:喜帖,每帖一錢……

竹立刻伸手,再撕,那少年頭也不抬。提筆再次寫到:喜帖……竹猛地搶過他手那摞紙,丟到地上一頓踩。

那少年無謂地看了她一眼,眼裡明明白白地寫著兩個字:白癡!

他平平地語調在竹耳邊響起:“喜帖,每貼一錢,上記有……”竟是已全部都熟記於胸,竹毫不猶豫地伸手掐住他脖,冷冷地道:“你這是在偷彆人東西,你是一個強盜,你是一個賊,你是一個二百五……”

那少年臉色不愉,伸出手鉗住了竹雙手,拉了下來,正要開口,嚴慎行滿頭大汗地趕了來,急忙拉開兩人,責怪道:“你們在做什麼?”

指著那少年對竹道:“這是我本家的十弟。”又指了指竹,見她一身男裝,撓了撓頭,竹冷冷地道:“家表少爺。”

“對對,這是你嫂的表弟。”嚴慎行為兩個人打著圓場,那少年毫不領情,撇了一眼竹,嗤笑一聲:“牝雞司晨。”

牝雞司晨!

啊啊啊啊。又是這個詞兒,竹腦理智的弦瞬間崩斷,她把手裡的扇狠狠地向嚴十丟去,手裡空了下來,左右摸摸,拿起那一香囊碎銀,抓起一把就是一拋,砸的那少年滿頭。

竹心一陣舒爽,一把接一把的抓出來砸他,嚴十微微愣了一下,隨即做出反應。蹲在地上揀起銀,他不躲不跑,竹砸的越發起勁。

嚴慎行看的目瞪口呆,邊上的路人很快發覺了異樣,立刻蜂擁了來,地上的銀瞬間即被揀光,所有的人都虎視眈眈地盯向竹,竹本就在氣頭上,被這許多人盯著,一陣不爽,掏出把銀就是迎頭砸去,“看毛啊!”

被砸的人卻是一陣歡呼,邊上的人也上去哄搶,倒是亂成了一團,竹一時看的怔了,手下卻冇停,還在習慣性的砸銀,又砸了兩把,再去摸,香囊已經見底。

見那些人依然在瘋搶,竹心怒氣全消,摸了摸鼻,做一個紈絝弟的感覺真好啊。

轉頭對嚴慎行道:“姐夫且仔細著點,莫要叫甚麼偷雞摸狗之輩把本領都偷學了去。”

說著,斜眼撇了撇嚴十,嚴慎行苦笑,低聲道:“十弟是負責考覈的。”

竹聞言一窒,打著哈哈道:“突然想起,老弟我家還有事情,先告辭了告辭了。”

嚴十見地上已經冇有銀可揀,直起身來,也不跟嚴慎行打招呼,自顧地掉頭離開,嚴慎行看著他的背影,又看看另一邊行的遠了的竹,心道,真是一對活寶。

家表少爺的壯舉很快在街頭巷尾流傳開。人人皆知道,家尋來繼承家業的是個傻,滿街的撒錢,好多百姓在財神旁邊供了家傻少爺的香位,祈禱他早日繼承家家業,到時候大家一起發財。

隻有家的掌櫃們對此嗤之以鼻,撒錢的肯定是二表少爺,家大表少爺經天緯地之才,豈是市井小民可以瞭解的!

京城西北角一處不起眼的小宅裡,進了房門才發現彆有洞天,書房四角立了四個小巧的百寶閣,上麵的花瓶陶壺一望便知有些年頭了,間的榻上鋪了厚厚一層虎皮,榻下點了兩處火盆,這小小的鬥室熱的人出了一身汗。

嚴十被嚴慎為讓到了榻上,方方正正地坐了下去,如同坐在了硬木椅上一般,接過嚴慎為遞過來的雕木盒,把盒在手裡翻來覆去的看個仔細,淡淡地問道:“這盒是甚麼材質?”

坐他身側一臉笑意的嚴慎為拱了拱身,指著盒道:“紅鬆木烘製的時候焙上些香脂,便成了這南國異種的凝香木,又請了家裡的老匠人刻了個天女散花圖。”

嚴十點了點頭,翻出紙筆,提筆一一記下,頭也不抬的問道:“這上麵鑲嵌了這麼多珍珠,花了多少銀?”

嚴慎為一臉得意:“全是采珠人手裡收來的殘次品,鑲嵌的時候把不規則的一麵埋到下麵便是了。”

嚴十筆一頓,再次點了點頭,又問道:“如此便準備把這盒賣給那胡商了?”

嚴慎為探手打開盒,指著盒坐落在紅色絨布之上的暗藍色小蛋道:“此蛋乃是雛鳳所產,最為珍貴,價值百金。”

嚴十麵無表情的拿起那鳥蛋,湊在眼前轉了轉,伸出手蘸了點茶水,仔細地抹了抹,指尖變的湛藍,嚴慎為訕笑兩聲:“這個,那胡商未必會沾水去摸罷。”

嚴十淡淡地道:“上了顏色,陰乾後再打上層蠟,用精煉的蠟油,便不會讓人看出異樣。”

嚴慎為眼睛一亮,連連讚道:“十弟果然機智過人。”

彆了嚴慎為,踏出那小宅院,嚴十回頭望了一眼,胡商麼?希望你不要後悔。

嚴十和嚴慎語攜手跟在個僧人後麵,那僧人一身破舊僧衣,頭上的僧帽也打著補丁,手裡的缽破了個口,趕起路來倒是不慌不忙,穩如泰山,望去頗像個得道高僧。

行了一段路,七拐八拐,到了一家大戶門前,那僧人叩門,出來個小童應了,見是個化緣的,敷衍幾句便關了門。

僧人麵色如常,在門口尋了個乾淨所在,把背後的草蓆往地上一鋪,端坐其上,手握佛珠,半合雙目,口唸念有詞,然自得似在佛祖腳下。

日頭漸漸升高,曬的人渾身暖洋洋,那僧人盤腿坐了一個鐘頭,卻能紋絲不動,嚴十點了點頭,道:“何處尋來這苦行僧,倒是有幾分道行。”

嚴慎語哈哈大笑道:“哪裡來的苦行僧,不過是街邊一老丐,日日坐在街頭乞討,現在做的不過是他的本分。”

二人甚有耐性的一直盯著那僧人,那大戶人家漸漸有人出入,來來去去的都是些打雜的下人,見到僧人,不過是好奇的看上幾眼,倒也無人來趕他。

漸漸的有些穿著體麵的下人們出來了,這都是貼身伺候主們的,見了僧人,有識相的問了守門的童,待知道他已經枯坐了一上午,忙跑回去稟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