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鳳凰都要尋找屬於他的那一棵梧桐。

“小華,給你這個,記得要早點回家呃。”

七歲的鳳華凰手裡攥著一個樹杈,認真地點了點頭,我,我一定會找到屬於我的梧桐的。

我丟,我丟,我再丟,呃,不愧是鳳凰穀裡最古老的梧桐樹上的樹杈,每次都直立落地——

七天七夜後,鳳華凰小臉一耷拉,“嗚~”,哇的大哭起來。

“那孩子怎麼了?”

“不是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梧桐了嗎?”

“七天了,神諭一直冇有反應。”

“難道說,他天命孤星,冇有梧桐?”

可憐……可憐……可憐……

鳳華凰癟著嘴,暗暗發誓,丟最後一次,找到那該死的梧桐,一定要好好跟他玩。

啊,向東?!

與此同時,極東之地,青丘山,一聲微弱的如同小貓的蹄叫從山中的狐狸洞裡傳來,在風中淒淒涼涼,不知情的定以為是哪裡的孤魂野鬼。

一個貌若天仙的紅衣少婦懷捧一個渾身火紅的小狐狸,一臉悲慼:“老祖宗,這孩子天生體弱,怕是養不活了。”

色若春花的少年亦是愁容滿麵:“冇道理啊,我之前卜算過了,絕對是吉時,這孩子會為狐狸一族帶來前所未有的榮耀。”

三百年就生下這麼一個小狐狸,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她掛了。

老祖宗的決心異常強大,狐狸洞裡的狐狸集體出動,方丈山中尋來萬年仙參,蓬萊島裡找來千年靈芝,又去訪遍天下神醫。

啊啊啊啊啊,這,這小狐狸,怎麼毫無起色啊,還是看著就剩半口氣的樣子。

看著抓狂中的美少年,一窩的狐狸麵麵相覷,那紅衣美婦提醒他道:“您也彆揪心了,再拔下去,大人的毛就要全禿了。”

禿……全禿……

摸了摸稀疏的頭頂,少年呆若木雞,作為一個最愛惜皮毛的種族,這種事情是不可原諒的。

還是叫彆人煩惱去吧!

“誰要是能救活這隻小狐狸,就把這小狐狸送他了!”

狐狸洞的聲明迅速傳遍天下,天涯海角,所有的生靈都為之瘋狂了。

那可是九尾狐一族,修煉出人形後都是傾城傾國的禍水,若是養這麼一個極品美色在家中,做飯洗衣服加甜甜的喚上一聲主人……骨頭都酥了。

天下妖獸蜂擁而至,把個青丘山擠的水泄不通,無所不能的狐狸老祖想出了賺錢的好辦法,每人收百年何首烏一塊,若是千年的,便可以提前進山,萬年的,會被奉為貴賓,享受狐狸一族夾道歡迎的特殊待遇,屆時還有不到千歲的狐族少女獻上鮮花。

七歲的鳳華凰星夜兼程,終於趕到青丘山下。

鳳華凰望著山外排了幾圈的長蛇隊伍,狠狠心,從手腕上割了一個小口子,一滴金色的血液翻滾滴落地上……阿孃說,鳳凰的血可以焚燒萬物呢。

金色的血液一落地,摔成了幾瓣,以落點為中心,迅速的擴大,刹那間,高可接天的青山被金色的海洋凶猛地吞噬掉。

所有的妖獸跌倒在地,靈魂深處傳來陣陣戰栗,那是下位妖對上位妖天然的畏懼,絕對壓製!

“嗖——”的一聲,青丘山上狐狸洞中一點紅光閃耀,金色的海洋彷彿找到了深及九幽的海眼,洶湧澎湃的流向那紅光處,又是一個刹那,所有的金色消失在視野中。

青山依舊在。

山下的妖獸如夢初醒,不知哪位大能來此,紛紛駕起法寶,飛騰而去,小狐狸再好也冇有命貴重,明顯已經是某位上妖的囊中之物了。

鳳華凰甜甜一笑,路,終於通了。

狐狸洞裡一眾狐狸吃驚地看著那原本羸弱的小狐狸,一身紅毛邊緣閃爍著金光,一漲一縮,慢慢收斂,金光越發濃厚,漸漸看不清小狐狸的身影。

金光把小狐狸完全包裹其中,成了一個圓圓地蠶繭,便似一個小號的太陽,閃耀的令人無法直視。

瞬間,漆黑。

金繭爆發的片刻功夫,所有的狐狸都暫時性的失明。

當回覆正常,見洞裡多了一個粉妝玉砌的小女孩,約莫二歲大小,美麗不可方物,見慣美色的狐狸們也不由兩眼發直。

小女孩緩緩睜開了眼睛,卻是灰色的眼珠,冇有焦點。漂浮在半空中,緩緩向山下飛去。

與半山腰上的鳳華凰不期而遇。

小女孩緩緩降了下來,直直地飄到鳳華凰的身邊,抓著他的手,對著他手上的傷口便是一陣吸允。

二歲的粉妝玉砌,十二歲的含苞待放,十七歲的精緻典雅,二十七歲的妖媚橫生,三十七的豔光逼人……八十七的老態龍鐘!

按理說,狐狸一族終身不老,直到死前一刻,也不過是現出原形,絕對見不到人形時的衰老形態。

這女孩竟在三十彈指間經曆了凡人成長衰老的過程。

鳳華凰無奈地掏出那根樹杈,向白髮蒼蒼的老嫗身上一拍,見那樹杈一閃而過,老嫗的白髮逐漸變黑,慢慢變短,最後化為火紅,卻是重新化成了小狐狸的模樣。

鳳華凰一把摟住,見那小東西兩隻黑漆漆的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他,忍不住伸出手在小狐狸頭上打了一個響指:“混蛋,太能吃了,差點就死翹翹了。”

小狐狸不滿地嘟囔兩聲,在他懷裡尋了個安穩的姿勢,呼呼睡去,嘴邊還吹出個大大的水泡。

鳳華凰抱著她向山上走去,腳步輕柔,口中唸唸有詞:“你是我的梧桐拉,以後要聽話要為我洗衣服做飯還要甜甜的喊我主人。”

小狐狸似乎做了噩夢,狐狸臉上竟然看到了皺著眉頭的表情,小肚子鼓鼓漲漲,呃,吃太飽了,好想噓噓哦,嘩嘩嘩——

“混蛋,好騷啊,你竟敢在主人身上拉尿!”鳳華凰氣急敗壞地舉高小狐狸,一時間,摔又捨不得,不摔又不甘心。

最後狠狠地望胸前一抱,你也享受下自己的尿尿吧,鳳華凰氣鼓鼓地想到,罰你做我一百年,不,一萬年,唔,永生永世的丫鬟。

PS:這個番外是因為某人第一次被投了1萬2的更新票,惶惶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於是大家湊份子,一人給她寫了一個番外,可算把字數湊出來了,等她更新完了發現,那更新票是第二天生效的,這倒黴的娃。

[bookid=1656743,bookname=《星狐》]關於一個小狐狸和鳳凰的故事,有興趣的不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