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亡劍陣!”

意念一動,九尊傀儡陰兵按照陣法方位走動起來,敗亡劍意連成一片,更有田昊的龍脈武意加持,隨後從敗亡劍法第一式開始演練,讓敗亡劍意隨著劍法不斷提升。

隨著敗亡劍法的施展,被吸入體內的千古瘴毒強行煉化為純粹的敗亡劍氣。

千古瘴毒本就是一種死氣,與敗亡劍氣十分契合,可以快速的煉化轉化為同樣是死亡特性的敗亡劍氣。

敗亡劍氣這種純粹的死亡力量,也就能在同是死物的傀儡陰兵身上得到完美髮揮,即便寒千落有著生死太極圖也要差上一些,除非能做到完美互化生死二氣,並將之徹底掌控。

現在的寒千落還差上不少。

但那不是問題,因為現在掌控敗亡劍法和敗亡劍陣的是田昊,寒千落隻不過起到一箇中轉站的作用,聯絡九大傀儡陰兵罷了。

而這還冇完,田昊催動九大陰兵丹田中的生死太極圖運轉,逆轉生死,將敗亡劍氣化為一股生機流轉入寒千落體內。

再經過其丹田中的生死太極圖化為純粹的生氣灌輸入芙蓉劍內,輔助那把神藥寶劍成長壯大。

芙蓉劍精粹過生機後又反哺給寒千落和丹田中的生死太極圖,將之緩慢但卻穩定的提升,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而這便是田昊處理千古瘴毒第一階段的方法,至少能處理掉積壓千年的瘴毒,至於瘴毒的源頭現階段還冇辦法處理,得等到下去看清楚情況後才能確定。

如此這般,田昊懷抱著寒千落在龍柱旁枯坐了整整十一天後,龍柱噴射出來的千古瘴毒力度終於減小了很多,證明內部已經宣泄的差不多了,至少恢複了上千年前冇有被鎮壓時的水準。

千年前幽族就在幽都地府生存了很多年,那時候的瘴毒濃度必然不算太致命,否則早就化為一片死地了。

現今積壓千年時光的瘴毒被煉化,剩餘的那些瘴毒已經不足為慮。

又吸收煉化了一天,待千古瘴毒由噴射狀態轉變成逸散狀態後,田昊方纔停下運功。

而此時此刻傀儡陰兵們發生了極大變化,身上出現了黑白兩色的複雜紋路,成螺旋形態纏繞著經脈竅穴,正是修煉到一定程度的生死二氣。

同時身形增長到了一丈的層次,與駱時秋等高。

“好強!”

駱時秋等人感受著九尊傀儡陰兵散發出的氣息,俱都感到毛骨悚然,那種直麵死亡的大恐怖更加強烈了。

原本的傀儡陰兵就極其強大,每個都足以擊殺在場所有人,現今吸收煉化了千古瘴毒,實力飆升了一個檔次,絕對能秒殺掉在場任何一人。

實力差距太大了!

“體格生長的剛剛好!”

起身打量一番九尊傀儡陰兵,田昊很是滿意。

那種黑白兩色螺旋糾纏的紋路他冇有預料到,但身形的變化卻是他引導的結果。

以生死二氣刺激傀儡陰兵身體筋骨成長,尤其是骨骼中的成骨細胞和破骨細胞,與生死二氣最為契合。

隻不過這個世界的質能守恒定律仍然存在,傀儡陰兵雖然身形變大,但卻一個個枯瘦如柴,如同骷髏一般,跟駱時秋當初蛻變出金脈麒麟真身的樣子差不多。

“將血肉擺上來!”

向便宜弟子競奇示意了下,讓帶上早就吩咐過的鮮活血肉。

他早就料到傀儡陰兵重塑身軀後會急需營養物質補充,所以就吩咐競奇做好準備。

以幽族的體量,自然不會缺那點血肉。

“帶上來!”

隨著競奇一聲令下,一隻隻被打暈過去的綿羊被幽族侍衛帶上來。

隨著綿羊的上前,都不用田昊操控,九尊傀儡陰兵便抓起來撕咬,吃相相當凶殘。

這一幕看的眾人驚悚不已,最怕這種場麵的祭月躲到未婚夫身後不敢去看,駱時秋也忍不住嚥了口口水看向便宜師叔。

“師叔,那些陰兵該不會活了吧?”

傀儡陰兵本就極其凶唳,現今竟然能夠自主行動,怎麼看都不正常。

該不會真如師叔以前講故事所說的那種粽子屍變了吧?

“它們現在隻有本能,就如同神兵的靈性一般,而且腦髓早就萎縮壞死,不存在複活的可能。”

寒千落代為回答了這個問題,她早已將傀儡陰兵煉化,與之有著神秘的聯絡,很清楚九尊傀儡陰兵的狀態。

那並非是九尊傀儡陰兵複活,而是植入進去的靈性與之融合的更進一步,兩種情況有著本質的區彆。

而且就傀儡陰兵當初那乾癟脫水的腦髓,

想要恢複意識也冇那個機會。

更彆說師叔當初還用精神念力檢查過許多遍,直到確定不存在元神殘魂之類的東西,才讓她安心煉化的。

“師叔你要讓它們用槍?”

忽然看到田昊從巨大的劍匣中取九柄九尺長的長槍, www.kanshu.com千亦膤若有所思。

原本的敗亡劍跟傀儡陰兵的體量還算契合,可現今傀儡陰兵都成長到了一丈程度,再用的話會很不合適,換上更長的兵器能更好的發揮實力。

“差不多!”

隨手拿過一尊傀儡陰兵手中的敗亡副劍,田昊將劍柄插入長槍末端的套筒裡麵,形成一種雙頭長槍。

這是他先前跟眾女戰甲一樣一同打造出來的長槍,全是二級異鐵合金鋼打造而成。

也是專門為九尊傀儡陰兵打造的,本來是為以後打造的,因為想要將傀儡陰兵刺激到身形一丈層次,以寒千落的修煉速度得好幾年。

但千年瘴毒的死亡特性讓他看到了捷徑,所以便將這九根準備封存的長槍一同帶來。

傀儡陰兵是他專門打造出來的殺戮機器,自然不可能單純的用劍,在戰場上和群戰中更講究一寸長一寸強。

槍在戰場中是當之無愧的百兵之王,並且槍的用法與劍有著諸多相似之處,核心點都在於一個刺字,能與劍法完美的結合起來。

“凶器,大凶之器!”

注視著全新的敗亡劍槍,幽帝呢喃自語。

跟著吞噬煉化了千古瘴毒的敗亡劍太強了,自己以前所用過的煞器吞天與之相比如同幼兒般脆弱,根本冇有可比性。

而現今這等大凶之器卻足足出現了九把,再加上寒千落手中的主劍,他著實想不出這邊的天下還有誰會是那女娃的對手。

自家兒子雖說進步神速,但恐怕也絕非一招之敵,完全不在一個層麵上。

——————

(詐屍了,粽子詐屍啦!)